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阅读史源历史专栏第4581期。粟裕是解放军开国大将之首,以出众的军事谋略和战功战绩著称,五十年代他曾出任全军总参谋长,在军民之中极有威信。尽管从1958年开始,粟裕因故蛰伏多年,很少直接参与一线军事指挥,但1979年中央决定发动对越反击战前,还是非常尊重粟裕大将,多次向他征询意见建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出人意料的是,年轻时一向果决坚定的粟裕,却表示“此战不打为好”。难道是因为太久没有带兵打仗,导致将军失去了锐气?粟裕认为,外战事关国运,战则必胜。越南统一后军力和区域野心大大加强,自诩“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但在硬实力方面,占据规模优势的解放军,仍然在越军之上。粟裕真正顾虑的,不是眼前的敌人越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南线出击,隐忧却在北方。由于中苏交恶多年,我国在六七十年代大修防御工事、发展民兵组织,为的就是抵御苏联可能发起的入侵行动。粟裕当然清楚79年反击战的目的,是为了争取好的国际环境、推动改革开放。对于国家政策,将军内心是非常支持的。他反对出境作战,是担心国内兵力空虚,导致北方的苏军趁虚而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粟裕可谓老成谋国,对于他的顾虑小平同志十分重视。当时中央形成了两种意见,徐向前、叶剑英等老帅跟粟裕看法相似,所以是否发起反击战,一时之间难有定论。关键时刻,以经济才能见长的元老陈云,却罕见展示了他的军事战略眼光。陈云提出:为防止苏联干预,我们应发动快速而有限的反击战,即“惩戒性战争”,达成目的便迅速主动撤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终小平同志采纳了陈云的思路,“速战速决”成为79年反击战的主旨。粟裕曾经反对出兵,但当中央下了决心之后,他义无反顾地表示支持。在整个反击战过程中,粟裕和徐向前两位“战神”级军事家,一直在北京总部运筹帷幄,向前线提出作战分析和有效建议,很好地指导了这场战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值得一提的是,当不少干部日益担心苏联出兵,提出尽快从越南撤军时,粟裕却异常坚定地表示:既然已经开战,至少要打到谅山,不然就达不成“惩戒性战争”的目的。果然,在粟裕等人的坚持下,我军顺利攻克了谅山,反击战局势明朗。1979年3月16日,参战部队全数撤离,整个进程耗时不到一个月,并且实现了战略目标。粟裕的态度是非常有道理的:谅山是越军最重要的防线,只要我军攻克这里,其首都河内便无险可守,意味着胜负已分、高下立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粟裕认为,只有打下谅山,才能在实质上和心理上打服越南当局,不然“惩戒性战争”就成了自说自话,无法真正赢得安定的外部环境。虽然粟裕是最早提出苏联可能武装干预的我军高级将领,但战争决策已经做出,就要坚定果决而非瞻前顾后。经过多年沉淀,解放战争中那个令反动派军队闻风丧胆的“战神”,并没有什么变化,他的谋略和决策依然令人胆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