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居住,或者对美国有一些了解人,都应该不难感觉到,这几年美国确实是越来越乱。朝堂上就不说了,社会层面,秩序也是肉眼可见的衰败——黑命贵、零元购、LGBT、毒品合法化再加上祖传的大街流浪汉等,还有最新的反犹,总之混乱可以说是日甚一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种现象,你说要是发生在亚非拉,那倒没什么奇怪的。但毕竟这是美国啊——世界霸主、全球唯一超级大国,西式民主灯塔,这样的国家,居然社会治理搞成这个样子,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当然,我们可以从经济基础层面来解释——毕竟美帝盛极而衰的趋势已经很明显,利益稀薄了,肉不够分,出现些乱子似乎也不足为奇。

但这并不是全部原因。确实,美国的经济运行是出现了严重问题。但再怎么严重,它还是全球第一大国。所谓的创造财富、攫取利益变困难,只是相对于它过去,但横向对比,人均七万美刀的GDP,20万亿+的年GDP,依然是傲视全球的存在。

说白了,破船也有三斤钉,何况美国还不是破船,最多就是宝船底部开始漏水而已——这个发展下去当然会很严重,甚至会下沉。但至少在下沉之前,宝船的财富还是安全的。何况这世界上比美国富的国家几乎没有(有那么几个小的,也只是美国豢养的乳猪,想杀随时可以杀),这么多国家,就着自己家那几袋米过紧日子,也没见多少乱成这个样子的。怎么到了美国这个头号财主那,社会治理这么基础性的工作就搞不定了呢?

其实,并不是美国真搞不定。就像街头流浪汉这个美国城市多少年的痼疾,似乎谁都没什么办法。结果APEC峰会一来,加州州长纽森一声令下,旧金山的流浪汉一夜之间就被清理干净,街头也焕然一新。

所以,美国真想搞的话,是搞得定的。之所以说搞不定,那其实是美国不想搞。

为什么不想搞?很多人扯什么人权。说这话的,只能说是脑子被洗成浆糊了——流浪汉、瘾君子。底层黑人甚至中国润人这些,他们在美国精英眼里真的算人吗?人都不算,谈个毛线的人权?所以这事儿跟人权啥的根本就没关系。之所以美国这几年社会矛盾激化,底层秩序瓦解,群体对立、冲突愈演愈烈,某种意义上,并不是美国政府无能为力,而很有可能是蓄意为之——换句话说,社会层面的这些乱象,很大程度是精英们故意纵容得。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精英们要纵容甚至制造大众层面的混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答案很简单:避免爆发阶级革命!

我们都知道,随着美国经济金融化,贫富差距越来越悬殊。而这种差距拉大的背景,就是经济金融化导致制造业外流、产业空心化。

金融化虽然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让他得以低成本的收个全球财富,但代价就是制造业外迁破产——而后者才是解决大众就业的主力。

金融化的好处被资本——尤其是犹太金融资本吞了,大量民众却因此失去了维持中产阶级的体面收入,逐渐沦落为下流,社会财富两极化的趋势之下,民众的不满情绪自然越来越大。时至今日,美国贫富差距之悬殊,已经超过了1929大萧条前,而且还在不断扩大。

这就有了占领华尔街,有了特朗普上台,有了火烧国会山——这些标志性事件背后,都是阶级矛盾激化的表现。

那,怎么办呢?办法之一是财富再分配,想办法把富人的钱分一些出来给穷人。但这明显是不可能的——谁愿意把自己吃进去的肉吐出来。特朗普还算不上改革家呢,只是操弄民粹上台,打着个改革名头攫取政治利益,就这样都被民主共和两党的建制派抱团针对打压,这就已经表明了既得利益者的态度——财富再分配,没门!

另一个办法就是生产力革命——创造更多的增量,这样虽然富人更富,但至少穷鬼们也可以跟着多喝口汤。

这个在过去几十年屡试不爽。但现在第三次科技革命红利已尽,四科遥遥无期,所以增量也没了。

最后一个办法,就是对外掠夺——挖别人的肉,来补自家的疮。只要挖的够多,也可以分给屌丝们一点残羹冷炙,让他们欢欣鼓舞。

这个办法在过去几十年也反复使用,但现在也越来越难——一方面是大家被抢的多了,有了经验,所以都有防备。另一方面,外面可供收割的财富越来越多的集中到中国手里,这个国家块头太大,又软硬不吃,美国实在啃不动。

