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播吧12月6日讯 在接受葡萄牙媒体《球报》专访时,申花俱乐部技术总监庞特斯介绍了他在中国的工作情况以及各方面的感受。

在许多国家工作过后,这次又来到了中国,你现在在上海申花过得怎么样?

这是中国最大的俱乐部之一,但在一家大俱乐部工作,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上海有上海海港和上海申花两家俱乐部,有入选了国家队的优秀球员,也有一到两个在欧洲训练过的球员,这是一段很不错的经历,虽然对我的要求很高,但我感觉很好。

俱乐部有多少球迷?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这座城市的人口名义上有2400万,但我接触过的人告诉我,人口数量应该接近3000万。这是一座大城市,而且非常注重足球。申花的主场有6万个座位,但目前还无法达到最大容量,因为他们正在修建地铁,需要从场馆下面穿过,因此当前还只能容纳4万人。比赛时通常都是满员,我不清楚球迷具体有多少,但确实有很多。

您在上海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

主要还是忙于足球。我每隔一天会在俱乐部的健身房进行一次训练,早上7点开始,8点45分我会来到办公室,因为我通常在早晨召开工作会议。我也非常关注球队的训练,我几乎总是在球场上待到中午,然后去俱乐部的餐厅吃午餐。午餐后,一周当中的每一天,我都会与不同的技术团队会面。每当有私下联系的比赛以及官方比赛时,我都会尽量去现场观看。在这个阶段,我们会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并进行大量分析,然后与技术团队和一些球员进行更多的定期交流。每当外出比赛的时候,我都会和球队一起前往,因为对于技术团队和球员的了解非常重要。周末的时候,我会观看一些比赛并了解这座城市,我对这座城市的社会和文化也有很多感兴趣的地方。

你的工作职责是什么?

我担任一名技术总监,负责U11队至U21队,我会与主教练直接联系,也会与体育总监经常联系,是他邀请我来担任这个岗位。我的目标是组织青训培养架构,为教练员进行培训,建立一种让球员成长的足球哲学;鼓励最优秀的青年人才进入一线队;我还要招收球员,主要是面向上海地区,其实就是在做葡萄牙体育俱乐部从2000年以后开始做的那些事情,主要就是为年轻球员创造条件,让他们成长,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这也是我的主要目标。现在,俱乐部也提供了极佳的硬件设施,例如,包括人工球场和天然球场在内,我们共有十块球场,还有健身房、游泳池,所有的这些都在一个封闭的基地内,16至21岁的球员也都住在那里。

球迷和俱乐部负责人知道你与C罗之间的关系吗?

互联网和社交网络已经与球迷联系结合在一起了,对他们来说生活里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就是手机。事实上,俱乐部董事长在第一次会面时,告诉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在中国最重要的是你的手机,你可不能把手机弄丢了。人们整天都盯着手机,地铁上,开车时,甚至在摩托车上也拿着手机发信息,手机几乎已经成为了他们身体的延续,因为他们通过手机可以做所有的事情,他们有一个即时的社交网络,信息传递得非常快。是的,他们也知道我曾是罗纳尔多的监护人和教练,他们非常了解欧洲足球正在发生的事情。尽管互联网还是有限制,但在这种管理模式的国家中也是正常的。

你认为这位中国球员有潜力吗?

很多中国球员,在13岁至16岁之间表现出了巨大的天赋,但奇怪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在这个年龄之后就消失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学校和学业是一个很大的障碍,至少在上海,因为文化水平很高,家长更关心教育而不是体育,特别是足球。而且足球当中有一些腐败的现象,政府也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回顾一下最这些年,就会发现许多老板和体育主管因明显的腐败行为而被捕。现在的情况好多了,我相信未来几年中国足球会再次成长。

中国能否像几年前宣布的那样,成为真正的世界足球强国?

可以,因为中国已经把人类送上了太空,这是一个高度发展的社会,一个巨大的国家。尽管上海已经有了大约3000万居民,但这还只是一个很小的样本。上海是一个不断发展、社会井然有序而且非常安全的多元文化城市,是大型跨国公司集中的经济都市,既然有能力在各个领域都发展得不错,所以他们也将能够很好地发展足球。在球员的情绪成长阶段、足球体系以及如何适应高水平的足球方面,中国还缺乏相应方法和组织,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文化。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国家,这也给球队在各地比赛和组织赛事方面造成了困难。中国应该在更多的区域范围内进行赛事的组织,就像我们在葡萄牙所做的那样。在中国,很多比赛需要你在路程上花费三四个小时。不久前,我去观看一场U21的比赛,需要乘坐3个半小时的飞机,这对于足球赛事的组织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成本。

中超会重现以前的辉煌吗?

这里必须要有一个为俱乐部注资的大企业,因为足球没有经济上的回报;如果不出售球员,俱乐部就难以维持自身的运营,许多企业最终投资了数百万之后,最终都放弃了这笔投资,甚至有俱乐部赢得冠军之后,但第二年他们就降级了或者解散的现象正在发生。中国足球需要稳定,需要为青训加大投入,让年轻球员成长并创造可持续性发展的条件,俱乐部也需要自身能够造血。

(德里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