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家住河南郑州的胡亚禄刚到供电所上班,就被安排去村里一户董姓人家收电费,同事告诉他,董莉萍从外地搬来到如今,半年光景没交过一毛钱电费,胡亚禄偏偏不信这个邪,说要是收不回来就睡在她家。
他气势汹汹来到董莉萍家里,透过门缝,看到董莉萍正在洗衣服,胡亚禄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董莉萍瞥了一眼,知道是收电费,说是手头钱不够,让胡亚禄改天再来。
胡亚禄告诉她,今天必须收到钱,要不然就不走了,话音刚落,就准备宽衣解带,董莉萍见状吓得连忙后退几步,说是洗完了衣服就去信用社取钱。
胡亚禄:“那行,我等着!”他躺在台阶上,看着见董莉萍洗衣服慢慢腾腾,指着台阶上的洗衣机说:“有洗衣机不用,非要用手洗,你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董莉萍:“前几天弄坏了!胡亚禄不相信,起身走到跟前一看,果然盖子是破的,胡亚禄掏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包,开始修洗衣机。
突然发现水管堵塞,就在他用铁丝掏水管杂物时,捡到个金戒指,胡亚禄用衣角擦了擦,发现上面刻着两个人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趁董莉萍不注意,赶紧装进裤兜,没一会功夫,胡亚禄就修好了,董莉萍将衣服全部倒进洗衣机后就去了信用社。
胡亚禄这才拿出来仔细看了看,只见金戒指上的人头像是外国人,周围用圆球环绕,胡亚禄放在嘴角轻轻一咬,出现了明显的牙印。
胡亚禄顿时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收个电费还能捡到金戒指,就在胡亚禄盘算着怎么处理金戒指时,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胡亚禄进屋刚拿起电话,就听到电话那头,“妈,我明早到家!记得接我!”胡亚禄:“你妈去取钱了!我是收电费的!”
女孩:“那麻烦你跟我妈说一声!”胡亚禄挂了电话,低头看到桌子上一张全家福里有个漂亮女孩,原来是董莉萍的女儿。
胡亚禄刚要拿出来欣赏,董莉萍就回来了,拿到电费的胡亚禄一刻都不想逗留就回了家,将金戒指送给了母亲。
母亲知道胡亚禄是去收电费,以为是用公款买的,让胡亚禄退掉,胡亚禄说是捡回来的,不料,母亲让还回去。
胡亚禄嘴上答应着还给失主,可心想盘算着的是要卖掉,次日中午,胡亚禄来到城里找了家金店,站在门口有些犹豫,他担心董莉萍知道了会找自己麻烦。
就在胡亚禄在金店门口徘徊时,突然,被人拍了一巴掌,他扭头一看是董莉萍,跟前站着个女孩,胡亚禄一看就知道是董莉萍女儿。
董莉萍:“你昨天接了我女儿的电话,为什么不告诉我?”胡亚禄一拍脑门,“我忘了”女孩:“原来是你接的电话呀!你的声音可比电话里好听多了!”
女孩叫冯洁,正在上大四,放暑假后刚回到家陪董莉萍逛街,胡亚禄一听冯洁这么夸他,顿时羞红了脸。
董莉萍:“你在这里干嘛?”胡亚禄眼神闪烁,看了一眼金店隔壁的服装店,谎称来给母亲买衣服。
冯洁:“我刚给我妈买了一件!那你去吧!”母女俩走后,胡亚禄盯着冯洁远去的背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看了看手里的金戒指,当即改变了主意,打算还给董莉萍。
傍晚时,胡亚禄来到董莉萍家,冯洁很礼貌地倒了杯热水后就回屋了,胡亚禄拿出金戒指递给董莉萍,说是昨天修洗衣机时捡到的。
没想到,董莉萍看了一眼,猛地站起身说道:“这不是我的!送给你了!你赶紧拿走!”胡亚禄以为听错了,吃惊地盯着着董莉萍说:“这真是我从水管里抠出来的!”
不料,董莉萍捂住胡亚禄的嘴巴,看了看女儿的房间门,将金戒指塞到胡亚禄口袋,将其赶出家门。
胡亚禄站在门口百思不得其解,这分明是她的金戒指,为什么不承认,这怎么回事?不会是假的吧!胡亚禄仔细看了看有些怀疑,他赶紧拿着金戒指来到金店鉴定。
不料,老板不但是有金店,而且还开着古董店,他看后确认无疑是纯金的,重5.24克,直径25毫米,金戒指上刻着的的人物是夫妻俩,表明了两人是虔诚的基督徒,而且还是拜占庭的戒指。
老板问胡亚禄卖不卖,他可以出高价,胡亚禄觉得既然是真的,而且还是国外的戒指,董莉萍为什么不承认,而且还显得慌慌张张,难道金戒指的主人另有其人?
