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军实行军衔制度时,一些干部对自己的军衔评定不满,毛主席开玩笑地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授衔时。”然而,大多数将领对军衔并不在意,他们更注重自己的德才和战功。“德才”二字,评价一个人最重要。军衔高低不能说明问题,当年许多名将不计较级别,只求尽心国家。孔庆德将军就是这样一位谦逊的人。1955年大授衔,他喜获中将军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军名将如云,孔庆德的名字并不为人熟知,不过既然能评上中将,其资历和德、才都是叫得响的。孔将军出生在孔子故里山东曲阜的贫农家庭,是孔氏第73代后裔“庆”字辈,因此父亲给他取名孔庆德。因为家里穷,孔庆德儿时没有条件上学,参加革命后才有了学习文化的机会。

早年孔庆德参加了国民党部队,在安徽六安陈调元部46师272团2营当过班长,后来这个营起义,加入了鄂豫皖红军队伍。孔庆德起初担任通信员,四五年间便做到红4军36团团长。1936年红军到达甘南,孔庆德被任命为红4军独立师师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西安事变后,红军组织兵力南下支援西北军抗日,孔庆德又成了南下的教导团团长。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八路军成立时进行了缩编,所有指挥员都降级使用,红4军改编为129师下辖的385旅,第10师改编为769团,原师长陈锡联当团长,孔庆德是该团1营营长。

军队招待所,通常是为来访的高级官员或特定人员准备的。在这里,每位来访者都应受到最好的接待,因为这不仅是对其尊重,也体现了军队的组织纪律和礼仪。然而,在1958年的那天,部队招待所的大门前,却上演了一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戏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天,一个身穿士兵军服的男子走到招待所的前台,他表示希望能找个地方休息。看上去,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可能是完成了某次任务,需要在此暂时留宿。然而,前台接待员出于规矩和程序,询问了他的名字和任务内容,以核实他的身份和留宿的资格。

士兵答复,他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息。但由于他没有提供更多的具体信息,加上当时部队招待所内正好有其他高级军官在内,接待员认为不能随意让一个不明身份的士兵入住。心中暗忖:“如果这位士兵进入招待所造成了任何不便,我这个接待员是要负责任的。”

不久,场面变得更加尴尬。其他在场的军官和士兵开始围观,私下议论这个“士兵”为何如此坚持要留宿。有的人表示理解,觉得他可能真的很累;有的人则认为他不应该在这里,因为这是专为高级军官设置的招待所。

就在气氛越发紧张之际,一个年长的军官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前台,又看了看那位“士兵”,眼神中流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他快速地走到那位士兵面前,恭敬地打了个军礼,并低声说:“孔中将,您为何不告诉他们您的身份?”原来,这位被误认为普通士兵的人,正是孔庆德中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整个招待所顿时陷入了震惊和歉意之中。那位接待员满脸通红,深感羞愧,连声道歉,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孔中将会来。而孔中将却微笑着摆手,示意不必如此。他说:“我只是想体验一下作为普通士兵的感觉,看看我们的部队在对待普通士兵方面是否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此事发生后,招待所的失误也引发了广大官兵的深深反思。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军衔和荣誉?是不是应该更加珍视每一个穿军服的人,不论他是将领还是士兵?

孔庆德的淳朴和坦率,让我们深深地被他所打动。希望他的故事,能够给每一个读者带来深深的思考,也希望我们都能够真正地尊重每一个为国家付出的英雄。孔庆德中将,一个值得我们敬重和学习的英雄,他的故事,是一个永远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