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我到陕西征兵时,遇到了一位农村姑娘,临走时她送了我一双鞋子,没想到六年之后,我在军营里见到了她。
1976年,年仅我26岁,已经晋升了连长,这年我和三名战友到陕西延川县负责征兵,我们刚到延川县第三天,就下起了鹅毛大雪,当时我正在北沟公社刘家庄大队,和公社武装部刘部长以及民兵赵营长做征兵动员宣传。
刘家庄老乡很热情,尤其是年轻人,当兵的热情很高涨,宣传结束后,老乡赵德汉,非要邀请我们去他家吃饭,当时大雪封了进村的路,我们也不能回去,就去了赵德汉家,我也想借此机会,走访了解一下村里的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一行人都去赵德汉家不太方便,其他人去了别的老乡家,我一个人去了赵德汉家,赵德汉两个女儿,一家四口人,住在三间土坯房子里,家里条件并不太富裕,赵德汉大女儿赵彩霞,下厨给我做了面条,还炒了一盘土豆丝,我和赵德汉边吃边聊起了家常。
赵德汉告诉我,他们大队是北沟公社最穷的一村子,村里人都是靠种地为生,村里读过书的年轻人不多,有好几个年轻人,到了结婚的年龄,都还没有娶上媳妇,没有姑娘愿意嫁到他们村。
我了解了一下,刘家庄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就有十五人,而且家庭条件都不好,父母都希望送孩子去当兵,改变命运,其实,我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我家里条件也不好,我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父母也都是农民,家里靠种地为生,小时候家里穷,经常吃不饱饭,我也是因为当了兵改变了命运,所以我非常理解他们,接下来的几天,我挨个走访了刘家庄适合当兵孩子的家,详细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做了登记。
我在刘家庄一共呆了三天,吃住都是在老乡赵德汉家里,赵德汉一家人都非常热情好客,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招待我,临走时,我把这几天的饭钱给了赵彩霞,我还多给了五十块钱,希望能帮助她家,解决一些困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北沟公社回来,我又去了其他几个公社,了解了一下情况,每个村的情况都差不多,大家参军的热情很高,有几个条件非常好的年轻人,只可惜年龄都超了,不符合征兵条件,我心里替他们感到惋惜。
报名结束了,接下来就是体检,我看好的几个年轻人,有三个因为眼睛近视,体检没能通过,还有两个身上有疤痕,被刷了下来,我当年入伍的时候,我一个条件非常好的同学,就是因为近视,体检没能通过,错过了当兵的机会,不过我这位同学恢复高考后,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当了老师。
这次征兵工作非常顺利,最后一共有一百五十八人通过了体检和政审,我们离开延川县回部队那天,赵彩霞亲手做了一双布鞋送给了我,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送我鞋子,我也没有准备礼物,我就把我随身携带的一支钢笔送给了赵彩霞。
我回到部队之后,赵彩霞送给我的鞋子,我一直没有穿过,有陕西战友告诉我,女孩子送鞋子,就意味着喜欢上了对方,其实,我和赵彩霞接触的时间也不长,只有短短几天时间,我们根本谈不上了解,我也不相信,她会喜欢上我,而且她比我小5岁,我们年龄也不合适,我觉得她送我鞋子,只是单纯为了感谢我,并不是战友说的那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这次招的新兵里面,确实有几个条件非常好的,其中一个名叫宋文斌的新兵,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体能都非常不错,新兵训练结束,宋文斌分到了我们连。
宋文斌入伍后,训练十分刻苦,进步非常快,宋文斌学习能力也非常强,我就喜欢这样的兵,在宋文斌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我刚入伍的时候,比宋文斌还拼,除了正常训练外,我每天还要加练一个小时。
宋文斌入伍第四年就提了干,1981年宋文斌回家探亲回来后,就向连里交了结婚申请,说家里给他介绍了一个姑娘,父母催着他结婚,在得到批准后,宋文斌回家举行了婚礼。
1982年,妻子来部队看望宋文斌,当时我已经当了营长,我在军营里见到宋文斌和他妻子,我没想到宋文斌的妻子居然是赵彩霞,我心里有点尴尬,赵彩霞见到我也有些不好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我觉得宋文斌和赵彩霞挺般配,我是1978年结的婚,我妻子是一名老师,比我小一岁,婚后我们有了一个儿子。
1996年,我转业到了市公安局,一直工作到退休,如今我和妻子闲赋在家已经10多年了,最让我值得骄傲的是,我儿子和儿媳也都在部队工作过,虽然他们现在都已经转业了,自己创业做起了生意,但是,作为一名老兵,我为自己当过兵而感到光荣。
从农家子弟到一名上校军官,一直到我转业到公安局工作,除了我自己努力之外,我也很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能拥有现在的幸福,我心里很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