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通幸福彼岸“最后一公里”

【受访对象】 刘平来(京东快递员)

巧家多山,交通不便。

在步步惊心的鹦哥溜索上行进,把冰柜和洗衣机背上山送到村民家里,对于从事京东物流工作8年的快递员刘平来而言,再寻常不过。

鹦哥村离巧家县城有70多公里,车子不能直接开到村里,要过鹦哥溜索,然后走好长一段山路才能到达。来来回回光花在路上的时间就需要四五个小时。但是不管客户住多远,道路再艰难,刘平来和他的小伙伴都会竭尽全力送货上门。

“大江穿峡谷,绝壁挂山村。溜索随风荡,悬篮似箭奔。” 让刘平来刻骨铭心的是,每次送货他都能够体会到这首诗中所描绘的那种惊险。连接川滇两省的鹦哥溜索就横亘在他们面前。一个半包围式的溜箱被几条钢索悬挂着,缓缓行进于金沙江的上空,让人不寒而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宜昭高速白水江特大桥。

负责开溜索的张连朝老人说,鹦哥溜索于1992年由当地9户村民组织修建。由于地理位置特殊,无法修缮公路,全村2000名村民日常出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这条溜索。老人说,鹦哥溜索是金沙江上最为险峻的一座,它建在垂直的悬崖边上,它的“险”,不只是其所在的地势,还有溜箱的简陋。溜箱并不是全封闭的,四个侧面的护栏均留有缝隙。2001年夏天,有来自英、德、法三国的游客慕名鹦哥溜索的险峻,结伴来到这里参观。此后,鹦哥溜索就出现在云南广播电视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法国国家电视台的节目中,并被冠以“亚洲第一高溜”。

不大一会儿,刘平来和他的同事就把冰柜、洗衣机抬上溜箱。当他们登上溜箱后,张连朝一边提醒大家坐稳,一边冲着对讲机连吼了几声:“起得了,起得了!”对岸收到信号,溜箱便开始抖动着运转起来。

莽莽乌蒙山,壁立千仞;滔滔金江水,波翻浪涌。不到两平方米的溜箱随四根钢绳滑过距江面数百米的高空,悬空的铁框里传出的摩擦声及呼啸的风声令人心惊肉跳。同行的一个配送员因为恐高,不敢往下看,很快用衣服蒙住了眼睛。大家的脸上都写满了紧张和害怕。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溜索终于抵达对岸。这时候,大家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总算落回了肚子里。刘平来告诉我,每次乘坐溜索送货,不仅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且也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毅力。但他们知道,选择了这一行,也就意味着选择了艰辛和付出。他说,巧家县到处是悬崖绝壁,为了按时给客户送货,他们坐溜索,爬大山,在湍急的河流中划船,在悬空的钢丝绳上当“空中飞人”。

“偏远地区‘最后一公里’的物流配送一直是个大问题,溜索改桥项目的实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福音,对鹦哥村的老百姓来说,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以后出行方便了,村里的经济一定会发展起来的!”刘平来说。如今,山区群众的这种渴念和期待已经变成了现实。

据悉,整个云南省有199个溜索改桥项目,其中有44个在昭通。现在这些溜索改桥项目都已实施,两岸群众世世代代被金沙江、牛栏江、白水江、横江等江河阻隔的历史一去不复返。群众赶集、就医,孩子安全上学的问题全部解决,昭通有78个村19.16万户84.68万人从中受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月亮湾大桥。

溜索改桥项目只是农村道路改善的一个缩影。截至2023年底,昭通已累计完成新改建农村公路793公里,危桥改造18座,安防工程220公里。依托“四好农村路”建设,人员、货物在城乡间加速流动,昭通农村地区实现了“进得来、出得去、行得通、走得畅”。而今,四通八达的农村公路,已化作经济的脉络,见证着农村发展巨变,联通了百姓幸福生活。

回家的路不再遥远

【受访对象】 刘云河(退役军人)

“纵横交错全是路,不知我家在何处。大道如虹连南北,乌蒙天堑变坦途。”从部队转业到昭通工作了30年的刘云河,谈起昭通的交通变化总是感慨万端。

刘云河说,与昭通结缘,大概要追溯到28年前。那时,他还在山西忻州的一个军营里服役。因为在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散文,他收到来自全国各地数千封读者来信,在这些雪片一样的信笺中,刘云河结识了远在云南昭通的一位女教师。此后,他们相爱并走到了一起。

