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瑞典出差,当地的同事说在首都斯德哥尔摩有一个中医馆很出名。我和好朋友拉脱维亚人安德烈斯就决定去看看。瑞典人根茨带路,来到中医馆门前一看,我就笑了起来。这就是在中国非常出名的同仁堂药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进门一看,面积挺大,有很多中药和中成药。里面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医生,身体结实感觉像健身运动员。和医生聊了一下,他说这个中医馆已经开了好几年了,以前都是华人多,现在本地人也开始多了起来。我问他,在瑞典开中医馆最难是是什么?他说最难的就是中药问题,因为出口欧洲需要欧盟认证,时间长,而且标准严格,对农药 化学物质和重金属的残留非常苛刻。

安德烈斯让我问下脉诊多少钱?中医说免费。他们俩都想感受一下,医生也愉快的答应了。脉诊后医生说安德烈斯肺有些寒,不用吃药回家后喝生姜水。而根茨的肾有问题具体在生殖方面。跟茨眼睛瞪大,说真是不可思议。

然后他们两个人都拿出来20欧元给医生,说这不是小费,是对医生的感谢和认可。医生就笑纳了。出门之后,根茨悄悄对安德烈斯说,他检查过有不育症。这次看病的经历,让安德烈斯对中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