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建平 见习记者 温冲 北京报道

补齐造车之路上的最后一块拼图,蔚来将独立造车。

“从制造角度,如果我们完全由自己独立制造,制造成本会下降10%。”蔚来创始人李斌在12月5日举行的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回应收购江淮部分工厂的消息。当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告称,蔚来以31.58亿元的总价,收购了江淮汽车的两个资产包。这意味着,蔚来获得了独立造车的能力。

而在前一日的12月4日,蔚来出现在工信部“车辆生产企业信用信息管理系统”中。这被业内解读为,蔚来或已获得了独立生产的资质。接连两则消息,均证实了蔚来在造车领域或将开始“独立行走”。

认购,独立造车的蔚来已来

根据江淮汽车发布的公告,蔚来成为资产一包、资产三包受让方,交易价格分别为16.66亿元、14.92亿元,总计31.58亿元。其中,资产一包涉及乘用车公司三工厂存货、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资产三包涉及乘用车公司新桥工厂构筑物和设备。

实际上,对于蔚来收购江淮部分工厂资产一事,业内并不感到意外。今年10月19日,江淮汽车公告宣布,拟以挂牌方式转让部分资产,涉及乘用车公司三工厂存货、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房屋建筑物以及土地使用权及乘用车公司新桥工厂构筑物和设备资产,其中就包括蔚来车型的工厂。

彼时业内就猜测,蔚来或将认购江淮挂牌转让的资产,以告别“代工”模式。如今,蔚来终于将生产制造握在了自己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说收购江淮部分工厂资产,让蔚来获得了独立造车的能力,而出现在工信部“车辆生产企业信用信息管理系统”中,则透露了蔚来或已获得了独立生产的资质。

12月4日,工信部官网“车辆生产企业信用信息管理系统”中,显示企业名称为蔚来汽车科技(安徽)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秦力洪,目录序号为214,这一序号对应的正是《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企业申报车型公示详情中的目录序号。例如,中国一汽集团的目录序号为“1”,特斯拉对应的为“194”。

尽管蔚来表示:“暂时没有任何信息可以发布。”但是,蔚来智能驾驶负责人黄鑫等在内的多位公司高管于当日在互动平台上发表的“今日将见证历史、微博暂时停更”言论,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消息。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蔚来已经获得了独立生产资质。蔚来没有明确公布是低调。”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据悉,获取工信部颁发的生产资质的方式包括三种,即与有资质的车企合作代工、收购有资质的企业、自己独立申请。在造车新势力中,理想、小鹏、零跑等已经陆续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得了独立生产资质,蔚来则一直与江淮合作。

蔚来的转变很可能发生在江淮汽车挂牌之前。2022年初,工信部发布《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委托生产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新能源汽车代工模式下的委托方与受托方均需要具备生产资质才能代工生产。也就是说,即使是代工,也需要“双资质”,只有工厂有资质不再可行。

同年10月28日,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发布了《道路机动车辆生产准入许可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删除了关于“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研发设计企业借用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申请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的描述,适当提高了汽车生产准入门槛。

很显然,蔚来选择了自己独立申请生产资质。“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厂房归自己了,资质也拿到了,将来蔚来产品上再也不用贴江淮汽车尾标了。”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公告显示,本次交易将采取一次性付款方式,在交易合同生效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由受让方支付交易款。

向上,将开启一段新旅程

31.58亿元的收购费用,对于蔚来来讲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不过从长远来看,独立造车才是正道。

据统计,2018年—2022年期间,蔚来向江淮汽车支付的代工费分别约为2.23亿元、4.41亿元、5.32亿元、7.15亿元以及11.27亿元。也就是说,5年时间,蔚来已累计支付了30.38亿元的代工费用,接近此次收购费用。

“收购江淮部分资产,独立生产将对未来的财务数据有所改善。”崔东树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同时,李斌也在电话会议上透露:“从制造角度,如果我们完全由自己独立制造,制造成本会下降10%。”

蔚来财报显示,三季度,蔚来营收190.7亿元,同比增长46.6%,整车毛利率11%,同比下降,环比提升;净亏损45.6亿元,同比增长10.8%,环比亏损有所收窄,比第二季度下降了24.8%。值得一提的是,蔚来第三季度现金储备为452亿元,较上季度增加137亿元。

对于今年四季度,蔚来方面预计,其新车交付量在4.7万—4.9万辆之间,同比增长17.3%—22.3%;营收预计在160.79亿—167.01亿元之间,同比增长0.1%—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3年,伴随蔚来的不仅有鲜花,还有泥泞。在其宣布裁员之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蔚来一度被“巨亏”“濒临倒闭”等负面新闻笼罩。对此,蔚来并未给予过多的回应,而是将重心放在业务发展上,并通过一系列行动上演了一场既低调又高调的“自救”。不仅完成了对江淮汽车部分工厂资产的收购,获得独立生产资质,还在换电业务上先后与长安汽车、吉利控股签署换电业务合作协议,形成“换电联盟”,组建自己的换电“朋友圈”。李斌在电话会议上表示:“蔚来换电将进入更加稳定和可盈利的阶段。”

同时,李斌在电话会议上还透露,第二品牌阿尔卑斯品牌第一款车已完成试制,2024年高端市场会加速向纯电市场的转化。“即将举办的NIO Day上,蔚来会发布一款旗舰车型,是蔚来技术创新的真正缩影,会成为全球智能电动汽车的技术标杆。”

此外,李斌表示,目前充电桩业务基本已经盈亏平衡,也有投资者对NIO Power独立融资感兴趣,未来不排除NIO Power独立融资的可能。

截至12月6日,蔚来在全球布局换电站2200座,累计换电超3300万次;充电站3485座、充电桩20455根,接入第三方桩960000+根。同时,在销售网络上,蔚来已在152个城市拥有468家蔚来中心和蔚来空间,在217个城市拥314家服务中心和62家交付中心。

靴子落地,独立造车的蔚来将开启新的旅程。12月6日,蔚来副总裁沈斐在互动平台发布了一个写有“向上”的海报,并配文“向上 A New Journey”。

责任编辑:李延安 主编:于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