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电话拉黑、微信不接,85岁老人(借款人的结拜义母)催款求助……“如今,我及族亲因林秀芳、何优仙夫妇二人非法集资、诈骗己致家破人亡。”近日,美国华侨、福州市长乐区人士吴祥官如是阐述自己的遭遇。

可谓“救蛇反被蛇咬”,吴祥官说,他和族人本是好心借钱给林秀芳、何优仙夫妇二人周转,助其筹办企业,却不曾想对方翻脸不认,甚至转移财产。

图吴祥官父亲过寿时合影,第一排右边两个分别是林秀芳、何优仙夫妇。

少时情谊深 结义为“兄妹”

吴祥官与林秀芳的友谊还得从年少时说起。

“林秀芳(我们习惯称之为林芳)在长乐出生长大,十多岁时,就跟着我在长乐卖水果(有时两人会合作到乡下卖水果)。”吴祥官表示,由于林秀芳是乡下籍,搬入城关时间不长,在推车买卖水果时经常受到同行的排挤和欺负,都是我本人及家族出面排解、鼎力照顾。

那时二人的关系颇为要好。吴祥官回忆道,日常,我妈煮好吃的,都会多带上一份给林秀芳。

正因为关系好,林秀芳便拜吴祥官的父母为义父、义母,在吴祥官的父亲过世出殡时,林秀芳还曾穿着半边孝服,可谓“亲密无间”。

然而,这样的关系却为后面的种种矛盾埋下了隐患。

一步步引诱 非法集资雪球“越滚越大”

据吴祥官介绍,林秀芳去日本打工,并在日本认识了何优仙。回国后,他们夫妇俩起初在福州搞建筑工程,并逐步涉及房地产开发经营。自2004年起,林秀芳以涉及房地产开发需要资金为由,向我及家族人集资,并承诺支付固定报酬,“从我父母俩手里借款从几十万元陆续增长到二千多万元”。

“2008年,林秀芳、何优仙夫妇又劝说我从美国回来帮忙筹集资金并共同投资房地产经营。”吴祥官说,“因我未涉猎房地产投资怕亏本而拒绝林秀芳夫妇的合作邀请,但林秀芳讲可以做固定回报,公司亏本盈利与我无关,我便同意以月利率1.7%的固定回报借款给林秀芳夫妇,久而久之,族亲得知我本人有投资借款给林秀芳夫妇,且时间久远而稳定,也纷纷找我想将自己的血汗钱投入进来,赚点利息改善生活,我一开始都是推脱找借口,因整个家族资金太过庞大,我怕从中出差错,但找我的都是家族亲朋好友,没有外来人员,我便答应他们将资金一起投入给林秀芳夫妇赚利息钱,谁知最终好心却害了自己整个家族!”

由此,吴祥官根据林秀芳的要求,将族亲的资金汇入林秀芳指定的林卿(林秀芳妹妹)、林琴(林秀芳表妹)以及何优仙、何光基(林秀芳儿子)等银行账户。

吴祥官表示,自2012年左右,林秀芳、何优仙夫妇以方便资金周转和结算为由,提出以月利率1.8%进行结算。但是对于2004年开始的部份大额资金(开始时2000千万元,最多时达2亿元)仍以月利率2%计算,并以半年为周期进行结算。

吴祥官透露,2012年左右,林秀芳特别交代他,为避开银行资金监管,减少资金进出频次和控制往来帐总金额,不要每笔资金都经过银行进进出出,只须进出资金对抵,可以减少资金来往帐的数额。

未曾想这是一个“阴谋”。吴祥官表示,这样做的结果造成出借人如今的银行流水帐本金不实、本金金额大量缩水并不足的情况,体现不出银行流水帐本金与毎月底结帐本金的真实对等。但是林秀芳与吴祥官均通过手机短信的形式,按月对帐并确认结算本息金额。

后因林秀芳以各种理由推脱还款,吴祥官特委托福州米加财务管理有限公司对吴祥官与林秀芳之间的借款进行审计,根据福州米加财务管理有限公司于2023年8月16日出具的《报告说明》,可以证实至2020年4月底止,吴祥官向林秀芳出借本息合计539764380元,其中月结本金加息是339764380元,半年期本金是2亿元。

