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克洛普曾经被阿诺德在中场中路的表现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那是2021年9月,在温布利举行的英格兰对阵安道尔的世预赛,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让这名充满活力的利物浦右后卫担任了中场。然而,这项试验在45分钟后宣告失败。

克洛普赛后曾提出疑问:“为什么要让世界上最好的右后卫踢中场?我不明白索斯盖特的操作。阿诺德更应该出现在右后卫位置。”

但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利物浦在经历了上赛季大部分时间的糟糕表现后,于4月开始迎来复苏,这是因为克洛普决定让阿诺德担任“边后腰”的混合型角色:本队控球时,阿诺德移动到拖后中场的位置。

这一决定,旨在最大限度地发挥这名25岁英格兰国脚出色的技术,并让他能在中场参与利物浦的进攻组织。这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自阿诺德在今年4月对阿森纳被改造成“边后腰”以来,利物浦24场英超仅输1场,而这唯一的失利还是9月客战热刺争议判罚导致的输球。

然而,阿诺德在克洛普所谓“利物浦2.0”中角色的转变,仍在快速推进。

很明显,上周日利物浦主场4-3大胜富勒姆的比赛中,当克洛普在最后30分钟寻求更多控球权时,他换上了乔-戈麦斯去打右后卫,并相信阿诺德能以6号位的身份,在中场独当一面。

利物浦副队长再也不用担心在失去控球权时全速回防、去履行防守职责了。他可以完全专注于在中场中路的梳理和串联,并用自己大范围的传球来推动球队进攻。

这意味着他要花更多时间,出现在能给富勒姆制造杀伤的区域——他最终在利物浦球迷面前打进制胜球,帮球队完成了戏剧性的惊天大逆转,同时也是他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背靠背在英超比赛里进球。

阿诺德在比赛中的触球位置分布图,凸显了打右后卫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他的发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克洛普在上个月战胜伯恩茅斯的联赛杯里让阿诺德替补出场时,也尝试过类似调整。那场比赛中阿诺德在努涅斯替补出场9分钟后,助攻后者扳平。

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阿诺德作为一名不折不扣的中场球员,成为了利物浦真正的中场选择之一。这也是他希望尝试的位置。很明显,这是他可以为培养了他的母队能够提供最多正向贡献的位置,也是他最近在英格兰队打的位置。他知道,与贝林厄姆、赖斯组成中场搭档,最可能让他在明夏参加欧洲杯的英格兰队里获得一席之地。

有很多人说,6号位是克洛普阵中需补强的一个位置。然而,无论是下个月还是明夏,收购一名成熟的右后卫,应该会成为利物浦优先考虑的事。

他们需要在右后卫的位置上,找到阿诺德的继任者或替代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尽管乔-戈麦斯是一名可靠的右后卫,但他在进攻时并不能给球队带来更多帮助。当他被安排在中后卫位置时,他显然会更游刃有余。

人们曾对上周四对林茨时替补出场的布拉德利寄予厚望,他在去年1月完成了利物浦一线队首秀。这名20岁的北爱尔兰国脚,上赛季在英甲博尔顿度过了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租借期,但今年夏天的背部应力性骨折,阻碍了他的前进脚步。现在他已经恢复了健康,并和利物浦签订了一份新合同。看看布拉德利能否继续前进、为自己争取到更多出场机会,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还有卡尔文-拉姆齐。他自2022年从阿伯丁加盟利物浦后,就一直受到伤病困扰。这名同样20岁的苏格兰球员,本赛季被租借到了英冠普雷斯顿,上周末第一次代表球队首发,也是他本赛季第二次获得出场机会。

在一名中后卫和两名年轻球员在右后卫位置拿出更有说服力的表现之前,阿诺德完全转变成为一名中场,可能会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这种转变正在进行中,同时在许多层面上都被证明是有价值的。

首先,在克洛普的带领下,利物浦的比赛风格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不再严重依赖边后卫在边路提供的创造力。

根据Opta数据,利物浦在英超的传中数,呈逐季下降的趋势。他们这项数据已经从2019-20夺冠赛季场均17.66次的峰值,下降到本赛季的10.71次。而阿诺德在同期的传中数,也从每90分钟6.74次下降到2.34次。

随着重建后的中场能提供更多创造力,利物浦的进攻,大部分集中在了球场中路。

阿诺德的预期每90分钟助攻数,已从2021-22赛季的0.29次,下降到了上赛季的0.25次,并在本赛季继续降至0.16次。这可以解释为他更多地参与了初始阶段的进攻组织,而非最后一传。

你只需要看看他的肢体语言和展现出的自信,就能意识到他是多么希望在中场承担更多责任。

“我希望能够成为一名擅长控制比赛、掌控节奏、提供更多创造力、突破防线并将进攻向前推进的中场球员。”他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能在中场获得更多发挥空间,并尽可能地展示我所拥有的技能。”

同样,这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阿诺德承认,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控球型中场,他仍然需要充分学习作为一名“边后腰”的防守方式。当球队失去球权时,这个位置对于球员的要求又和右后卫完全不同。后腰是为中后卫提供防守掩护、阻止对手反击的关键。

但他足够年轻和聪明,可以适应不同的战术。他在利物浦青训学院学到了很多,最近,他一直在研究巅峰期布斯克茨和皮尔洛在中场的录像。

两年前,当索斯盖特突然让阿诺德踢中场时,克洛普的怀疑是正确的。考虑到他当时在边路的巨大影响力,这在当时是完全说不通的。

但现在,6号位的角色显然非常适合他。他的成长让他的角色发生了转变,那里也是他未来能够发挥巨大影响力的最佳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