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切安顿妥当之后,孙策带兵渡江,与朝廷任命的扬州刺史刘繇展开争夺。自己本身是江东人,部下嫡系不少人都出自江东,对江东的熟悉程度,自然远胜其他人。再加上孙家父子孙坚、孙策一向敢冒险的性格,孙策一加入战团,采取的策略就比较激进——渡江

长江、黄河这样的大河,在古代是一道很难逾越的天堑。之前我们讲汉献帝刘协东归,一路被李傕追击,最后冒险渡过了黄河,这才算把李傕大军甩在了黄河南岸。长江的宽度比黄河又高了一个量级,直到解放战争,渡长江都被大书特书,两千多年前的孙策就带着自己的军队渡过了长江,孙策和他的队伍要冒的风险可想而知。

不过,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一群敢死队,过了长江就没想着回去,只能往前冲。孙策这样冒险的打法,打了刘繇军队一个措手不及。刘繇在长江南岸的大营牛渚营(位于今安徽马鞍山市采石镇)被孙策攻陷,刘繇军队的粮谷、战具全被孙策军队缴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再看一下扬州刺史刘繇这边的情况。刘繇也是一个外来户,到江东没有太长时间,除了朝廷的一纸任命之外,自身并没有太大的势力。之前是因为袁术的默许,在孙策舅舅吴景、堂兄孙贲的帮助下,才坐稳的扬州刺史。刘繇有实力和袁术决裂,是因为他稍微集聚了一些实力,而且有别的人归附,其中一位就是之前徐州牧陶谦任命的下邳相笮融。笮融在看到徐州迟早要出乱子之后,就带着自己的信徒,一路拿下,路过广陵的时候,杀死了广陵郡太守赵昱。而另一位刘繇所依靠,此时依附在刘繇之下的也是陶谦的部下彭城相薛礼,这位薛礼是因为陶谦的迫害,才跑到扬州来的。

在孙策渡江之前的形势是,刘繇的部下樊能、于麋等屯兵在牛渚营,薛礼占据着秣陵城(今南京江宁区),而笮融屯兵在秣陵城南。孙策在占据了牛渚营之后,先攻击笮融。两边交战,孙策军队斩首五百馀级,笮融大败之后闭门不动。孙策军队再返回头攻击薛礼,薛礼大败逃走。而就在这时候,樊能、于麋等又聚集起人,反攻已经被孙策军队占领了的牛渚营。孙策听说牛渚营被围攻,马上带兵回来攻打樊能、于麋他们,再一次大破樊能、于麋,俘虏的男女人等有上万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搞定了薛礼、樊能、于麋之后,如今长江南岸就只剩下了笮融,于是孙策再一次掉回头来攻打笮融。孙策真和他父亲一样,总是身先士卒。在攻打笮融的时候,被流矢所伤。幸亏只是伤到了屁股,只是不能骑马,要是再像他父亲孙坚一样被流矢所杀,那真不会有后来的孙吴了。

孙策被流矢所伤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笮融耳朵里,而且传到笮融耳边的消息是这样的“孙郎被箭已死”。听到这一消息的笮融肯定是高兴异常,就命令自己的部将于兹带兵去攻击孙策军队。孙策于是只让数百骑在阵前挑战,而设伏兵在后。等到两兵一交战,骑兵马上就退,引诱于兹带兵进入到包围圈。就这样笮融的军队又一次被孙策军队打败,被斩首千馀级。之后孙策让自己的部下到于兹的营边,大声叫喊“孙郎竟云何!”在心理上再给战败的于兹军队撒把盐,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之后的于兹军队连夜逃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听说孙策还活着的消息之后,笮融“深沟高垒,缮治守备”,死活就是不和孙策打。面对这种状况,孙策接下来会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