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原 发自 副驾寺
智能车参考|公众号AI4Auto

谁成想,2023年还没过完,Cruise在2024年的预算已经被砍了。

继暂停运营、创始人离职、裁员等风波之后,头部自动驾驶公司Cruise又迎重大打击:

母公司通用,刚刚宣布将减少2024年Cruise数亿美元的预算。

同时最新调查显示,Cruise在接受调查时还存在瞒报的嫌疑。

实际上,通用自己也麻烦缠身。

通用缩减预算

缩减Cruise预算,是通用汽车关于提振市场预期计划的一部分。

公司不仅恢复2023年的盈利目标指引,同时还宣布100亿美元(约713.81亿元)的股票加速回购计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并且,通用汽车还计划从2024年1月开始将普通股股息增加33%

同时通用汽车表示,公司正在敲定2024年的预算,通过以上计划还有正在执行的其他长期计划,比如降低业务的资本密集度、更高效地开发产品和进一步减少固定和可变成本,可以向股东返还大量资本,以改善市场对公司的预期。

而2024年预算宣布的第一个变动,就是削减Cruise高达数亿美元的成本。

通用CEO玛丽·巴拉表示,目前Cruise的首要任务是关注安全、透明度和问责制,并且重建与地方和各监管机构的关系,以及建立信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此当Cruise恢复运营后,运营、扩张等方式将更加谨慎,同时会大幅减少在2024年的成本。

通用CFO表示,Cruise的成本支出将削减数亿美元。

另外公司总计在明年削减30亿美元(约214.14亿元)左右的成本,包括20亿美元(约142.77亿元)的固定成本。

通用转型不利,持续动荡中的Cruise首当其冲。

通用为什么会这么做

作为车企巨头之一的通用汽车,怎么会如此着急宣布多项改变,同时还要提升市场预期

因为公司的股东及投资者开始对公司越来越冷淡,股价持续下跌。

在宣布这些计划之前,通用汽车的股价只有28美元(约200元),比十三年前上市时的价格低了15%

并且,通用汽车市盈率只有4.4倍。作为参考,福特为6.3倍,丰田为8.8倍,特斯拉则是66.1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让通用不受看好的,很可能是公司不稳定的财务表现

虽然近年来公司季度营收整体呈上升趋势,最新一季度总营收达441.31亿美元(约3150.11亿元),同比略增5.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公司净利润并没有明显增加,今年第三季度净利润为30.64亿美元(约218.71亿元),还同比下跌了7.2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收入增加但其实并没有赚多少,大概率因为成本过高。

并且前段时间美国汽车工人搞的大罢工,通用好不容易作为最后一家车厂和工会达成协议,让罢工结束。

但雪上加霜的是,新签署的劳工协议将让通用增加93亿美元(约663.84亿元)的成本。

比如电池成本,每千瓦时至少增加3美元(约21.41元)。按照一辆车装90kWh的电池包来算,平均每辆车成本将增加约1927元

同时,通用迟迟不见起色的转型成果,大概率也是资本市场不看好的原因之一。

以第三季度为例,通用在美国卖出了20092辆纯电汽车,其中大部分都是雪佛兰Bolt EV和EUV,共计15835辆,占比78.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不幸的是,这两款车将在今年12月停止生产。

而最近新推出的车型,雪佛兰开拓者EV、索罗德EV季度销量还没超过20辆,分别为19辆和18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余基于通用转型核心奥特能平台的车型,比如凯迪拉克锐歌、GMC悍马电动皮卡/SUV的季度销量也都在千余辆徘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销量最好车型即将停产,转型重要成果市场又不买帐。

再加上不稳定的赚钱能力、大幅增加的用工成本,各种内因外因加在一起,让通用不得不发布多个计划,以获得资本市场的重新看好。

而最近麻烦不断的Cruise,承受了变革中砍出的第一刀。

Cruise过冬

其实,了解Cruise最近那些动荡的也都知道,Cruise首当其冲也不算冤。

在硅谷全面解禁无人车以后,Cruise就各种出事故,又是突然集体停车造成交通堵塞,又是撞上消防车,还有挡道救护车。

最关键的还是卷入一场致命事故,旧金山一位女子被其他车撞倒,Cruise的Robotaxi非但没有及时刹车反而还“无视”拖拽,最后抢救无效,导致该女子死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直接导致Cruise的运营资格被吊销,监管部门介入、对整个公司的运营情况展开调查。

而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在Cruise向监管部门披露事件经过时,还存在瞒报的嫌疑。

后续Cruise表示会接受这个结果,暂停运营,停止无踏板和方向盘的下一代RobotaxiOrigin的生产,并且内部也开始裁员,包括临时工和正式雇员。

并且雪上加霜的是,两位联合创始人Kyle VogtDaniel Kan相继辞职,高层也开始大洗牌。而且直到今天,公司CEO仍然缺位。

△左:Kan,中:Vogt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再加上Cruise本身还在不断烧钱,第三季度亏损高达7.28亿美元(约51.97亿元)。自2017年以来,累计亏损已经超过80亿美元(约571.05亿元)。

什么时候能重新开始运营还没个定数,再加上又一直在亏损,自然在母公司需要降低成本时,Cruise先被开刀。

截至三季度,Cruise还有17亿美元(约121.35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大概能继续再支撑半年多。

减少数亿美元的预算,意味着未来能够支撑Cruise运营的资金还会减少。如果Cruise还想东山再起,那么大概率将会继续裁员。

可以预见的是,在新CEO上任和监管部门结束调查之前,Cruise还会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拿捏。

而母公司通用此时和Cruise则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