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那会,有一件事想起来就乐,我一个战友负责给连队喂猪,结果偷跑回家和对象甜蜜了俩礼拜,回来后饿死了一头猪,其他猪饿的脱了相,和排骨一样,我们连的兵全体去围观,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猪被饿死,还是在部队。

饿死的猪已经被战友掩埋处理,销毁证据了,没饿死的猪见了我们挣扎的往起站时腿都在打哆嗦,眼睛没有一点光彩,肚皮和烂麻袋片一样,垂老长。

这六头猪还是猪崽儿的时候我们经常来猪圈干活,都很熟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司务长指着一头猪心疼的说:以前这个最肥了,有二百七八十斤,你们看现在饿成啥熊样了,连长气的直接给他关了禁闭。

猪挨饿时连队正在外面干了半个月机场土建,连长还拍胸脯子说回去了给我们杀猪,搞个全猪宴,全连八十多口子都流着哈喇子盼着呢!

这个战友后来记大过一次,扣一个月25元津贴费,因为他后勤喂猪,比我们津贴费多三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听九连喂猪的说,这货回来后发现猪饿死了,大晚上摸去九连猪圈想要偷梁换柱,结果九连的猪个顶个肥壮,他挑了一个最小的下手,没抱出来不说,还被猪挣扎时乱踢的蹄子蹬得滚在猪食槽子里。

九连喂猪的兵听见猪圈猪吱哇乱叫,起来后站在猪圈外看着他偷, 战友一身猪粪混着泔水翻出猪圈时尴尬的说:

“你们连的猪劲儿真大,差点蹬断我肋骨,平时咋喂的?你看,咱们都是老关系了,我带回来一条阿诗玛烟,给你抽吧,不要告诉别人我偷猪的事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饿死一头猪,关了7天禁闭,罚了一个月津贴,倒贴一条烟,三等功没戏了。

当年部队有个硬性规定,猪喂得好,立三等功,预备党员,提干优先。

这个战友因为思念对象才偷跑回家的,与对象呆了半个月又赶紧回来,他也知道自己有错,写的检查书非常深刻,最后得到了连长和指导员的谅解,只记大过处分,没给他塞进档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