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1月6日,陈老总离开人世,享年71岁。1月10日,原本不打算参加陈老总追悼会的毛主席,突然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调车,我要去参加陈老总的追悼会!”说完,他缓缓起身出门,衣服也没换;工作人员见状,立即找来大衣,给只穿一件睡衣出门的毛主席披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由于毛主席的突然参加,追悼会规格陡然上升,负责追悼会的八宝山那边,顿时紧张起来,犹如背上千斤重担。那时八宝山的礼堂刚完成改造,空荡荡的,到处是沙子、灰尘。外面的墓区,也因那些年轻人的“揪死人、斗死人”,弄得满目疮痍、异常荒凉。

紧赶慢赶,到1月10日下午,礼堂里终于可以恒温在20℃-22℃:各个门口挂上棉门帘,几个大炉子和数十节烟囱摆上。

来参加追悼会的人,超乎寻常的多。能有这么多人认可陈老总,来参加陈老总的追悼会,这让陈老总的妻子张茜稍感慰籍,但是一件事的发生,令她的内心再度蒙上一层阴霾。

一辆轿车在礼堂门口停下,“大名鼎鼎”的江青从车上下来。她一进门就找起了茬,揉搓着双手,一副很冷、怕冷的样子,问:“这屋里怎么有点冷,温度够吗?”陪在一旁的治丧委的工作人员,连忙解释:“屋里温度都是按要求的22℃,周总理刚刚检查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江青闻言,无话可说,便在沙发上坐下,又问道:“今天毛主席也会来参加追悼会,各项工作一定不能出问题,出了问题我要找你算账。”治丧委的工作人员恭敬地回道:“请您放心,我们都检查过了的,周总理又去检查了。”

江青听治丧委的人动不动把周总理抬出来,生怕自己不满意、找他们麻烦的样子,她认为这是在针对自己,脸色大变,声音也有些尖锐地说:“别老总理总理,我问的是你,你们的工作干嘛老让总理操心?”

治丧委的人看江青这样,也不知道接什么话好,索性不说了,就问:“还有什么指示吗?”江青气呼呼,像挥苍蝇一样挥手:“没了,干你们的去吧。”看了会窗外的飞雪,江青便喊来自己的服务员小薛,叫她问一下卫生间在哪,自己要去一趟。

没一会,治丧委的人又来了,说礼堂没有卫生间。话还没说完,江青就大发雷霆起来:“什么?没卫生间怎么行。等会毛主席来了怎么办,我看你是不想好好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治丧委的人站在那一动不动,像个木头人,也不敢开口说话:关于礼堂没厕所的原因有很多,但他不敢说,他知道说了只会起火上浇油的作用。恰好在这时,周总理检查完回来了;周总理在屋外就听到江青在里面大发脾气,进门前就简单询问了下守门口的工作人员怎么回事。

周总理进门后,佯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问江青什么时候到的。江青点了点头,没说话。周总理便问她出什么事了。江青瞬间爆发了,添油加醋地说起礼堂没厕所的事。

周总理笑着给江青解释起厕所的事,并给出解决办法:去外面的临时厕所上,或者坐车去别的地方上。江青还是不满意,不愿意坐车去上厕所,觉得这样给人留话把;也不想去门外上,觉得太简陋、太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周总理忍无可忍,便带着火气搬出毛主席来,要江青不要纠缠这种小事,说过去陕北的条件还不如这。说完,见江青默不作声,周总理就冲治丧委的人说:“你安排几个人带路。”又对江青说:“路上小心。”对不讲理的人,讲再多理都没用,不如强硬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