几个常规的解决办法,美国现在都不想走——或者走不通。但贫富差距背后的阶级矛盾又愈演愈烈,一直视而不见的话最后的结果就会是阶级革命。所以既得利益集团——尤其是犹太金融资本,以及他们支持的民主党建制派,就必须要给出个一个应对的法子,不然真搞下去,这帮无产阶级总有一天要举着红旗、唱着国际歌来革这些资本家的老命。

那既得利益群体的应对法子是什么呢?七个字——发动群众斗群众。

这其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想从根子上搞定这帮愤怒民众,那就必须给他们利益。但前面我们已经说了,美国已经搞不到那么多钱,然后构建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者们又不愿意割肉。既然不愿意或者不能拿利益收买,那通常的办法,就只能是忽悠——比如人权、民主、自由等,以及舆论控制,灯塔光环之类,对民众在精神催眠,让他们自我陶醉和满足。

但忽悠也是有极限的。毕竟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物质少一点可以靠意识层面的忽悠来弥补,少的太多,那就忽悠不住了——现在美国就是这么个情况。

既然忽悠不起作用了,那就得用别的办法。

办法就是对大众分化瓦解,。根据大众群体的不同特征,设置各种各样的议题,并推动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让大众围绕这些议题,彼此间陷入各种冲突对立,互相敌视、仇恨甚至对抗。总而言之,就是对大众进行撕裂、切割,尽量的使他们原子化、碎片化。

当大众的注意力集中到各种乱七八糟的观点分歧和立场纠纷,形成各个意见相左甚至冲突的群体,这样不仅可以弱化他们对阶级矛盾的关注,更可以让被统治阶级分裂内斗,无法形成凝聚力。

民众斗的越欢,内耗越重,不同群体间的仇恨值越满,他们就越无法构建共产主义的共同信仰,更无法组建共产党这样的无产阶级政党。只要他们不在阶级革命、阶级斗争的号召下形成凝聚力,整合为一体跟资产阶级当权派开干,凌驾于无产阶级大众之上的资产阶级统治集团,就可以继续苟安。

这就是美国底层社会越来越乱的逻辑。尤其是民主党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对拼命鼓噪黑命贵、对零元购大开绿灯,吸毒合法化、LGBT更是无底线泛滥。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并不是拜登年老昏聩,也不是民主党建制派脑子进水,恰恰相反,他们清醒的很——他们清楚的知道美国现在贫富差距过大,改革甚至革命风险越来越高。

但知道是一回事,解决又是另一回事。由于民主党建制派拿不出利益来摆平越来越愤怒的大众——甚至,作为犹太金融资本在政坛的代言人,民主党建制派还要尽力维护金主的利益,所以他们连小小的改革都不敢。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扮演裱糊匠的角色,通过把水搅浑,通过政策导向,纵容甚至鼓励大众堕落甚至互害,以防止他们被特朗普的右翼民粹拉拢,甚至左翼的红色意识形态吸收,进而来革建制派以及金融既得利益集团的命!

这是从美国内部情况来说的。而在外部。鉴于中国已被美国朝野视为最强竞争对手,同时击垮中国,掠夺其财富,重塑美帝在全球的维权,又是摆平美国内部危机的重要途径之一,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必须要跟中国一路斗下去。

但跟中国斗,也会给美国内部带来一个很严重的隐患。毕竟前面我们说了,美国贫富差距过于悬殊,阶级矛盾已经十分尖锐,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下去,内部爆发阶级革命的风险是很高的。尤其是中美竞争——乃至于中美对抗,本质上是中美互相拼消耗。美国内部已经这样了,如果消耗再不断增加,那阶级革命的风险就会越来越大。

这对拜登来说就是很大的隐患——中美对抗这么一路搞下去,很可能中国还没被逼出颜色革命,美国自己就因为损耗过巨而闹出阶级革命!

而且,这种外部拼消耗引发的内部阶级革命,还因为对抗的对象是中国,而可能性倍增。

为什么这么说?原因很简单。既然是阶级革命,那自然是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而放眼全球,谁是社会主义世界的老大?谁现在掌握着共产主义这套意识形态的最高释经权?

