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再多的好处,也不一定就能成为真正的走心的朋友。原因是多方面的人,但最根本的一点是对方没有认为你真心对他。

长春的赵红林,赵三在孙世贤和梁旭东年代逆来顺受,大气不敢喘一声。两位大哥走后,赵三能成为长春的一把大哥,甚至在整个吉林都可以呼风唤雨,不能不说是赵三事业上的成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说处理赵三的时候,从他的家里搜出现金两亿多,古董字画二千多件。

赵三很有钱,给下面兄弟的待遇也史无前例的高,但是下面的兄弟却没有往日的勇猛。赵三的理解是因为兄弟们贪图享受,变得前怕狼后怕虎了。兄弟们认为三哥不够担当,不够真心。人心散了,队伍也就不好带了。

赵三成为长春一把大哥以后,赵三广为结交黑白两道,三教九流,上至通天的人物,下至地痞流氓。与人相处,赵三永远看上去都是客客气气,与人为善。但是在很多老痞子眼里,赵三就是个蓝马,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

赵三通过大哥桑越春认识了大连的刘老板。刘老板是做海鲜批发生意的。不能说垄断了整个大边的海鲜批发,基本也差不多了。这一天,刘老板把电话打给了赵三,“红林啊。”

“哎,哎呀,刘哥。”

刘老板说:“礼拜六我办生日宴,你过来一趟。眼看过了年我就六十了,我想喊哥们聚一聚。”

赵三一听,说:“刘哥,我必须到。但是大哥,就以你那个体格,我跟你说实话,别人办六十大寿,八十大寿,大哥你听我的,你照八百岁活。”

“滚,你滚,你他妈......”

赵三说:“我这人说话......我多少会看一点。我认为你活到八百岁什么问题都没有。”

“我他妈是王八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不是这意思。你生日宴,我一定到场。刘哥,你喜欢什么?我给你带过去。给你带两根长白山的野生人参,怎么样?纯野生的。”

“能......能买着吗?”

赵三说:“买是买不着,但是我手里现成的就有。你别管了,我给你拿两根。”

“行,行行行,那好嘞。”刘老板高兴地挂了电话。

赵三身边的左宏武问:“三哥,这玩意儿上哪弄去?”

赵三说:“你到旁边药店买两根小点的,根须长点的。找一点看着像山里的土,蘸点水,把买来的人参在土里边打两个滚,找个好礼盒装在里边,就那么回鸟事。”

左宏武一听,“人家要是看出来呢?”

“你记住了,三哥教你,你把这东西送给任何人,都不会有人去辨别真假。那是一份心意!你懂个鸟呀,快去。”

左宏武花了一百五十块钱,买了两根人参,按照赵三的授意处理好后,装进了带玉石镶钻的礼盒里。礼盒的价值比人参要贵很多。

星期五,赵红林带着礼品,以长春一把大哥的身份往大连出发了。从大哥桑越春手里借了两辆奔驰开道,赵三坐着加长林肯,后面是两辆凌志4700。

到了大连,见到了刘老板,赵三溜须拍马,左右逢源,和刘老板热情拥抱,甚至在老刘的脸上亲了一口。

当天晚上,老刘盛情款待。临走的时候,刘老板说:“明天早点起来,中午喝酒。”

“行。”赵三爽快答应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老板不是玩社会的,但是因为生意的需要,接触社会。刘老板的人脉极大,至少要比赵三还要牛逼一点。

第二天上午,刘老板在酒店门前迎来送往,赵三的车队过来了,带着左宏武、吴立新、党力等人。赵三下了车和一帮认识的人打了招呼,去了宴会厅。

宴会厅很大,摆了七八十桌,赵三被安排在第一排,但是桌上全是生意人。赵三想换桌,但是又不好硬换。

随着时间一到,固定的程序下来以后,生日宴正式开始了。赵三也看好了一会想换的酒桌,主桌,刘老板那一桌。主桌上坐在刘老板旁边的一位大哥,叫尹森。

尹森,五十七八岁,从八十年代就开始做建筑工程,已经做了二十多年,在大连有一家建筑集团公司,经久不衰。尹森的手下有一个兄弟叫裴东,才回来二三年。曾经可以和王平和平起平坐的选手。在王平和的眼里,在勇和狠方面,能看上眼的只有两个人,一是旅顺的张敏,另一个就是裴东。裴东出来以后,直接进入了尹森的公司,跟尹森混了。裴东坐在尹森的旁边不多言不多语,但是挺有派头。

赵三倒了满满一高脚杯白酒,站起身,跟同桌打了一声招呼,“各位,你们慢喝,我去敬杯酒。”
主桌上,老尹说:“老刘啊,要我说你不如说等两年,等六十六岁办多好啊!你要是六十六十生日宴,我给你包个五百万的红包!你这六十岁中不中晚不晚的......”

赵三过来了,“刘哥,我跟你坐一会儿,跟尹哥喝两杯酒。尹哥,我敬你一杯。”

赵三的两句话,把老尹的话打断了。老尹很不高兴地看了看赵三。赵三说:“尹哥,还记得我吗?我是长春的赵三,你红林三弟。”

老尹不屑地说:“我知道你。你来干什么?”

“我跟尹哥喝杯酒。尹哥,喝多少了?”

“没喝多少,来吧。”老尹举杯和赵三碰了一下。赵三一仰脖子干了一大杯,老尹只呡了一小口。

放下酒杯,赵三擦了擦嘴巴,问:“尹哥,最近买卖挺好的吧?”

“还行。你不也挺好吗?”

赵三说:“我都是买卖,跟尹哥比不了。”

“行。老刘,我们接着聊......”尹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