相爱虽然美好,但昭通当年糟糕的交通条件留给刘云河的印象并不美好。他所在的部队距昭通几千公里,坐在慢得像老牛一样的绿皮火车上,他们数次往返于祖国的南北,常常是一屁股坐下去就是三四十个小时。腿麻脚肿、腰酸背痛,就因为这糟糕的交通,给他们印象最深的就是“身心俱疲、生无可恋”。

刘云河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看女友的情景。那是一个冬天,从部队出发,过忻州、经太原、达成都,就再没有到昭通的火车了。无奈,他只能在成都逗留一晚,第二天再坐到昭通的汽车。没想到,车进入云南境内,他才明白什么叫“步步惊心”。

莽莽乌蒙山,高峰耸峙、沟壑纵横,远远望去,令人不寒而栗。汽车在绵延不断的群山中缓缓行驶着,不时还碰到迎面而来的“对头车”。因为路窄,有时候两车相会彼此要客气地“让行”才能通过。刘云河脚下的这条山路就夹在绝壁与江水之间,坐在颠来晃去的车上,于华北大平原长大的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瞬间有一种命若悬丝的感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豆沙关五尺道。

那天晚上,由于堵车,刘云河并没有按照预计的时间抵达昭通。在经过盐津县的时候,因为前方发生的一起交通事故,他乘坐的客车停在半路,过了好长时间,交通事故才得以解决。本以为可以继续前行,可谁料还没到大关县时汽车又陷入坑塘,抛锚了。司机将车修好,再次出发时才发现汽油已快耗尽,怕赶不到目的地,忙搭上过路车去附近加油站找油。此时天色渐沉,忍受着饥寒之困,乘客只好在半路上“过夜”……从盐津县到昭通老城区140多公里的路上险象环生,事后想想,这情景跟王宝强主演的《人在囧途》何其相似。刘云河说,好在自己意志坚定,不管路上遭遇什么情况,最终还是坚持到了昭通,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

世人皆知“蜀道难”,其实,那些年的昭通,不论是朝东朝西,还是向南往北,同样没有几条像样的路,不论是哪条路都会让人在百折千回中感到万般艰辛和纠结。

从昭通老城区到凌子口地段就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凛冽的风从这里灌进昭通坝子,冷酷的霜凌让经过这里的车辆寸步难行……海拔1950米的凌子口,在昭通应该算不上什么,但特殊的地势山形以及变化无常的气候,使得凌子口成了最让人头疼和痛苦的一段路程。冰天雪地里,驾乘人员都把过往凌子口视为过“鬼门关”。结了冰凌的路面生冷坚硬,稍不留神,车辆就会滑出路面,掉下悬崖陡坎。一到下雪天,远近三五成群的村民不顾天寒地冻纷纷出动,拖着沉重冰凉的铁链,租给那些“手足无措”的车辆“裹足而行”。一时间,踉踉跄跄趑趄不前的汽车、“哗哗”作响的铁链、瑟瑟发抖地追着汽车奔跑的村民,成为冰天雪地间一道独特的风景……

困厄之境,超乎想象,可也没能阻滞昭通前进的脚步。勇敢而倔强的昭通人从灵魂深处蔓延出对交通发展的渴望。通达必将繁荣,闭塞势必落后。昭通要发展,必须顺应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发展综合交通才是首选。2016年,市委、市政府高瞻远瞩,审时度势,找准制约昭通经济发展的“脉门”,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结合金沙江连通长江黄金水道贯通长江经济带交通枢纽的机遇和优势,加快推进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提出了“交通先行”战略。

面对交通的历史欠账和建设短板,全市上下群策群力,创新工作模式,不断在规划引领、标准指南、建设模式、融资工作、人才支撑等方面寻求新突破;各级党委、政府,各部门、各路建设大军如同一个个精密咬合的齿轮,组成一台台永动的机器夜以继日地不停运转,推动进度的箭头向规划时点不断前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新突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镇雄孙庙公路。李东旭摄

