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梅,今年已经68岁了。我住在南京市的瑞金路上,独居在一套旧式的两居室公寓里。我的老伴去世早,独自把儿女抚养成人,一转眼他们都成家立业了。作为母亲,我只希望他们过得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我的晚年也就知足了。

我唯一的儿子李强今年40岁,在一家建筑公司做项目经理,收入不错。他已经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为了方便上班,他们全家住在市中心的新小区。

前几天,李强突然打电话说要来看我。我还以为他是想给我过生日呢,虽然我生日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我高兴地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打扫干净了屋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强如约而至,但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脸上没有往常的笑容。我心里就觉得有点奇怪。李强进门后也没寒暄,直接就坐了下来,拿出公文包里的一个本子说:“妈,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我心里咯噔一下,预感会是个不好的消息。果然,李强接着说:“您一个人生活也有几年了,我看您的生活也不太方便,所以我想送您去养老院住。”

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你要送我去养老院?就因为我年纪大了生活不方便?”

李强点点头,把那个本子推过来给我:“您看这个,我列了您一个月的生活开支清单,光吃住用都要好几千块钱,这对我来说压力太大了。去养老院有专人伺候,对您也好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的手有点发抖,但还是接过那个本子看了看。上面详细写着房租、水电费、吃饭开销、买衣服日用品的费用,加起来竟有两万多。我的养老金每月只有两千多呢,靠李强供养我的钱也有限。

“儿子,我没少花钱把你和你姐姐抚养大的。现在你事业有成就想甩手不管我这个老人了是吧?”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严厉一点。

“妈,您说什么呀,我怎么会甩手不管您!”李强着急地解释,“我也是迫不得已,我自己的日子也不宽裕啊。去养老院对您更好,药品、医生都有,不用您操心。”

“我就是不去!”我重重地把账本拍在桌子上,“我还能活很多年呢,你就想把我丢到养老院?我对你们姐弟几个来说就是个累赘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妈,我保证不是这个意思。”李强苦苦哀求。

看着儿子苦苦哀求的样子,我的心软了下来。我知道李强是真的为我好,只是方式可能有些极端。

“儿子,我理解你的难处,也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但是,对我来说,和家人在一起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我可以省吃俭用,减少开支,但求你不要把我送进养老院好吗?”我轻声说。

“妈,我也不想的,可是我支付不起这样高的开销啊。孩子的教育费,房贷,父母的医药费,这些我都在勉强维持,真的没有更多钱给您买衣服和饮食了。”李强红着眼圈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儿子,其实我也可以出去打零工,赚一些生活费。我还可以教小朋友们绘画,也能挣些辅助费用。你就不用全包了,只要负担我的医药和住房费用,其他的我自己想办法,可以吗?”我试探着说。

“妈!您说什么呀!您这把年纪还工作,我作为儿子怎么忍心!”李强非常激动。

“那你就答应我不送我去养老院好不好?我可以努力赚钱分担生活费,你就不用太辛苦了。”我坐直身体,尽量让自己显得有活力。

李强还在犹豫,我赶紧接着说:“我还可以到附近的小学给孩子们上绘画课,我的画画可是传承了几代啊!我可以慢慢积攒学费,不会花你太多钱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好吧妈,既然您这么说,那我们就试试看。”李强终于点点头,“我先想办法先撑一段时间,您也可以去找工作或者学生。但您一定要注意身体,别太操劳了!”

“好的儿子,我保证会注意的。”我激动地握住李强的手,“谢谢你愿意相信我,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我一定会努力生活的!”

“妈,您不用这么激动。作为儿子,我应该尽力而为,而不是想着最简单的处理方法。我真的很自责,不该这样伤害您的感情。”李强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我赶紧拥抱住儿子,轻声安慰他。其实,我也明白,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对我的爱护之心。只是方式需要商议而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一桩误会终于梳理开了。我和儿子都轻松了许多,互相鼓励要保重身体,并且定期联系。

临走时,李强再三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的日常起居。我开心地答应了下来。

我终于说服儿子,暂时不送我进养老院。这对我来说可是个大喜讯啊!

我穿上最体面的衣服,背起画板书本,胸有成竹地来到附近的风菡小学。我找到校长王老师,自我介绍后表达了想给孩子们上绘画课的意愿。王老师听完我的陈述后,欣然表示可以给我一次示范的机会,如果孩子们反响良好,就可以定期上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周末我又去了趟菜市场,和几个熟悉的小贩打听,他们这里是否需要帮工。其中卖豆腐的阿姨正缺人帮忙洗碗碗筷,我就开始帮着她干些体力活。虽然累了些,但能自己挣点辛苦钱,心里还是很高兴。

我开始努力适应这样节俭的生活,尽量不花儿女一分钱。吃不起肉就多吃些蔬菜,衣服破了就自己针线补补,生病买不起药就多喝些姜水。我时时提醒自己要节省开支,才能留在家里,不被儿子送去养老院。

这样过了一个月后,李强又来看我了。他惊讶地发现我看上去精神很好,而且自己已经小有收入。我兴奋地和他分享这一个月的点点滴滴。李强听后也很欣慰,不再提送我去养老院的事了。

现在我继续着自己的小日子,儿女们也会经常来看我,有时候还带着孙子孙女一起。我们其乐融融地做顿饭,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在一起。我感到生活是如此美好,晚年都在亲人环绕中度过,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