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美之间,有没有可能找到一条,类似于英美那样的和平交接之路?

再说到这个之前,其实是需要明白一点,就是当今的世界发展,遇到了一个瓶颈,也可以说是一道坎。这个坎如果从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角度去看,就是我前面重点说过的,三大周期共振问题。

而这三大周期共振,反映的本质,实际上是从全世界到各国内部,现在所面临的结构性矛盾该要怎么解决的问题。而这种结构性矛盾,就是国际上的南北矛盾,和各国内部的两极分化,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候。

如果我们把这个国际上的南北矛盾,再简化一下,就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和以我们为首的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发展矛盾,这个矛盾的具体体现,就是不合理的国际秩序。

说到这里我们就会发现,这个时候中美面临的问题,和几十年前英国和美国之间面临的问题,似乎不是一回事。

英国在一百年前,在全世界大范围殖民,最后向美国转移主导国际秩序的权力,更像是一种霸权的转移。当然那时候又还经历了美国与苏联的权力争夺,但是本质似乎没有变化。

而现在不管是各自的国情,还是国际环境的变化对比来看,根本不可能再有霸权的转移这个概念,而是要瓦解霸权,追求合理的国际秩序,建设一个更公平的世界。

说这个很多人会觉得虚头巴脑,其实在十年前,奥巴马时期曾经推销过一个概念,叫G2,也就是中美共治全球的概念。如果你看懂上面的霸权转移这个问题,那么就能明白,G2其实就是霸权的共享,只不过美国邀请我们参与共享的,是极少部分精英,而不是很多人以为的全体人民。

英美之间的传承,就可以理解为极少部分精英之间的霸权共享与转移,这是英美可以和平交接世界第一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个基础,中美之间要参考英美模式,基本是不可能的。

如果这条路走不通,那么中美之间,还有没有可能,找到其他的和平交接之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