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徐家人丁不够兴旺,从我记事起,祖辈只有伯父、父亲和姑姑,到父辈,伯父家只有一个姐姐,父亲和母亲只生我和妹妹。到我这辈,生一男三女,人丁有所兴旺。这可能是与吴老先生给我起的名字有关。吴老先生是位老私塾先生,他根据我家人丁不够兴旺,我是“仁”字辈,“仁”和“人”是谐音,给我起个大名叫徐增仁(人),意思是增加人口,感谢先生的吉利之言,到我这辈,可以说是人丁兴旺起来。

我男孩的名叫徐沂,他这辈只生一儿一女,因为他赶上七八十年代计划生育最紧的关头,当时大力提倡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不许超生,超生就得挨罚,拆墙刨屋,还要触及乡邻,当时的地方土政策, 弄得人心惶惶,家破人亡的例子很多,要不哪有舞台上的小品《超生游击队》,人随王法草随风,那时只能这样。那时我有个孙子,是政府照顾的,因为我家几代属单传。

孙辈徐乐,2012 年结婚。次年我就喜得重孙,我乐啊乐,乐得合不拢嘴。产后,我巴不得这就能见到重孙儿,亲一亲,抱一抱,可当时医院不允许,一周后才能相见。我等啊等,终于盼来一周后见重孙儿的机会,我一见到又白又胖的大孙子,喜泪充满眼眶,当时的心情非常激动,我把重孙儿抱在怀里,亲又亲,吻又吻,不愿放下,这是徐家的亲骨肉,这是徐家的一条根,这是徐家又一代,这是徐家的传承人啊!看到重孙这样白胖可爱,我觉得我又年轻了二十多岁,周围的家人及来贺喜的亲戚、朋友异口同声的说:“叫老太给起个名字,当了几十年的老师,给起个响亮的好听的名字。”“对,给起个好听的名字。”我高兴地说。稍加沉思后,我说:“就叫友友吧。”我又进一步解释道:“友是朋友的友,希望他长大后广交朋友,为人和气,文明懂礼。”大家一致认为这个名字好,于是就叫“友友”了。

从此,我天天盼望孩子健康成长,早日长大、上学、成人,早为国为家作出贡献。老人的心情是这样,但孩子成长是有周期的,哺乳期、婴幼期、儿童期、少年期、青年期。特别是呀呀学语时,最令人喜爱,虽然咬字不清,但他理解大人的意图,心里有数,让他去拿某样东西,他能按要求给你拿来,你叫她喊“太太”,虽然叫不出,但他心里有数,你叫他喊我老太,你就喊老太,如果说你让他把东西拿给女老太,他就能知道这是给我老伴的,多可爱的孩子啊!

能说话了,会走路,更是让人喜欢,但也开始调皮了。他能把这儿的东西搬到那边,那边的东西搬到这儿,盆里锅里弄的叮当响,家中的小物件弄得七零八落,叫你哭笑不得。特别喜欢玩水,盆里水舀往缸里放,缸里水舀往地上泼,弄湿衣襟和裤褂常有的事,往往要妈妈打他小屁股。吃饭不会使筷子就下手抓,不问有油无油,不问酸甜苦辣,吃的满嘴满腮,有时吃到太辣的东西了,小嘴撅多长,眼泪鼻涕往下淌,看了叫人心疼。他要吃饱了,就拍拍小肚子,告诉你他不吃了,这是他的本能,与生俱来的本领,看了令人欣喜。

他睡觉特别容易,正吃饭小眼一眯,就呼呼睡着了,或自己正玩着,呵欠一打,歪倒就睡了,抱起来像个大肉蛋,往床上一放,不用拍打,就睡得又香又甜,睡梦中有时小嘴还微笑着,多乖的孩子啊!

俗话说:“愁养不愁长”。重孙友友已三岁多了,能上幼儿园小班了。为了及早接受教育,早期开发智力,2015 年秋季,把他送到金阳光幼儿园,早上送去,下午接回,真是其乐无穷。因为接他回家的路上,他能呱呱啦啦说个不停,今天老师教什么歌,讲什么故事,中午吃什么饭菜,能说的头头是道。走在路上他有什么要求,他就叫你蹲下,悄悄在你耳边说,说是要玩具,还是想吃什么,他都用商量的语气对你说,不像有的小孩,哭着喊着要胁大人,不买不行。友友好就好在这点上,当大人说明情况,向他解释清楚了,他就不要了。如夏季天热,幼儿园的门西旁就是一家冷食店,一放学,不少孩子扯着大人衣襟,嚷着叫大人买雪糕、冰激凌之类的零食,而友友呢?总是用试探的口吻说:“太太,今天天热能吃冷食吗?”我说:“能!”。于是,进店由他挑选,捡他喜欢的买。有时他提出吃冷食的要求,我就说:“今天不热,不能吃,冷食吃多了对肠胃不好,你的胃就这么大,吃冷的东西多了,会把它弄成病,胃不好,有毛病影响吃东西,你怎么能长高长大,怎么开飞机?”。因为他经常看天空有长长白色的线,他说那是飞机放屁出的白烟。经我这一说,他也就不提吃雪糕了,小孩子不是不讲道理,小孩子注意力也容易分散,也好转移,换个方式把注意力吸引到别处,他也就不再非要那样东西了不可了。俗话说:“小孩子要哄,老头要拢”就是这个道理。

特别是每天下午晚饭后,一家人欢聚在客厅里,那是最高兴的时候,也是最幸福时刻,一边看电视,一边听他唱歌,还高兴地跳舞。但他也提要求唱或跳过得给他看动画片,什么《喜羊羊和灰太狼》《熊出没》,他是百看不厌,有时逗他不给看,他就和大人争遥控器, 大人就说刚才歌没唱好,舞跳得也不好看,必须重来,才能给你看动画片,他只好重唱重跳,大家都笑得合不拢嘴。

2016 年,我家又添一口,孙媳妇生了个小女孩,全家人别提多高兴了,重孙子有了,这又有重孙女,真是老天有眼,叫我家人口圆满、现在重孙女二岁多了,正是学说话时候,最好模仿什么,年龄虽小,已显示出爱唱爱跳的特长了。有时友友唱,她跟着学唱,友友跳, 她小屁股扭着学跳,让人十分喜爱。她好吃,经常闹肚子,所以身体不像友友那样结实,我们都喊她“小丑鸭”,她也知道这是对她的轻蔑,她那两只有神的大眼睛会斜视着看你,小嘴撅得高高的表示抗议和不满,看了她这小模样,叫人心疼。

现在我们已是八口之家,四世同堂了,虽不富有,但无忧无虑。

一家人和谐相处,终天家里欢声笑语不断,是孩子有福托在满屋,重孙子和重孙女,给我们家带来无限欢乐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