老板见胡亚禄没反应,又问道:“你是不是嫌低?我可以给你十万!你卖不卖倒是吭一声啊!”胡亚禄这才回过神,看了一眼老板说:“卖个锤子!”就出了店门。
胡亚禄站在马路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董莉萍要是不承认,总不能交到派出所去吧,万一她反咬一口说是偷得,那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
愣了一会后,胡亚禄打算单独找冯洁问问清楚,他刚转身准备去她,就看到冯洁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吓了胡亚禄一跳,你怎么在这里?
冯洁:“衣服买大了我来换!你怎么了?跟见到鬼似的,我有那么可怕嘛?”胡亚禄拿出金戒指问冯洁认不认识?
冯洁看了一眼说是不知道,胡亚禄:“这是我从你家洗衣机里面捡到的!”冯洁:“那肯定是我妈的,你还给她不就是了!”
胡亚禄:“我问过你妈,她说不是她的,还把我轰了出来!”冯洁有些不相信,要真是我妈的金戒指,她没有理由不要啊!
胡亚禄:“就算不是她的,也不至于把我轰出来吧!”冯洁让胡亚禄跟着自己,去家里问董莉萍,两人来到门口,胡亚禄不敢进去,冯洁进屋问母亲怎么回事?
胡亚禄刚点了一根烟,蹲在墙角,就听到董莉萍大声呵斥冯洁,“谁让你和他鬼混的?”吓得胡亚禄猛地站起身,赶紧掐灭了烟,只见董莉萍扛着耙子冲出大门朝着自己跑了过来。
胡亚禄来不及多想,拔腿就跑,回到家的他惊魂未定,冷静片刻后,胡亚禄有些不放心冯洁,想打个电话问问,到底啥情况,可他不知道号码。
于是,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胡亚禄来到冯洁家,打算偷偷叫她出来,把金戒指还给冯洁算了,自己再也不想多管闲事。
胡亚禄将金戒指还给冯洁后要回家,就在这时,他又看到董莉萍朝自己走来,胡亚禄指了指后面,你妈来了!冯洁扭头一看,只见董莉萍怒气冲冲走了过来。
冯洁刚要让他跑,当转过头时胡亚禄已经不见了,突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传来,冯洁转头一看,董莉萍被撞倒在地,冯洁赶紧冲过去,抱着董莉萍的头,顿时一股热流,冯洁一看,手上全是血。
冯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顿时感觉天都要塌了,这时,胡亚禄也冲了过来,赶紧将其送到医院,可惜伤的太重,医生也无力回天,两人守在董莉萍跟前。
弥留之际,董莉萍告诉冯洁,自己不是她的亲生母亲,给了个地址,还让冯洁拿着金戒指去找一个中年男子,这让冯洁简直难以接受,董莉萍去世后,胡亚禄担心冯洁接受不了,一直陪伴在左右。
他和冯洁找到中年男子,男子见到冯洁的一刻,显的很吃惊,冯洁将金戒指递给男子,男子看后说:“她人呢?”
冯洁:“已经去世了!”随后,几人来到董莉萍墓前祭拜,原来男子叫冯伟华,是冯洁的亲生父亲,而董莉萍是他家以前的保姆,十几年前,因为冯伟华酒后侵犯了董莉萍,董莉萍要让冯伟华娶自己。
冯伟华自然是不愿意,给了她一笔钱,可董莉萍却不乐意,为了报复冯伟华,抱走了他不到一岁的女儿冯洁,由于冯伟华是上门女婿,又继承了老丈人的家业,为了不被别人知道,一直在秘密寻找冯洁。
就在不久前,冯伟华查到董莉萍的住处后,不由自主进到院子里,看到洗衣机上有个女儿周岁时曾经带过的银锁子。
两人十几年没见,可董莉萍一眼就认出了冯伟华手上的金戒指,两人起了争执,拉扯中,冯伟华被董莉萍推了一把,冯伟华扶住了洗衣机,不料洗衣机盖子破了,手上的金戒指遗落在洗衣机里面。
冯伟华还没来得及捡,就被随后赶到的邻居轰了出去,冯伟华不想把事情闹大,只好离开,没想到,被收电费的胡亚禄捡到。
当胡亚禄拿着金戒指去归还时,董莉萍才显得无比慌张,为了不被冯洁知道,不但不承认,还要送给胡亚禄。
分别了十多年的父女俩终于见面,胡亚禄也为自己当初没有卖掉金戒指而感到庆幸,要不然,冯洁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生父。
冯伟华为了感谢胡亚禄,给了一张百万支票,可胡亚禄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和他平日里爱财如命的风格严重不符。
冯伟华:“钱你不要,那你要什么?”胡亚禄看了一眼冯洁,她害羞的低下了头,冯伟华见状说:“只要她愿意,我就没意见!”
冯洁走到胡亚禄跟前牵起了手,冯伟华:“这个金戒指是我带着女儿去旅游是买的,现在把它送给你!”几天后,两人结婚,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