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96年,八月中旬的时候,眼瞅着八月底了,在这个时间呢,孙世贤,小贤在长春一把大哥这个位置基本上已经坐稳了,不能说基本上,就是稳稳当当地坐在那儿了,没有任何一伙长春的社会能把小贤推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且,贤哥坐到这个位置上以后,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和尊敬,小贤这个人吧,他是一个特别善于人情世故的这么一个人,懂得去结交朋友,结交哥们儿。

林永金的很多朋友他都已经认识了,也都是在自己江湖的段位之上,给自个儿吧,也算是来一个点睛之笔。

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一个大事儿。

小贤在黑龙江一共就俩朋友,一个是大庆的王大庆,另一个就是哈尔滨道外的焦元南。而且呢,这个时候儿吧,他跟焦元南的关系还很一般,只能算是说朋友的关系,谈不到是兄弟。

但是他跟王大庆吧,那可是正经八百的兄弟,并且吧,王大庆是真没少帮小贤,真心实意的帮助小贤。

这一天,小贤正在自己的金海滩夜总会喝茶呢,咱这边儿电话来了,打这个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大庆给打过来的。

这边啪的一拨过去:喂,兄弟啊,兄弟,听出来我是谁了没?

贤哥这边儿一接:别人听不出来,你还能听不出来吗?你说我能不能听出来?

“哈哈哈,行,说那个啥,找你呢,这两天不忙吧?”

“你说事儿就完了,要是你有事儿啊,我这边多大的事儿我都不忙!”

“行,兄弟你唠嗑儿,现在属实够用啊,那行,那我跟你就不客气了,大后天,我在这个大庆萨尔图区,我新整了个地方。”

“你新整了个地方儿,啥意思?”

“兄弟我也准备自个儿干个实体,你应该也知道,这些年吧,我一直整的石油这个买卖儿,钱儿是没少挣,但是说白了,在这个大庆市icon呢,我一直没啥实体,叫这帮盲流的社会人看着吧,就说这庆哥儿一天到晚的吧,没有啥落脚点儿,我这不就寻思着,自个儿开个买卖儿!”

“好事儿啊,那这是大好事儿啊,说吧,干的啥买卖呀?”

“我整了一个这个啥,这个夜都会。”

“夜都会?啥意思呀?”

“夜都会,就是那个像夜总会那种东西,搁我这儿还能连吃带玩儿的,还能唱歌儿,啥都有,跟你们那个金海滩挺像的!”

“行啊,咋,大后天开业还是咋的?”

“大后天开业,我跟你说,小贤呀,别人来不来都无所谓,你得来,知不知道?小贤,你必须得来,你要不到我这儿,我可要挑你理儿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庆啊,你这么的吧,我小贤不仅要去,我还得给你带个惊喜,你这开业是不是得剪个彩啥的,是不得搭个台子?”

“那得搭呀,你也知道,我好面儿啊,在大庆我必须得搭台子!”

“那行,你放心吧,我给你带一个重要级别的人物,带过去叫他搁台上给你整两句。”

“谁呀?你要整两句儿啊?”

“我哪够重量级啊,别问啦,别管了,你看我能不能给你办就完了!”

“行,兄弟啊,先感谢啦!”

电话啪的这一撂,小贤就开始筹划能请谁过去了!咱说实话,东北这帮大哥们,包括社会以及老百姓都是的,非常仁义,对兄弟啥的贼实惠。只要是哥们儿啥的,你有事儿你吱声儿,我对你实心实意的!

小贤跟当时这个大庆啊,也是实心实意的交往,谁跟谁都不带藏心眼儿的,小贤也确实想帮大庆。

他俩电话这一撂下,贤哥真是往心里边儿去了,拿着电话啪的又拨出去了:喂,哥呀,我是小贤。

“老弟啊,咋的了?”

“有个事儿哥,你看我这不知道咋跟你说。”

“你说吧,什么事儿呢说吧?”

“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哥们儿,我俩等于是过命的交情,在黑龙江大庆,还是玩儿石油出身的,打算自个儿开个买卖吧。我想给他领个明星过去撑撑场儿去,大后天开业。”

“那你给哥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你希望我这边儿给你找找朋友还是咋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哥,你也知道你老弟好面儿。”

“你这么的,老弟,哥帮你问问,现在话不能说死,我帮你问问,如果人那边儿有空儿的话,或者说他们谁有空儿,我给你找一个两个都无所谓。”

“哥呀,找一个就行。”

“行,我问问吧,你心里边儿有啥想法没?你想请谁去呀?”

“上回咱们金海滩开业,田震就行啊,那田震太有排面儿了。”

“行,我给你问问,你先别着急,你先别跟你的哥们儿去说,知不知道?别屁还没出去呢,粑粑先出去了,咱不干那事儿!”

“我知道,哥,我知道的。”

“那好了,你就等着吧,好嘞。”

电话啪的一撂,林永金对小贤那绝对够用,林永金那边儿拿个电话直接就打过去了:喂,妹子啊,我是你林大哥,有个事儿,也是我的一个好弟弟,让我给你打个电话儿,希望能够问一问,看看你后天有没有时间。

田震,不吹牛,从九四年开始到九六年,甚至说从九四年以后,什么概念呢?老厉害了,那太厉害了!

这边儿一接上,也直接说了:李哥,你有啥事儿你就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你就吱声就行。

“是这样的,真是我家里边的弟弟,答应朋友了,想做这个面儿,到黑龙江大庆去走个场。”

“帮朋友啊,行,你这样的哥,哪天呢?”

“大后天,这样妹子,你千万别为难,能去就去,不能去我再给我老弟说。”

林永金对阿震说:这样的妹子,你千万别为难,你如果说真有时间的话,咱就过去,如果没有时间的话,咱就那么地儿,我小贤弟弟也不会挑你的毛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哥呀,你看你能亲自给我打电话了,那我就再咋的,我也得过去呀。哥,你放心吧,我一定到。”

“妹子,哥就啥也不说了,我叫我弟弟联系你。”

“哥呀,不就大后天嘛,我后天我就先到长春,你弟弟不就长春那个吗?”

“你咋知道的?”

“我上次也通过你认识的,挺好的一个人,大后天我跟他一起出发,行不行?”

“那绝对太行了!妹子,哥感谢你啊。”

“没事儿,哥,你给他答复吧,后天我指定到长春!”

电话啪的这一撂,咱说实话,阿震有点儿男人性格,他是贼豪爽的一个人,你用社会上的女中豪杰来形容她,一点儿不过分。

甚至说啥呀,就在四九城儿,他就指名点姓的说要就揍你,你信不信?喝顿酒,谁装她就敢能揍谁,人家打完你以后,叫你随便找人!加代跟她的关系贼好,哈僧啦,臧天朔啦,跟阿震他们关系都是特别好,实话,那也是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