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国不丹的大选刚刚拉开帷幕,英国智库组织——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便放出了一张约3个月之前拍摄的卫星图,宣称中国正在加紧在中不边境方向上,进行村庄、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

妄图将中国的合理基建活动,渲染成通过实际控制手段提前“收复”领土,从而“逼迫”不丹在未来的边境磋商之中让步。

【西方智库发布了一张中不边境地区的卫星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西方智库发布了一张中不边境地区的卫星图】

从这家西方智库透露的信息来看,卫星图显示的基础设施,不在国际社会此前更为关注的洞朗方向上,而是在北方的贾卡兰山谷(Jakarlung)地区,也就是在我国所说的白玉地区。但仅从卫星图等信息,我们现在无法确认,这些基础设施具体在白玉地区的哪个位置。

这种只给出大体方向,不给出具体位置的话术,其实也反映出,西方现在放出这张卫星图的用心险恶。

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在白玉地区的边界划分问题上,中不两国确实是有一些细节问题,没有完全谈妥。但大部分问题已经解决,中国早就开始在这一方向上,通过修建边境村,让牧民抵边放牧等方式,强化对这处边境地区的管控。

【中国在白玉地区增设的杰罗布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在白玉地区增设的杰罗布村】

此前,西藏自治区在这一地区增设的杰罗布村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最近几年,不丹方面也没有对中国的这些边境村的建设工作,表示过反对。

卫星图上这些基础设施的具体位置,大概率是在中不两国已经谈妥的地区,中国现在就在这里修建村庄或者边防哨所,合理合法且无可厚非。正因如此,西方才故意模糊化处理,只给出了一个大体位置。

其次,西方在相关报告之中,提到了不丹有可能在部分北方边界的划分问题上“作出让步”,然后又特意提到,一旦中不两国完成北方边界的划分,双方就将把注意力放到涉及洞朗的边界西段问题上,促进边界划分的完成。

【中不边界问题难处理的还是涉及洞朗的亚东方向边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不边界问题难处理的还是涉及洞朗的亚东方向边境】

在洞朗边界问题,一直是新德里方面关注焦点的情况下,西方此举,一定程度上也是想引发印度舆论对此事的关注,以便在中印边境方向上进一步制造紧张氛围。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西方现在放出一张9月时拍摄的照片,并进行一系列舆论宣传,最根本的目的还是要干扰中不边界谈判的进行,阻碍中国推动边界划分问题的解决。

我们都知道,不丹与印度是最后两个,还没有与中国签署协议,正式完成边界划分的陆上邻国。

其中,中国与不丹的相关磋商其实已经进行了数十年之久,之所以迟迟无法达成协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掌控不丹多年的新德里方面从中作梗。不过即便如此,最近两年,中不两国在边界划分问题上,仍旧取得了不小的突破。

今年8月,两国宣布成立了一个划界联合技术小组。10月,时任不丹外交大臣丹迪·多吉访问中国,围绕尽快完成边界谈判并实现建交与中方进行了磋商。

【10月时,时任不丹外交大臣多吉访问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0月时,时任不丹外交大臣多吉访问中国】

时任不丹首相的洛塔·策林还曾表示,自己希望在最后一月任期内,带领不丹与中国签署正式协议,解决两国边界问题。

可由于种种原因,两国最终还是没能在策林政府将权力移交给看守政府,不丹选举开始之前签署协议。这无疑让西方和印度,看到了干扰中不边界谈判的机会。

此次英国智库发布报告的时间,就十分巧妙,正好是在不丹进行初选结束的第二天。

【英国智库发布报告的时间,正好是不丹进行初选结束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英国智库发布报告的时间,正好是不丹进行初选结束后】

英国人最初的想法有可能是想要通过这种炒作,引发不丹民众对中国的不满,以促使各个参加选举的政党,在这一问题上发声。且从报告公布的时间上看,西方可能是想要在初选结束后,干扰策林政府连任。

初选结果却有些出人意料,现在的执政党与最大反对派都没有在初选中胜出,进行最终对决的,将是前不丹首相策林·托杰领导的老牌保守派政党——不丹人民民主党和不丹政坛的后起之秀BTP。

考虑到印度与不丹的特殊关系,在这两党之中,作为老牌政党的人民民主党,可能更易受到新德里的影响。

【策林·托杰领导的人民民主党,可能更易受到新德里的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策林·托杰领导的人民民主党,可能更易受到新德里的影响】

但这并不代表,人民民主党上台,就会立刻清算策林政府的外交政策。根据公开信息,此次参加不丹大选的所有政党,在施政纲领上的差异,集中在不丹国内问题。在外交上,这些党派都展现出了希望发展对华关系的意愿。

再加上有锡金邦被吞并的前车之鉴,不丹王室与政界,其实已经在尽量摆脱印度控制,进一步在外交领域实现独立自主上,形成了一种共识。对于中国在白玉方向上的行动,不丹政界应该也能够作出足够准确的判断,不至于真的被西方智库误导。

至于说未来的中不关系到底会如何发展,现在还有待观察,但出现根本性变化的可能性相对较低,更有可能的是沿着现有路线继续前进,直到最终完成边界划分,并顺势完成建交。唯一的区别,应该就是不丹方面未来“步子大小”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