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在12岁的时候,遇到一件事,50年过去了,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我生长在农村,在我11岁的时候,头顶长了一个很大的脓疮。那个时候医疗条件很差,这个浓疮在农村根本治不了,只好到村里赤脚医生那里,买几个药片吃,也不知是什么药。

吃了后一点也不管用,就不吃了,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母亲对我说的话。叫着我的小名说:"吃药不管用,忍忍等熟了出脓就好了。"

那时候的孩子,不和现在的孩子这么娇贵,父母也不太关心,那时候孩子多。有个头痛脑热忍忍就好了,根本不吃药。

后来就任它慢慢熟了,脓包就像鹅蛋似的,晚上痛的睡不好觉,请了假也不去上学了。

大约20多天,脓包熟了,用手指压压里面充满了液体,这时候基本不痛了。母亲就左看看右看看,摸了好多遍。

然后用一个很大的针,点着煤油灯烧了一下,等冷了就叫我弯着腰,低下头用针向脓包刺去。就感觉母亲用手指挤脓包,瞬间浓血混合的不太浓的液体,叭哒、叭哒滴到地上。

很快地上有巴掌大的地方全是脓血,挤完后一直没感觉痛,用手一摸平平的,脓包没有了,我当时是很高兴,又可以去上学了。

可让我烦恼的事在后边,过了20多天。脓包的表皮有大人手掌那么大,渐渐干缩一点点退掉,头发也退掉了,露出了又白又亮的明疤。

当时我可伤心了,11岁的男孩也知道要好了,怕人家看见害羞。可也没办法,时间长了就忘了。

第二年夏天,一天下午1点多钟,我和一个小伙伴,在我村一个很大的水库洗完澡。刚爬上水库坝,迎面来了一个雪白头发,脸色红润,走路敏捷的老妇人,有80多岁的样子。

两手空空,当走到跟前时,老夫人就和我说:"小孩子你停一下,"我听到她叫我,就停下了。然后她用手摸着我的头说:"小伙子长的这么俊,长这个大明疤可就不好看了,给你这些药粉,回家找你妈妈用一点水拌成糊,抹在疤上,只抹两次就好了。"

我像得到宝贝一样,信以为真,心想这回疤有救了,小孩子太天真。回家我母亲就给我抹了一次,第二次抹时就看见疤有点变色,有点点黑点,母亲和我说。

抹完两次疤就一天好起一天,渐渐变成头皮原来的颜色,头发也开始长出来。30天后黑黑的头发就长出了一指长,头皮也变的和原来一个颜色。

这把我们全家人都惊呆了,就都问我给我药的老夫人长什么样子。我父亲听后就打听附近的8个村,打听遍了也没找到这个人。

当时这事在我这里传的很远,没有不知道的,就是没有这个人的线索。后来母亲就和我说,是神仙看你孩子可爱,才给你治好疤。

这事50年过去了,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看来只有带到棺材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