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归安顿到安邑的皇帝刘协身后,有着好几股势力。简单做个分析,首先是一路护驾的董承,这是汉献帝刘协作为依赖的。其次,被董承找来的这帮白波军将军,之前的杨奉也是,现在又增加了李乐、胡才、韩暹等,但毕竟是农民军,有各自的利益诉求。再次,就是忽然插足进来的张杨,在张杨背后有南匈奴人的支持,张杨能够当上河内郡太守,背后南匈奴单于於夫罗出力不少。再一派,是相对温和、中立的力量,很得河东郡当地民心的太守王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今皇帝刘协啥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封赏的权利。于是所有护驾的人都封赏,于是封王邑为列侯,拜韩暹为征东、胡才为征西、李乐征北将军、张杨为安国将军,“皆假节开府”。

这样一封赏可倒好,其他各路的将军,听说有皇帝在这,能给自己加官,全都一窝蜂的跑来了。后汉书是这样描写当时场面的“其垒壁群竖,竞求拜职,刻印不给,至乃以锥画之”,来求官职的人多的,连刻印章的时间都来不及,只能铁锥子刻画一个来代替。东汉的时候,将军是很少封的,校尉已经是非常高的官阶了。董卓进京之后,封了很多校尉,校尉自此以后就没那么值钱了。李傕他们进京之后,领了一大堆将军名号,如今刘协又这么封赏,将军名号,特别是杂牌将军名号自此以后开始急剧贬值。这么个封赏法,那有什么实际意义?就是闹着玩呢,可刘协又有什么办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安邑虽然是河东郡的治所,可是何长安、洛阳没法比。就是皇帝刘协主的地方,也只是篱笆围绕的破屋,晚上连门都关不上。办公的地方就更没有了。皇帝和群臣们开会,周边的士兵就趴在篱笆上看,一边看还一边嬉笑,完全将皇帝刘协和公卿看成了马戏团。也就是这样,扬州寿春得到消息的袁术才认为汉家天下,算是完了。既然汉家没了指望,那我袁术来吧。

跟在刘协身边的公卿大臣没几个,只有太尉杨彪、太仆韩融几个人,大部分都被丢弃在了黄河南岸的陕县。于是皇帝刘协又派韩融回到弘农,找李傕、郭汜他们商量。此时,一条黄河,让李傕、郭汜彻底死了心,再不想怎么把皇帝弄到手了。皇帝如今来和好,那就把这些公卿大臣都放了吧,此时贾诩也在,肯定也在一旁劝。于是李傕、郭汜不仅仅把公卿百官给放了回来,所掠夺的宫女,以及皇帝的乘舆器服都归还了不少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刘协在安邑基本安顿好的时候,兴平二年(195年)腊月十九,张杨亲自从河内的野王来到了安邑朝见皇帝刘协。张杨亲自来,可就不是送些粮食来,那么简单了。在汉献帝面前就又提出了回还洛阳的想法。既然这时候,李傕、郭汜的安全警报已经解除,回到汉献帝一直日思梦想的洛阳,不正是时候吗?

张杨有自己的算盘,刘协一路东行至此,自己虽然是送了些米,可并没有护驾的功劳。如果能够护送回到洛阳,凭借自己的势力,差不多可以凌驾在众人之上。可是他这想法,白波军的一众将领,肯定不会同意,董承也不答应。于是张杨的提议所有人都反对。就这样,张杨被所有人给怼了回去,很没面子的张杨又回了野王。刘协难道要一直在安邑过家家吗?旁边的势力更强大的袁绍、袁术就没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