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峰北京报道出生人口下降,幼儿园适龄人口减少已成全国大势。湖南率先提出在全省范围内有序组织幼儿园设并转撤。

12月6日下午,湖南省教育厅召开全省应对学龄人口变化调整优化中小学幼儿园布局和教师配备工作会议。湖南省教育厅厅长夏智伦指出,“未来5年,受出生人口变化的影响,我省教育规模、结构将发生显著变化。”

11月29日,湖南省教育厅已经印发通知,提出农村地区原则上不再新增幼儿园,城镇新建义务教育学校办学规模原则上不超过2000人。

湖南在全国率先作出大力度调整,重要原因是其适龄人口变化快于全国。2021年,全国小学在校生人数相比上年还在增长时,湖南已开始减少。此外,2021年、2022年湖南省幼儿园在园人数降幅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优化中小学幼儿园布局的关键在农村,减量配置的同时如何保障每一个适龄儿童上好学是一个难题,目前看来,各地采取的办法是兴办乡村寄宿制学校,但这对于孩子的成长利弊并存。

人口形势让规划措手不及

近期,湖南密集部署教育优化布局。

11月24日,湖南省教育厅召开党组(扩大)会,议题包括调整优化中小学幼儿园布局和师资配备等工作。

11月29日,湖南省教育厅印发《关于应对学龄人口变化调整优化中小学幼儿园布局的通知》,对幼儿园、义务教育、普通高中等不同学段资源布局作出部署。

12月6日下午,湖南省教育厅召开全省应对学龄人口变化调整优化中小学幼儿园布局和教师配备工作会议,要求将调整优化工作纳入党委政府重要议事日程,纳入乡镇国土空间规划、教育设施布局专项规划和村庄规划。

湖南调整力度之大首先体现在幼儿园布局,在全国率先提出全省范围内有序组织幼儿园设并转撤。

这是因为该省在园幼儿人数降速快于全国。教育部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在园幼儿比上年下降0.27%,而湖南比上年下降0.86%,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多。湖南2021年减少的在园幼儿人数,占全国减少的总人数的15%。

2022年,全国在园幼儿比上年下降3.7%,而湖南比上年下降5.8%。湖南2022年减少的在园幼儿人数,占全国减少的总人数的7.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突然变化的人口形势,让规划有点措手不及。岳阳市2018年编制了《岳阳市中心城区中小学校幼儿园布局专项规划(2018-2035)》,提出幼儿园扩建148所、新建196所。

其时,岳阳市幼儿园在园幼儿17.81万人。但到了2022年,岳阳市幼儿园在园幼儿只剩下17.07万人,反而减少了7400人。这势必对后续的规划布局产生重大影响。

岳阳市在12月6日会议上作交流发言时介绍,上述专项规划编制后,2021年以来,为应对区域学龄人口变化新趋势,避免教育资源供给出现结构性矛盾,再次在全市开展深度调研。近两年,全市撤并小规模民办幼儿园154所。

湖南幼儿园布局调整的鲜明特点是“城进乡退”、“公进民退”。

“城进乡退”,是指在城镇新增人口集中地区新建、改扩建一批公办幼儿园,农村地区原则上不再新增幼儿园。

“公进民退”,是指城镇新建住宅小区配建幼儿园应办成公办园,继续提升公办园人数占比。

岳阳市介绍,该市坚持民办园只减不增,附属幼儿园有序撤并,有布点规划的公办园应建尽建。

适龄幼儿减少,学位富余的幼儿园该怎么办?

湖南省教育厅的通知给出了两个解决方案:首先,在满足学前教育普及的基础上,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招收2-3岁幼儿开展托育服务。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因适龄幼儿减少,幼儿园关停将不可避免。但如果以此为契机,提高幼儿园建设标准,推进“小园小班”建设,提高师幼比,并推进托幼一体化,把2至3岁幼儿的托育纳入幼儿园,将有助于拓展和优化现有学前教育资源的配置。

其次,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必要时可以开办学前教育。这在其他地方也被广泛采用,以充分利用农村学校设施和师资。湖南小学生减少的速度,也快于全国。

整合撤并乡村小规模学校

2021年,全国小学在校生1.08亿人,比上年增长0.51%,湖南就已开始减少,当年全省小学在校生530.1万人,比上年下降0.8%。

2022年,全国小学在校生1.07亿人,比上年下降0.44%,湖南的下降速度则更快,当年全省小学在校生523.1万人,比上年下降1.3%。

湖南省教育厅11月29日通知要求,各地要合理确定区域内城区中小学及农村教学点、村小学、中心小学、初中学校。

其中,城镇地区新建义务教育学校办学规模原则上不超过2000人,鼓励建设九年一贯制学校。要积极稳妥推进乡村小规模学校整合撤并,办好确需保留的乡村小规模学校,每个乡镇至少办好一所标准化寄宿制学校。

我国城镇化率不断提高,农村生源向城市流动,导致“微型化”和“空壳”乡村小规模学校越来越多,“城镇挤、乡村空”的情况在各地农村逐渐显现,带来了乡村小规模学校质量提升难、农村教育资源闲置等一系列问题。

目前,全国范围内再次出现乡村小规模学校整合撤并。

新田县在12月6日会议上作交流发言时介绍,全县农村教学点从2019年104所优化整合成16所,优化整合率达84.6%。

浏阳市在12月6日会议上作交流发言时介绍,三年内将整合优化100人以下小规模学校一半以上。

整合撤并乡村小规模学校,取而代之的是乡村寄宿制学校。

“寄宿虽然表面上是对学校教育进行投资,实际上是对家庭学习环境进行投资。”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说。

甘犁近日在劳动经济学会就业促进专业委员会2023年三季度就业形势分析会上介绍,寄宿制办学通过转换学生居住空间来弥补家庭教育投入的不足。寄宿将学生课后的生活环境从家庭置换到学校,在学校为其提供全新的生活、学习环境,弥补各类弱势家庭在家庭学习环境上的各种不足,大幅提高了学习环境各种要素投入的下限,阻断家庭背景对家庭学习环境的影响。

他特别强调,寄宿为弱势学生提供了比原生家庭和所在社区更加安全稳定的环境,减少学生对风险性行为的暴露。对于本来就缺失家庭学习环境的留守儿童而言,寄宿直接弥补了其家庭教育的不足。

甘犁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研究数据显示,寄宿可以使小学生总成绩提高0.05个标准差,女生的语文成绩提升效果更明显,中等生和中差生成绩提升最为稳健,经济落后地区的学生进步更明显。

不过,对心理不成熟的小学生进行寄宿制管理,需要警惕身心健康问题。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田志磊指出,已有研究发现,低龄学生(尤其是留守儿童)寄宿更容易卷入校园欺凌,且更容易引发抑郁。

田志磊调研发现,现在兴建寄宿制学校成为部分政府的选择,这既有应对人口流动的必要性,也有地方政府偏好基建的潜在因素,城乡统一的基建类转移支付项目应避免刺激寄宿制学校建设的过度扩张。

甘犁也认为,目前我国寄宿制办学的顶层制度设计主要强调降低因撤点并校带来的辍学问题,忽视了寄宿制办学通过改善学习对弱势儿童发展的全方位帮助,因而对弱势儿童的认知能力、行为规范、心理健康、人格成长、社会技能等方面关注和投入不足。

“有的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办学质量不错,摸索出了特色化办学路径,如果‘一刀切’关停,将来就没法吸引生源回流乡村了。”熊丙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