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两个人的胃口完全一致,一个人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是个人自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不喜欢吃乳腐,却喜欢吃乳腐肉,乳腐肉汤面端上来还要叫服务员多加一点乳腐汁;我喜欢吃新鲜的葡萄,却不喜欢吃葡萄干;不吃就不吃吧,可是我又喜欢吃水果蛋糕里嵌着的葡萄干,怎么说呢?

相同的食物,变换一下样貌或者存上一段时间,有的被热捧,有的被冷落。

有人喜欢吃酸酸甜甜的果丹皮,再甜也不觉得腻,却从来不吃冰糖葫芦。两者不都是山楂吗?前者深加工,后者就麦芽糖里蘸一下。浅加工应该更接近“原味”吧?

广西人喜欢螺蛳粉,可是广西人对螺蛳粉月饼敬而远之。上海人每年中秋总要弄几只月饼尝尝,但是对腌笃鲜月饼却未必青睐。

有人喜欢吃瓜子,却不吃剥了壳装进密封罐的纯瓜子肉。据说吃瓜子的快感在于嗑瓜子。

同样的遭遇,有的人很喜欢吃大闸蟹,却从来不去专门供应顶级大蟹宴的酒店,认为蟹肉蟹黄蟹膏蟹油全被厨师剥出来炒,就没意思了,吃大闸蟹的快乐就在剥、咬、啃、折、吸、捅。

有人说他喜欢喝红茶,暖胃,喝了绿茶夜里会睡不着;他的朋友当场反驳,说绿茶是他最爱,每天泡两杯,嫩绿,香气扑鼻,睡觉也香。其实,茶园里采来的茶叶,用这种方法做的是绿茶,再变化几个步骤,就可以做出红茶、乌龙茶、普洱等等,它们“如出一辙”。

一个人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是个人自由,不足为训。比如我二舅不喜欢吃红烧虾米豆腐、蟹粉豆腐,喜欢在生豆腐上倒一点虾子酱油和麻油,撒上些许香椿头,“味道没闲话讲了”。可是厨艺高超的二舅妈就不高兴:滚滚烫的荠菜豆腐羹才好吃嘛!

还有,女性怀孕的时候往往吃风大变,我表妹就是。本来是不碰冰淇淋的,后来特别喜欢;本来是不碰月饼,后来觉得美味无比。可是等儿子出生之后,表妹的吃风立马回归,看见月饼就皱眉头。

没有两个人的胃口完全一致,吃东西挑剔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我的这篇小文只讲现象不究本质。(童孟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