当然是中国!就像美国是资本主义的灯塔一样,不管中国自己承不承认,实力决定了,它就是当代全球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灯塔。

当然,中国现在不玩输出革命了,也在对外交往中尽量淡化意识形态——形象点说,中国有意把自家灯塔用布给遮住,避免光芒射出自家国门。

但遮住不代表熄灭。中国能用布遮,也能把布扯下来——至于扯不扯,决定权掌握在中国自己手中。

这就给美国,尤其是拜登政府的对华博弈形成一种威慑。你要是真把老子逼急了,非要搞新冷战什么的,老子也可以重组共产国际,重启国际共运——以中国在当下的实力,只要它站出来,就是全球共产主义体系无可争议的领袖。

这对当下的美国来说,是很可怕的——冷战初期,社会主义国家玩输出革命,就对西方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当然,后来美国用麦卡锡主义把这股东风西渐给挡住了。但麦卡锡主义之所以能起作用,关键不在于这套意识形态本身,而在于美国本身实力强大,又引领了第三次科技革命,主导了经济全球化。经济基础的跨越和财富的源源不断增长,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创造出了大量中产阶级,成功的争取到了民心——大家对生活满意,日子越来越有奔头,那当然没人有兴趣去提着脑袋搞阶级革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现在不是当年那个情况了。美国盛极而衰,贫富差距超越历史极值,大众处境越来越艰难——而且从趋势来看未来大概率还会继续下流化。这种环境下,美国已经没有70年前搞麦卡锡主义的经济基础。这时候再跟中国pk——强度弱了没有效果,太狠了,万一逼得中国重拾意识形态武器,对美国疯狂输出革命,以美国现在的内部状况,那可真就是干柴遇烈火,最后真不知道会搞成什么结果!

这就是美国精英不会明说,但暗中非常担心的一点。

而相较于特朗普这帮民粹,民主党建制派政府尤其担心。特朗普这帮人本质上走的是极右的路子,说的具体点就是极端国家民族主义,形象点的话,就是新纳粹的路数——虽然特朗普远没有当年希特勒玩的那么野,但大方向上是差不多的。

抛开正邪不论,极端国家民族主义,确实也是可以构建国民认同,对抗共产主义冲击的路子。虽然美国也有种族太杂,认同太乱等制约,但历史上确实也有纳粹一把干翻德共的成功先例。所以如果是特朗普这帮民粹,那他们可能还有路可走。

但民主党建制派就不行了。他们跟犹太资本绑定太深,跟全球化绑定太深,玩的是金融帝国收割全球的模式。这套模式天然不适用于极端国家民族主义——这不光是犹太资本不可能答应的问题,最关键的在于,你搞极端国家民族主义,以国别划壁垒,那全球化模式下的金融收割就不可能玩的下去了。

所以,拜登政府面对国内巨大的阶级革命潜在威胁时,他们采取办法就只能是想对大众分化瓦解,不让他们团结起来——尤其是不能在阶级革命、打土豪分田地这个关键议题上达成共识。这种做法,虽然不解决根本问题——甚至可以说是逃避,但好处就是,它可以在对华博弈的同时,把可能存在的中国意识形态冲击对内部的影响降到最低——毕竟真让国内把阶级斗争的势头闹起来,中国见有机可乘,扛起国际共运的大旗来一把定向输出革命,天晓得美国内部会不会后院起火,来个国际共产主义大串联?

内防阶级革命,外防国际共运,这是美帝衰落大背景下,美国当权政府的两件头等大事。而在国运无法迅速重振——甚至还在持续衰落的大背景下,要同时完成这两项任务,要么搞新纳粹,把民众团结在极端国家民族主义大旗下,对抗国产主义;要么就是把民众搞成一盘散沙,让他们陷入各种彼此间的低级争端和内讧,避免他们被共产主义收编,避免他们对阶级革命达成共识。特朗普的政治出身,决定了它可以操弄民粹玩极右;民主党建制派,和他们背后的犹太金融资本、全球化资本玩不了极右,所以只好发动群众斗群众,苦一苦美国百姓了——反正社会再乱也只是大众自己遭殃,只要体制不受冲击,他们这帮精英的利益,就不会受到影响。

以上,就是美国社会这几年越来越混乱的根本原因!

那么,这又牵扯出一个问题:这种搞法,能持续多久?毕竟越来越乱,总有一天也会乱到临界点,到时候还不是照样会爆发阶级革命!既然如此,中国作为当代红色意识形态的灯塔,是不是可以对此加以利用,反击美国对我们的霸凌?

理论上确实可以,实际操作中,我们也确实可以对此加以利用。但这个利用,至少在现阶段——在新冷战到来之前,并不是大家想的输出革命重启国际共运,而是利用这种潜在内部威慑,尽量促成与美国的缓和,给自己争取更多的发展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