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八年(南梁孝昌三年,公元526年)十一月,南梁终于收复了自南齐末年以来失陷的寿阳。此时的北魏正陷于内乱不可自拔,萧衍怎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于是对魏作战继续进行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年底曹义宗在占据穰城后直指新野,北魏派遣都督魏承祖以及尚书左丞、南道行台辛纂去援救。面对北魏援军曹义宗作战失利,不敢前进。到了次年正月,南梁更大规模的北伐正式开启。谯州刺史湛僧智奉命围攻北魏东豫州,将军彭群、王辩则围攻琅邪。夏侯亶的弟弟、司州刺史夏侯夔率领裴邃的儿子、壮武将军裴之礼等人出义阳道,攻克了北魏的平静、穆陵、阴山三关。成景俊则率军准备拦截泗水来淹灌彭城,结果被北魏新任命的徐州行台崔孝芬与都督李叔仁等人合力击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当南梁将士在前线浴血奋杀之时,他们的皇帝萧衍却玩出了新花样。萧衍信佛是人尽皆知的事,他甚至下令祭祀都用素食。他曾下令修建了一座同泰寺,又开了大通门来与此相对,取“同泰”与“大通”的合音相同,萧衍早晚临幸同泰寺都出入大通门。到了这年三月辛未日(初八),萧衍竟来到同泰寺行舍身仪式做了和尚,好在只是三天体验期。甲戌日(十一日),萧衍回到宫中,颁发大赦令,改年号为大通。人们此时绝不会想到,萧衍之后还会玩得更欢。所幸萧衍的这次出家并未影响到前线的梁军,五月丙寅日(初四),成景俊拿下了北魏的临潼、竹邑,东宫直阁将军兰钦也顺利萧城、厥固并斩了北魏将领曹龙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七月,北魏陈郡百姓刘获、郑辩在西华造反,改年号为天授,并与湛僧智取得联系。北魏连忙任命东豫州刺史曹世表为东南道行台,负责讨伐刘获等人,源子恭则代替曹世表担任东豫州刺史。此时北魏众将领因为敌军人多势强,本方不仅人少还都是残兵败卒,所以不敢交战只想选择坚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听闻此事的曹世表不顾自己正患背肿病,坐车出来告知统军是云宝,如今湛僧智之距离刘获和郑辩尚远,应当趁此机会先击败他们,那么湛僧智自然不会再来。是云宝当晚趁着夜色率军出城对刘获发起进攻,大败刘获。湛僧智得知情况之后果然撤退。另一边彭群、王辩对琅邪的围攻也陷入了麻烦,大军围困此地从夏到秋却一直久攻不下。这就给了北魏大把救援的时间,北魏青州刺史彭城王元劭、南青州刺史胡平派兵击败了彭群、王辩,彭群更是不幸战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几次受挫后梁军改变行动目标,湛僧智率军围攻广陵的北魏东豫州刺史元庆和,北魏将军元显伯前去援救他,南梁这边夏侯夔也从武阳带兵来援助湛僧智。到了十月,夏侯夔来到广陵城下,元庆和无奈只得率全城投降。此时南梁方面就谁去受降进行了一番推让,最终在湛赠智的谦让下由夏侯夔登上城楼,拔去北魏的旗帜,树上了梁朝的旗帜。随后元庆和放下兵器出城投降,全城吏民安居不乱,此战南梁共获得男女四万多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广陵投降,元显伯的救援就没有了意义,于是他在夜间率部逃跑,结果又遭到梁军追击,被斩杀俘虏了数以万计人马。拿下广陵城后,萧衍诏令任命湛僧智兼任东豫州刺史,镇守广陵,夏侯夔则领兵屯驻安阳,派别将攻破了楚城并尽俘其众,从此义阳北道于魏境隔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