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军少将阮德辉,1931年出生于兴安省快州县,1948年入伍,他的军事生涯经历了越军战史的全过程,先后参加了抗法战争、抗美战争、侵柬战争和对华战争。1979年春季,我军进行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时,阮德辉任第2军第325师师长,指挥部队参加了增援谅山、高平的行动。80年代老山作战期间,他历任第二军区副参谋长、参谋长、副司令员、代理司令员。下面,就是阮德辉对当年战争经历的回忆。

1979年2月17日上午,我正在国防学院进修,突然听到中国军队向我国6个边境省份大举进攻的消息。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参谋长黎仲迅中将强调,现在驻扎在边境省份的部队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中国军队进攻,不让他们深入我国内地,为还在柬埔寨战场作战的主力部队回援北部边境争取时间。全班同学都打好背包返回部队指挥战争,我还是回到第2军第325师担任师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时的柬埔寨战场,战局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民柬军队已经不能形成实质性的威胁,所以第2军、第3军迅速通过各种手段将部队撤回国内,乘坐飞机、火车、轮船、卡车……柬埔寨战场的作战任务,被交给了第四军和第九军区的一些部队。

从柬埔寨回援的主力部队抵达谅山以南之后,我们制定了一个计划,假如中国军队继续向南推进,我们将在柴湖山口(谅山市西南)组织一场大战。如果这场战争继续进行下去,我们将不得不使用第1军和第2军作为拳头部队来打击对方。如果中国军队沿着1号B公路一直向北山县推进,我们也计划在该地区展开一场大战。

然而,当我们的主力部队开始进行反攻战争准备时,中国军队也开始撤退。1979年3月5日,对方宣布完成了作战任务并开始撤军。中国军队其实也很明白,如果他们不尽快撤军,就将不得不面对越南的主力部队。如果这样,他们的巨大伤亡将是不可幸免的,因为我们的主力部队身经百战,经历了许多困难而激烈的战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月中旬,第2军第325师回国没几天,我就率领他们进入高平战场参加战争。说是一个师,但实际上参战的兵力只有一个团(约2000人)。我们进行了非常紧张、激烈的战争,给对方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在民主乡,也就是河安县与通农县接壤的地方,俘虏了数十名中国军队士兵。

我以前和法国人、美国人、柬埔寨人打过仗,在1979年的北部边境战争中,第一次和中国人交手。我们起初阻击中国军队的主要是地方部队,而中国军队则出动了几十万兵力,调动了大量火炮和坦克进行攻击,因此可以迅速向越南纵深推进。比如在高平战场,中国军队在短短一天之内就推进了30-40公里的纵深。但此后,他们遭遇了高平军民的坚强抵抗,于是他们的进攻势头被阻止了。

高平战场的中国军队撤退之后,我们直接进入高平市区观察情况,发觉整个城市几乎都被摧毁了,变成了一片废墟,只有一栋4层楼房完好无损,孤零零地耸立在那里,显得非常突兀。我们为此感到疑惑,于是进去寻找原因,当我们进屋之后,顿时明白了其中原委。

我们看到墙上粘贴着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毛主席的照片,正因为如此,房子才没有被摧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离开高平之后,我还去过黄连山省的老街市,看到的同样是一片荒凉景象。整个地方也被摧毁了,办公楼、学校、医院、居民房、桥梁、电线杆、兵营、工事……所有建筑物都被摧毁了……中国军队不仅用大炮轰击这些地方,而且在离开那里的同时,用炸药摧毁了我们所有的基础设施。

北部边境战争的战火并没有平息,1984年月至1989年5月,中国军队先后派出10个大军区中的8个大军区的几十万部队,进攻河宣省渭川县边境地区。这个时候,我从首都军区调往第二军区,任副参谋长兼渭川前线参谋长,后来又担任了第二军区副司令员、代理司令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派出一支庞大的部队,先是实施迂回包围、连续进攻战术,然后从快速进攻转入直接预防,阻止中国军队的前进,以复原阵地并夺回制高点。自1985年初以来,战争非常激烈。有些高地我们就算能够通过反击夺回,也会因为对方的火力强大而无法立足。1985年初的高峰时期,有一天,中国军队向战场发射了30000发炮弹,正面宽约5公里,纵深长约3公里。相比之下,中国军队的火力不亚于1972年美国军队对广治的火力打击,只是缺乏空中轰炸。1989年之后,我们重新测量了685高地的高程,发觉这个高地被强烈的炮火削低了3米。

从1984年到1989年,渭川前线参战部队有4000至5000人阵亡,9000多人负伤,其中有2000多具遗骸至今没有得到收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