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之前,曼联封杀了4位媒体记者的采访权限,这引起了轩然大波。《每日邮报》的首席记者Matt Hughes迅速跟进报道曼联队委会对于缺少休息时间的不满,也有不少评论认为参加新闻发布会应该是新闻自由,不过《每日邮报》的另外一名记者lan Ladyman在播客节目中轻蔑的表示:这都不叫事,我被弗格森封杀过3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后,他谈论了自己被弗格森封杀的经历。他说:“在2010年6月份的南非世界杯期间,我写了一篇关于鲁尼的报道,我是通过分析鲁尼、英格兰国家队为什么无法踢好比赛,大概有15段的内容都是这方面的消息,世界杯结束我回到曼彻斯特之后,我发现卡灵顿不欢迎我了,我只能去老特拉福德,而不能去卡灵顿基地了,有人告诉我说你的那篇报道有问题。

等圣诞节到了之后,我在老特拉福德的新闻中心走出来,刚好遇到弗格森,两人四目相对之后,弗格森主动对我说圣诞节快乐,然后跟我握握手就走了,我觉得事情有了转机,或许我应该询问一下我是不是可以解封了。所以我给曼联写了一封信,主要是表达我们不能像小孩子一样冷战,我们要解决问题一起向前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后我去澳大利亚看望家人去了,当我到了澳大利亚之后,邮报的办公室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我说曼联回信了,你最好看一看。我看完信之后的感觉是,我这辈子都没有收到过这样的信,大概六七段的内容很那啥,我不会透露信件的内容,那属于个人隐私,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不太好。

我想事情不能就此算了,我回信说我们需要面谈一下,然后我和弗格森在卡灵顿面谈半个小时,我坐在椅子上,弗格森坐在桌子上,他居高临下一直俯视我,那次沟通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处于这种不利的姿势,弗格森对我进行了长达10分钟的批评,他说除了鲁尼的事情之外,他不喜欢我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现,他认为我的问题不公平,不喜欢我表达事情的方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半个小时的沟通之后,我了解到不少关于我的事情,最后弗格森站起来握着我的手说,谢谢你有勇气来看我,欢迎回到我周五的新闻发布会。”

不知道你看完有什么感觉呢?如果弗格森执教现在的曼联,恐怕也会被社交媒体喷成筛子。可是,弗格森就是用如此的方式保护曼联、保护曼联球员,那时候的弗格森没有被称呼为“发布会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