而后,吴祥官走访多地了解到,林秀芳、何优仙夫妇从日本回国后二十多年间,长期在福州市并福清、长乐周边地区,以高额利润回报,编故事、画大饼,以大量骗取群众资金进行非法集资(吴雅端、杨文琪、杨代宝、翁祥祥、高进忠、郑若男、吴祥官等人深受其害),给数千民众造成无法挽回的经济损失和严重伤害,给当地社会经济造成极大破坏和恶劣影响。

为逃避债务 多种方式转移资产

吴祥官说,从2019年5月开始,林秀芳、何优仙夫妇就着手实施假离婚、假诉讼、转移资产。

日本人还是中国人?福州市民政局资料显示,1991年4月10日,林秀芳与何优仙登记结婚;2019年1月18日林秀芳与“前田优仙”(日本人)申请补办结婚登记证;2020年12月29日,林秀芳与“前田优仙”申请离婚并于当天领取了离婚证。但据知情人透露,林秀芳与“前田优仙”两人还是同居在一起,仍是事实婚姻。

而在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3年4月14日发布的开庭公告显示:“前田优仙”(曾用名何优仙)。据此证明,“何优仙”与“前田优仙”就是同一个人。

为了逃避债务,有预谋的实施转移资产。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林秀芳、何优仙的儿子何光基15岁时就入资超8880万元于前田集团,并控股福建石狮农商银行;其女儿何雅琴于2020年5月20日在福州鼓楼区民政局登记结婚,结婚嫁妆竟高达4亿多元。

法定代表人变更!2019年5月30日,前田集团的法定代表人由何优仙变更为林其义(林其义是林秀芳的舅舅),林其义在前田集团持股19.451%;2020年7月7日,何优仙将其在前田集团持有的80.549%股权转让给了何光基;2023年2月20日,何光基又将该80.549%股权转让给了何玉卿(何玉卿是何优仙的姐姐)。

吴祥官观察道,自2008年起,林秀芳与前田集团分别持有前诚置业40%和60%的股权,前诚置业名下拥有位于福州市鼓楼区温泉街道湖东路1号(原六一路与湖东路交叉口)的前田大厦6层至18层合计77间办公写字楼及地下一层,价值4.7亿。2020年7月15曰,林秀芳和前田集团将以上100%股权全部转让给了何光基,之后又转让给何玉卿和福州浦和商业公司,前田集团子公司大多转让给林秀芳保姆的儿子陈民汉。

“林秀芳、何优仙夫妇将对外享有的5.3亿元债权无偿转让给前田集团,严重损害了我在内的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吴祥官说,2023年4月10日,前田集团有限公司向福州中院提起诉讼,称林秀芳于2022年3月2日将其对他人享有的5.3亿元债权全部转让给了前田集团,截止至起诉时,该笔借款本息合计高达8.48亿元;但是前田集团向福州中院提交的《债权转让协议》中,只记载林秀芳将5.3亿元债权转让给前田集团,却没有记载前田集团支付给林秀芳的转让款。

吴祥官认为,从股权转让轨迹来看,包括2023年在福州中级人民法院诉讼的本息标的高达8.48亿牵涉林秀芳债权转让给前田集团,都没有支付应对价,这些转让明显串通,虚假转让。

“直至林秀芳、何优仙名下所有资产转移完,林秀芳、何优仙转变态度,叫我们去法院起诉,接着把我电话拉黑、微信不接。”谈及二人的行径,吴祥官颇为气愤。

他还表示,他到前田集团楼下被保安拦住拒之门外;甚至连吴祥官85岁的老母亲(林秀芳结拜义母)到公司讨要,都被叫到派出所达18小时。

如今,吴祥官及其族亲因林秀芳夫妇二人非法集资、诈骗己致家破人亡,而林秀芳、何优仙至今仍逍遥法外,通过假离婚、假诉讼等方式转移资产,使得出借人求告无门。

吴祥官说,无奈之下,他只能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出面调查此事,为他并族亲讨回公道,追还血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