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参考消息网援引俄罗斯媒体的报道,近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举行了有关俄乌冲突的安全会议,此次会议上,乌克兰政府和军事高层,讨论了从顿巴斯地区一直到乌克兰西部建立防御工事的事情。

在俄乌冲突爆发即将两年之后,乌克兰决策层面,第一次提出系统性的,从进攻转向防御的计划,这对于俄乌冲突,乃至全球地缘政治局势来讲,都有着深远的意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泽连斯基视察军队

首先,从俄乌冲突本身来说,自从俄罗斯攻占乌东四州,保住了从俄罗斯本土到克里米亚半岛的陆上运输线之后,俄罗斯军队在进攻层面,实际上就有点后继乏力了。

这不是因为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不足以继续进攻,是俄罗斯基本战略目标已经达成了,失去了继续进攻的动力。

对俄罗斯领导层而言,攻占乌东四州,实际上是为了避免在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情况下,把俄罗斯核心的东欧地区,直接置于北约的威胁之下。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边境线距离首都太近了,所以要控制乌东四州作为自己的缓冲地带。

与此同时,克里米亚半岛的海军基地,对俄罗斯至关重要,而克里米亚大桥的运输线又太脆弱,一旦战争爆发,这地方很容易掐断,所以需要建立一条从陆上直接通往克里米亚半岛的运输通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克里米亚大桥曾多次遭袭

而对于俄罗斯士兵来说,夺取乌东地区,是因为这里的人口大部分是俄罗斯人,或者说俄语的,跟俄罗斯之间的民族情感牵绊比较浓厚。

从朴素战争哲学的角度来讲,就是夺取乌东,俄罗斯士兵会觉得这是拯救自己人,自然士气比较坚挺。但是乌克兰中西部地区,尤其是乌克兰西部的几个地区,本身就跟东欧的波兰等国更为亲厚,事实上不算是俄罗斯“自己人”。

正因如此,在乌东四州被拿下之后,俄罗斯方面就开始大规模的修筑防御工事,转入了积极防守的模式。

修筑大规模防御工事,在战争中向外传递的信号是非常明显的,那就是我也不打算继续向前,但绝不会后退,这是一种准备长时间打僵持战,消耗战的姿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俄罗斯军队

但是现在,乌克兰也突然变了打法,开始要修筑大规模防御工事,也就向外传递着,乌克兰决策层对于进攻已经失去信心,所以不得不转入全面防御的状态。

对于俄乌冲突本身来说,这是好事,因为现在阻碍俄乌和谈的唯一障碍,就是泽连斯基政府“不认命”,不肯跟俄罗斯和谈。

现在泽连斯基要求军队修筑防御工事,基本上就意味着他已经承认了乌克兰输掉战争,不可能再夺回失去的领土了。接下来,俄乌和谈的空间和氛围,自然也就更浓烈了。

其次,从乌克兰自身的角度来看,泽连斯基政府开始接受自己无法夺回领土的事实,对于乌克兰人民来说,其实是好事。因为乌东的乌克兰人民,早就跟乌克兰政府离心离德。而乌西的乌克兰人民,也受够了这场战争,希望能够早日结束冲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乌东四州公投入俄

但对于泽连斯基政府来说,接受他们事实上战败的结果,代价是很昂贵的。说得直白一点,任何一个国家,打仗打输了,肯定需要有人承担责任的。

而乌克兰战败的这个责任,肯定得泽连斯基,和他的政府去承担。事实上,这一点已经开始 显露端倪了。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乌克兰最高拉达,也就是乌克兰国会议员玛丽亚娜·别祖格拉娅说,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司令瓦列里·扎卢日内和乌军所有将领都应接受惩罚,原因是此前乌克兰的反攻计划,在他们手中执行失败了。

而且她还说到现在为止,乌克兰军队总司令,并没有提出明年的作战计划,这证明他严重失职,应该直接被赶下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司令瓦列里·扎卢日内

而针对议员的这一指控,乌克兰总统发言人,兼最高拉达国家安全、国防和情报委员会成员费奥多尔·韦尼斯拉夫斯基表示,这名议员在乌克兰最高拉达任职,已经对乌克兰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了。

这实际上,就是乌克兰国会中的一些议员,跟当前乌克兰政府,以及政府领导下的军方发生内讧了。

乌克兰议会一些议员要求乌克兰政府和他们领导下的军队,为战争失败负责,而现在依旧握着枪杆子的乌克兰政权,显然不同意这种责任划分,直接把威胁“国家安全”的大帽子,扣在了这名议员身上。

当前来看,泽连斯基有西方的支持,当然还是能控制住乌克兰的,但归根到底,该负的责任他逃不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乌克兰议会

总而言之一句话,转入战略防守,对停火有利,但对泽连斯基政府来说,就比较危险了。

最后,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乌克兰转入战略防御,俄乌冲突终结的迹象愈发明显,当然有利于俄罗斯的战略处境。

事实上最近这段时间,俄罗斯一边在前线发动大规模的攻势,以战促和,另一方面也在积极的向外释放信号,表达愿意跟西方重新接触的意愿。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第一副主席安德烈·杰尼索夫近日表示,俄罗斯从未与任何国家断绝关系,是某些国家主动孤立俄罗斯。莫斯科愿意在互利、平等、公平的基础上,随时恢复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第一副主席安德烈·杰尼索夫

俄罗斯高层这番表态,显然就是向西方发出的清晰信号。杰尼索夫还说,俄罗斯国旗上的双头鹰,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彻底转向东方,而放弃与西方之间的关系。

这实际上就表明,俄罗斯已经在为战后跟欧洲恢复关系做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