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换了三四个工作,没有存到一分钱,50岁的表姐总是怀疑有人害她,什么工作都干不长久,她这是抑郁了还是精神分裂了,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今天就来说说她的故事。

昨天,我的远房表姐海兰,给我发来信息,她说,她已经失业一个月了,存了一点钱,交掉房租又所剩无几了,都不知道怎么混了。让我问一下附近有没有哪家饭店或者家政服务需要招人的,帮她引荐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表姐海兰的话中,可以看出她的内心充满着不安和恐惧,她急需一份工作,来解决自己的生计问题。

海兰,今年50岁,初中毕业,她是2年前,由老家安徽来到上海,初来乍到,投奔的是她的姐姐。她姐姐的一家在上海闵行一带工作,在马桥镇上租住着一套3室1厅的房子。

海兰到来后,跟姐姐的小女儿挤在一室,另一室是姐姐和姐夫住,还有一间屋子是她姐姐的大女儿和大女婿住。

三室一厅的房子住了6个人,开始还挺太平无事的。几个月后,海兰跟姐姐闹别扭了。具体什么矛盾,我不太清楚,海兰没有直接说。

但从海兰向我诉说的言语中,我大概梳理了一些内容。

海兰常跟我说,她姐姐的大女婿不是什么好东西,经常欺负人,是个混社会的,经常对她没事找事,惹她不痛快。她的姐姐也联合大女婿一起欺负她,一心只想害死她。

听她这么一说,我简直惊呆了!

“害死你?怎么可能!她可是你亲姐,你父母已双亡,就姐姐跟你最亲了,你来上海工作,不还是姐姐收留的你?她怎么可能会害你呢?你一定想多了。”我如此安慰她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不了解内情,他们这帮人最坏了,专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一心一意跟我作对,肯定有人指使。就想害死我。”海兰咬牙切齿地说。

听海兰这么一说,我便不再作声了。

她来上海后,每三四个月就要换一份工作,每次换工作,都是因为与同事关系不和,同事故意针对她,故意找她茬,故意为难她,如此种种。

听她这么跟我诉苦,我安慰她道:怎么会呢?我在这家单位工作七八年了,跟同事关系相处很融洽,并没有人想害我,或针对我啊。现在的社会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一定是你想多了。

她看到我的疑惑,又补充道:跟你说,你不相信,确实有,这些人都是黑社会,太坏了……

我说:你一没钱,二没色,只要你好好地干活,人家怎么可能单独针对你一个人呢?如果有一两家单位有同事故意针对你,那说明他们的人品有问题,如果所有的单位都针对你,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你一定要想开点,专心做好自己事情就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海兰听不进我说的话,还一昧地说,就是有人要害她。我一时半会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了。

海兰的情况,我所以了解,她的脑子曾经受了一些刺激,后脑勺跟婆婆打架,受了一点伤,有轻微的脑震荡。

怀疑,她的神经或精神出现问题了。

她平时跟我聊天,看起来好好的,讲着讲着就让人觉得怪怪的了,经常跟我说,有人要害她,有人故意要针对她,现在的人都太坏了……

去年6月起,上海封控了两个月。在此之前,陆陆续续有小区封控,那个时候,海兰还住在姐姐家里,封控以后,小区进出不得,没有食物,居委会会给每家每户分发蔬菜礼包,一户一包。海兰因为跟姐姐闹翻,姐姐领到的食物一点都不分给海兰。

没有食物来源,又出不了小区,不会用手机买菜的海兰,饿了几天,最后发信息向我求救。那个时候,有的小区封了,有的小区没封,但随时都有可能被封。

所幸的是我们小区还没封,我还能买到食物,但我不敢给她送过去。我们相距几十公里,我怕给她送食物的路上再被封在路上回不了家了。

为此,我灵机一动,想了一个好办法。我去我们小区的超市给她买了几箱方便面,几包面包,一些水果和蔬菜,还有一份熟牛肉等,叫了一辆出租车,让出租车帮我把这些食物送到她们小区,送到后,出租车司机打电话给她,她出来拿。

后来没过几天,全上海都封了。海兰靠着我给她买的食物坚持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海兰经常与姐姐一家人闹别扭,无非还是姐姐一家人想害她之类的。她的姐姐对这样的蛮不讲理的海兰忍无可忍,只能把她扫地出门。

于是,她在姐姐家的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房租每月1100元,对于月工资只有三四千块,工作还不稳定的她来说,算是天价了。

今年快到尾声,她全年大概换了4份工作,也就是说,平均3个月不到就换一份工作,两份工作期间不可能无缝对接,相当于干2个月,歇1个月的状况。这么算下来,她的经济是很紧张。存不到钱,说不定还欠一屁股债,关键是没钱花时找谁借?估计连个借钱的人都没有。

马上过年了,她无家可归,婆家闹掰,与前夫已离婚,娘家父母双亡,她有一儿一女,儿子28岁,女儿20岁,都在前夫家,都是单身,都不读书了,而且都没有工作。

她的精神为何会这样?

主要是因为婚姻不幸,主要还是性格使然。有人说,性格越强硬的人,多半不会很幸福。这句话,用在她这里很恰当。
关于她的婚姻,一地鸡毛。下篇文章我再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