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12月,我响应号召,应征入伍,虽然我是72年入的伍,事实上,我是73年的兵,不过我的工龄还是从72年算起。
其实,我能顺利入伍,还要感谢一个人,我当兵那年,报名参军的人很多,其实对于农村孩子来说,那时候当兵是他们唯一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我也不例外,征兵开始后,我第一时间到大队找民兵连长报了名,和我一起报名的还有我堂哥。
堂哥比我大一岁,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当时我还在距离我家四十公里外的刘家河,跟着一建筑队在修大坝,是堂哥叫我回家报名参军的,因为1971年这年没有征兵,所以1972年报名当兵的人是历年最多的一次,竞争十分激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身高只有一米七一,体重50.5公斤,事实上身体有点偏瘦,刚好符合征兵要求,看到很多报名的青年,身体都比我强壮,我心里也没底,其实,和很多青年比起来,我还是有些优势,我在大队当过一年会计,我自认为我的文笔还不错,因为修过大坝,我还能看懂简单的图纸和制图,我也不知道这些能不能用得上,不过在报名表上,我都写了上去。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特意到大队找了民兵连长刘叔了解一些征兵事宜,我和刘叔的女儿刘翠花是初中同学,读书的时候,经常去刘叔家,刘叔告诉我,我比大多数报名的青年学历高,让我不要担心,只要体检过了,就没有问题。
我们体检很严格,先是在公社卫生院体检了一遍,主要是看五官和长相,身体有没有缺陷,这次体检完,我们又去了县医院做体检,这次体检更为严格,大大小小做了十多项检查,我堂哥在这次体检中被刷了下来,我堂哥小时候被烫伤过,腿上有一大块伤疤。
堂哥体检没通过,心情很失落,晚上堂哥叫我去他家吃饭,我们两个人聊了一宿,我能看出,堂哥非常想去部队当兵,其实,堂哥不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学习能力都比我强,堂哥没能当兵,我都替他惋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体检和政审都通过后,我终于等来了入伍通知,我们一百五十五人到县武装部集合,参加完简单的欢送仪式,我们胸前戴上了大红花,坐车去往了火车站,老乡敲锣打鼓放鞭炮欢送我们离开,当天堂哥也来了,刘叔叔也前来送我,还特意叮嘱我,到了部队要多干事少说话,坚决服从命令。
随着一声“鸣笛”绿皮火车缓缓启动,我选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看着窗外的风景,我脑海里憧憬着军营的生活。
三天之后,我来到了部队,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就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紧张而又充实的新兵训练,这对我们新兵来说是一次考验,也是我们成长为一名优秀士兵的开始。
新训期间,虽然我们吃了不少苦,也流了不少汗,但是,我们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不仅提高了我们的身体素质,也磨炼了我们的意志,我在新兵训练期间,每天都给自己加练,新兵训练结束,我的各项考核成绩都取得了优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下了连队之后,我分到了一排二班,连长见我做事认真负责,而且文笔不错,三个月后,我当了连队文书,没想到文书工作我一干就是三年,在此期间,我多次获得连队嘉奖,我被选为储蓄干部重点培养,终于在1975年的时候,我被破格提拔当了排长。
自从72年入伍后,我还没有回过家,1976年6月份,我提干第一年,探亲回家看望了父母,自从我提干之后津贴比原来也高了很多,一个月有52块钱,入伍四年,我一共攒了325块钱,回家之前,我给父母妹妹和堂哥一人买了一双鞋子。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回到家里第三天,刘叔就到我家里说媒来了,刘叔知道我提干后,把我夸了一顿,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刘叔来我家的时候,给我父亲带了一瓶酒,我父母和刘叔在屋里说了半天,等刘叔走后,母亲告诉我,刘叔想把女儿刘翠花嫁给我
我以为刘翠花早已经结婚了,以刘翠花家里的条件根本不愁嫁,上门给刘翠花说亲的人很多,可是都被刘叔拒绝了,母亲问我愿不愿意娶刘翠花,如果愿意,趁这次回来把婚事定下来,如果不同意,就给刘叔说一声,不要耽误了刘翠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我上学的时候,心里还真喜欢过刘翠花,只不过我还没有考虑过结婚的事情,母亲催着我赶紧做决定,我想了一个晚上,最终还是觉得我和刘翠花不合适,第二天,我去了刘叔家,给刘叔说明了情况,让他赶紧给刘翠花介绍对象,不要耽误了女儿终身大事。
当时刘翠花就在门外,听着我和她父亲谈话,我出门时刚好和刘翠花碰在一起,刘翠花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进屋了。
从刘叔家里出来,我去了堂哥家,堂哥已经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儿子,堂哥留我在他家吃了饭,这次回家,我只在家里待了半个月就回到了部队。
1980年,我晋升连长后,和我们军区医院的女护士林翠翠结了婚,婚后我们有了一个女儿,1996年,我和妻子一起转业回到了老家,一直工作到退休。
如今我和妻子早已退休,女儿也成家立业,在北京安了家,回想起往事,最让我难忘的还是在部队的那段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