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日本的铁路合作栽了跟头后,越南急忙邀请王毅外长出访,要把铁路项目交给中方做。而除了越南外,泰国铁路建设也是一波三折,这不最近,泰国副总理亲自登门拜访,找中国收拾起了“烂摊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泰国副总理兼外长与王毅会面】

泰方要找中国谈的,主要是中泰铁路的事情。众所周知,在中泰铁路的修建上,泰国是出了名的“拖延症”重度患者,一条铁路拖拖拉拉修了10年,还没有完工,然而近段时间,泰国却突然变了个态度,主动开口请中国出手帮忙,加快修建步伐。泰国前后态度之所以差别如此之大,归根到底是因为受到了中老铁路的刺激。

在中老铁路修建初期,泰国等国家对此并不看好:一方面,老挝国土狭窄且山峰较多,修路十分困难,当时,其境内只有一条3公里长的铁路和一辆火车;另一方面,老挝经济十分落后,没有修路的资金和时间,即便有人出手帮忙,也很难在短时间内修成,但这些看似做不到的事,中国偏偏都能达成。

2021年12月,100多公里的中老铁路正式通车,在开通仅仅18个月后,经由该铁路出行的旅客数就达到了1640多万,运输的货物则达到了2100多万吨;今年12月,中老铁路和中欧班列接轨,一条国际铁路运输大通道正式打通。而这也意味着,泰国的货物都要拉到万象转运,老挝即便是“躺着”都能赚得盆满钵满,这很难不让泰国眼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老铁路+中欧班列运输通道打通】

事实上,中泰铁路的开工时间,和中老铁路只相差了一年,但如今中老铁路已经开通了将近2年之久,但中泰铁路依旧还在动工中,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原因在泰国身上。

早在2010年的时候,中泰两国就有了共建铁路的想法,2013年10月,中国与泰国英拉政府,达成了“大米换高铁”的协议:中国负责出资建设该铁路,泰国则要给我们提供50年的铁路特许经营,同时还要用大米等农产品,来抵消部分项目投资的费用;

然而,2014年5月,泰国发生政变,英拉政府被推翻,其谈成的中泰高铁项目也被迫中止,新上台的巴育政府虽然同意重启中泰铁路项目,但在贷款利率方面,却给中方出了个不小的“难题”:因为泰国资金不充足,因此该高铁项目采用了中泰合资的方式,也就是说中方将为泰国提供一部分的资金贷款,贷款利率为2.5%,巴育政府认为中方在修建雅万高铁时,给印尼提供了2%的优惠利率,到泰国这里却高出了一截,这对泰方“不公平”,但事实是,中方在雅万高铁项目中,得到了高铁沿线的土地开发权,而泰国在这方面并未让步,因此2.5%的利率合情合理。中泰双方就此洽谈了4年,直到2018年,项目的第一阶段工程才正式启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泰国前任总理巴育视察中泰铁路】

但这还没有完,今年5月,泰方又提出了一个更为苛刻的要求:希望中国能把高铁技术转让给泰国,并且希望中国能按照日本的标准修建铁路,此外泰方还将国内另一条高铁线路承包给了日本。泰方的要求虽然有一定敏感性,但在经过双方多轮谈判之后,双方还是达成了共识,中方同意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将部分高铁技术转让给泰国,但有两个前提:一是铁轨要使用中国标准建造;其二,泰国在引进我国技术后,要修建更多的铁路,在东南亚打造一个密集的交通网。

表面看起来,中方似乎是有所让步,但细品起来就会发现其中的含义,中方的技术转让是在不违法法律的情况下,也就是说核心技术依旧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泰方掌握的只是一些外在的皮毛,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事情并不会出现;此外用中国标准修建更多铁路,有利于我国东南亚交往布局的进一步完善,对推进我国“一带一路”建设也有锦上添花的作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毅接下泰国“保证书”】

但需要明确的是,铁路修建是双方的事情,虽然泰国这边的要求和小心思都得到了满足,但是中方这边也有着自己的担忧和顾虑,毕竟目前泰国境内的铁路,有很大一部分采用的是日本的米轨,其轨道相对狭窄,而中老铁路采用的是中国标准轨,这也意味着现有的泰国铁路系统,无法融入中老泰铁路中,其运输效率和经济效益都是十分不确定的。而该项目的投资价值将近100多亿美元,在无法确定经济效益的前提下就去投资,中方肯定要慎重做决定;更何况泰方态度左右横跳,难免不会再出岔子。

为了打消这份疑虑,确保中泰铁路顺利推进,泰国副总理兼外长亲自来华,给中国送上了保证书。在与中方外长王毅会谈期间,泰国外长班比表示,泰方对中泰关系高度重视,愿意积极推动中泰以及中老泰铁路项目推进,保证其早日开通。其言下之意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把项目落实。

如今泰国新总理上任已有一段时间,政权基本稳定,中泰之间的各项合作也在有序推进中,这种情况下,泰国的承诺也算得上是有几分重量的,因此王毅外长也做出回应,表示中方愿意和泰国一道,推进两国各领域合作。其言下之意就是接下了泰方这份“保证书”,不过需要提醒泰方的是,只有泰方能真正做到信守承诺,中国的这份信任才不会错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