如今,在“交通强市”战略的引领下,昭通综合交通建设喜讯连连:都香高速公路昭通段于2023年内建成通车,大永、镇七、鲁巧、威彝、会巧高速公路正加快施工,其余G8517屏山至兴义高速公路盐津至镇雄段、G85银昆高速复线水富至麻柳湾段等高速公路正在加快推进前期工作,昭鲁大道提升改造项目启动建设,G247大关至鲁甸段、G352昭阳(北闸)至鲁甸(西门垭口)段、水富至巧家滨江美丽公路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当中……

截至目前,全市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992公里,打通11个“出滇入川进黔”大通道,昭鲁彝大“1小时交通圈”、市内“2小时交通圈”和周边城市“4小时公路交通圈”基本形成。

“两座山头声相闻,见面相逢走三天”的困境彻底成为历史。现在刘云河回河北老家坐飞机只需3个多小时,即使是到镇雄县乘坐高铁经昆明市转车也才10多个小时。遥想当年几天几夜的车程,真的是天差地别。

高铁通到家门口

【受访对象】郑鸿文(媒体工作者)

“30年前/故乡的路如羊肠/起起伏伏,弯弯绕绕/怎一个崎岖了得/年复一年/父辈们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和孩子们读书/不知磨破了多少解放鞋/背烂了多少背篼/那时/我背着一百多斤生烟叶/和东山垭口的太阳/从火石地到香树坝坝/下一坡来爬一坡/汗流浃背,两股战战……”这是威信县融媒体中心记者郑鸿文笔下的故乡路。

谁会想到呢?2019年12月26日,当时境内连一条高速路都没有的威信县,连火车都不通的威信县,高铁竟然直接通到了家门口!当天,成贵高铁全线正式通车,6时58分,C6401次动车从成都东站发出!8时30分,C6008次动车从贵阳北站出发!成贵高铁全线开通运营,威信正式迈进高铁时代。兴奋写在一张张朴实的脸上,为庆祝这历史性一刻的到来,威信的苗族、彝族同胞载歌载舞,难掩内心的自豪和激动。成贵铁路全长632公里,起于成都,经乐山、宜宾、兴文、威信等地,最后到达贵阳,被称为“世界第一条山区高速铁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成贵铁路。

成贵高铁的开通,大大缩短了威信前往贵州、成都的时间,其中,威信至贵阳只需1个多小时,威信至成都只需2个多小时。以往威信到宜宾,坐长途班车得颠簸五六个小时,如今坐高铁只需40分钟。

一句“乌蒙磅礴走泥丸”彰显了交通的艰难,一朝“誓让天堑变通途”的高铁把“闭塞”碾压为历史。

极目乌蒙大地,在建铁路天天被刷新:叙毕铁路将于2023年内建成投运,渝昆高铁昭通境内已全面开工,扶贫铁路专用线一阶段工程(货一、货二线)已开通运营,货三、货四线工程正在施工中;内昆铁路昭通经六盘水至宣威段提速改造工程、攀昭毕铁路、东巧铁路、昭六铁路、宜西攀铁路等项目正加紧推进前期工作。截至目前,全市铁路运营里程达317公里,其中高铁运营里程为79.3公里,实现昭阳、盐津、大关、镇雄、彝良、威信、水富7个县(市、区)通铁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水富港全景。曾光祥 摄

与此同时,昭通水运和航运也是捷报频传:拥有465公里深水航道,境内金沙江航道通航条件得到了巨大改善,水富港从年吞吐能力仅为64万吨的小港口跃升为千万吨级的枢纽港口。昭通机场迁建项目合用部分施工已完成形象进度的50.87%;永善民用运输机场选址报告及气象观测报告已报中国民用航空局;镇雄、盐津通用机场正开展场址报审。目前,昭通在运行航线8条,基本架起了与京津冀、珠三角、长三角、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空中走廊”……

大道如虹,车船滚滚;通江达海,银鹰腾空。昭通行而不辍,昭通未来可期!

来源/昭通市交通运输局 昭通日报 记者 刘建忠

监制/ 胡华玉 编审/保进 校对/张若涵 编辑/严家佳

投稿/822996965@qq.com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警告:即日起,“ 微昭通 ”微信公众号(wei-zhaotong)所推发图文信息,未经许可,严禁任何媒体平台、自媒体账号等以任何形式自“微昭通”转载推送,一经发现,严肃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