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王室与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夫妇之间正在进行的传奇故事中,战线已经明确划定。随着每一次新的炮击越过船头,那些坐在场边的人被迫决定他们真正的忠诚在哪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一切中,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一直保持着一种奇怪的沉默——既不证实也不否认以他们的名义对皇家基金会提出的越来越奇怪的指控。然而,据王室评论员莎拉·瓦因(Sarah Vine)称,他们拒绝否认这些报道,相当于默认了这些故事的编造。

在《每日邮报》最近的一篇文章中,维因把矛头对准了记者奥米德·斯考比,后者的新书《终局之战》揭露了一切,重新点燃了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与现存王室之间的敌意。斯考比莎拉·瓦因描述为他们的“非官方喉舌”,他毫不留情地批评几乎每一位高级王室成员,从质疑凯特·米德尔顿的工作量到轻蔑地称她为“凯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种琐碎的诽谤通常会被认为是一个寻求关注的记者的作品,他不顾一切地想要推动他那本讨人喜欢的书的销售。但由于他的拍摄对象哈里和梅根的明显沉默,斯考比的指控显得合情合理。

“他们的沉默实际上是对斯考比作为他们‘非官方喉舌’地位的认可。”瓦因写道,“而且,延伸开来,是对他所有琐碎、恶毒和恶意指控的认可。”除非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公开反对斯考比的人格诋毁,否则他对事件的描述将可悲地被接受为他们王室退出的真实记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此,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夫妇现在发现自己有点进退两难——如果他们赞同斯考比卑鄙的想法,那就该死;如果他们不赞同,同样该死。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偏好似乎是在安全距离外微笑和挥手,希望丑闻能够平息,而不会玷污他们作为道德领袖和社会正义捍卫者的来之不易的声誉。

但在某种程度上,保持沉默可能会有共谋的风险。正如Vine所指出的,“我的观点是,这种胡闹必须停止。因为要么公爵夫妇谴责这种污水及其来源斯考比,要么大西洋两岸的公众别无选择,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用美国政治竞选的说法(毫无疑问,这是政治),他们完全支持斯考比的观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表示,他们离开王室是为了逃避小报对他们私生活的侵扰。但在争取像斯考比这样顺从的记者的有利报道时,他们无意中用另一种狭隘的叙述取代了一种狭隘的叙述。通过战略性泄密和植入故事设计的现实版本不可能长期不受限制而不受到挑战。

也许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觉得,让斯考比代表他们打代理权之战,让他们自己干干净净,是有某种战略价值的。然而,当真相不可避免地浮出水面时,这种策略通常会适得其反。随着越来越多的消息来源与斯考比的说法相矛盾,现在一点诚实和问责可以防止今后出现更大的可信度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一个问题是,一本标榜为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分裂的“内部人士视角”的书,在如此严重依赖一方来源的情况下,能否声称自己客观。斯考比在媒体上的同事已经开始反驳他的一些更离谱的断言,比如皇室成员们在私下里给凯特起了个绰号“强势王妃”。

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夫妇的支持者认为所有的批评都是种族主义,或者是有害的小报想要对付他们。但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对夫妇严格的信息控制和选择性泄露让他们陷入了公关困境。只有开诚布公的沟通,才能开始消除听任谎言纠缠不清所造成的伤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可能仅仅是因为斯考比准确地传达了这对夫妇的真实观点,琐碎的怨恨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通过沉默来认可他的性格特征与其说是一个缺陷,不如说是一个功能。但在他们的铁杆粉丝之外,很少有人觉得这种校园里的不满和诋毁名声有什么吸引力。

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但如果他们能主动承担责任,直接参与,而不是希望斯考比过滤器塑造观众的看法,他们会做得很好。他们作为公众人物的未来信誉现在岌岌可危,因为他们要决定是置身事外,还是亲自参与这场争论,以塑造历史记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全世界都在屏息以待他们的下一个行动,希望能澄清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