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澳门娱乐场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

这是一个你可以红无数遍,但是只需要黑一次,就可能让你跌入深渊,无法自拔。

我是良哥,来自浙江,我在澳门做了两年换汇生意,从我到澳门的那一刻起,我的父母就告诉我,千万不要在这里迷失了自我。

说来也讽刺,我在澳门做的换汇业务,主要服务对象还是那些在娱乐场里玩红蓝游戏的老哥,但是也不可否认,那几年确实比较赚钱。

我们与娱乐场的账房,与周边的换汇店不同,他们是有正规手续的,有固定的点,而我们没有正规牌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是“散兵游勇”,更像是街边的小贩,而娱乐场的保安就像城管的关系。

如果在娱乐场里太“张扬”,就有可能喜提保安护送你到“小黑屋”,领取3-4小时的静站“享受”,如果再张扬点,还可以领取免费护送你到拱北口岸边的服务,并温馨提醒您,3年后再来。

我2017年来到的澳门,一开始是持通行证,需要7天回内地一次继续签,后来嫌麻烦,就找中介办理了商务签,花了点钱,留在了澳门。

在澳门的那些日子,我主要是来这里赚钱的,不是来旅游的,虽然澳门不大,但是很多地方我还是没有去过。

在澳门的那段时间里,我一开始住的是床位,没有私人空间,后来我认识了女朋友甜甜,她以前是“去去妹”,后来我感动了她,收获了爱情,我们就在外面租房子。

我是如何认识甜甜的,后面会提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澳门娱乐场做换汇,有人说我是“换钱党”,也有人说我们是属于“扒仔”,“捞仔”,其实都是一句,并不重要。

你有需求,我为你服务,大家两清,童叟无欺,是什么称呼又有什么要紧呢?

我的工作时间跟很多红蓝老哥打卡的时间一致,基本都是晚饭过后,洗个澡,穿上整洁的衣服,看起来“人模人样”,背上自己的“搵食架撑”腰包,就可以出发了。

走到走廊,一闪一闪的走廊灯还没有修好,与远处灯火通明的豪华酒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澳门这座城市,其实你用心发现,也是有类似“城中村”的地方的,我住的地方,就比较类似香港的“劏房”,所以澳门并不是每一个角落,都是繁华所覆盖。

走到楼梯口,馨姐她们几个还在化妆,她们一般9点半才会出动,去巴黎铁塔或者娱乐场附近兜客。

她们也基本不是本地人,都是来澳门讨生活的一群人,跟我租住在同一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和她们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下步梯,这里是没有电梯的,有电梯的,也不会是这个房租价格。

我是浙江人,在这边没有澳门的驾照,所以摩托车不能骑,被拦到很麻烦,所以我都是最原始的方式——步行。

好在娱乐场并不算选,半小时不到就可以到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一般不从正门进去,因为进去多了,保安会认得我们,所以我都是轮流从各个侧入口进去。

在这里说一下,未年满21周岁是不可以进来的,大人带小孩子也不可以,还有澳门的公职人员,除了过年那几天可以,其余时候也不可以。

那些已经是娱乐场黑名单的人,也是被禁止入内,也是分永久和非永久。

非永久是1-3年,不过那些滑头总能找到合适的机会溜进去,毕竟保安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些“老滑头”一般会选择本地保安在的时候,就偷偷溜进去,因为本地保安比较“慵懒”,不怎么管事,只要不是什么过分举动,他们很少肯挪动屁股。

那些尼泊尔或者菲律宾来的保安,穿的是黑色的西装,本地保安就是红色,黄色西装。

我们习惯称那些穿黄色西装外套的本地保安为“黄马褂”,拿更高的工资,做着更少的工作。

外籍保安会经常走来走去,对着自己的耳麦汇报情况,工作也是一丝不苟,毕竟他们珍惜这份工作,虽然工资也就1万出头,也比他们老家好太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进入娱乐场后,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了,菜市场人还是很多,现场环境嘈杂,所以娱乐场也被一些人称为“菜市场”。

不过这个时候我还没得下班,得晚上12点才可以,那个时候娱乐场的保安就没有这么严格。

我去了一趟二楼,找到火水哥进点货。

二楼有很多品牌商店,也有很多吃的,看着食客们吃香喝辣的,这里很多都不是本地人,因为多数本地人不会选择吃这么贵的晚餐。

看着那碗生蚝粉,我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我晚饭只吃了一点面条,加点豆瓣酱,虽然不饱,但也没有饿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办。

我来到火水哥的档口,说是档口,其实就是小小的一个地方。火水哥今天穿得很“红火”,看到我过来,就跟我打招呼:

“良仔,今天要几多货”?

火水哥的大舅子是开当铺的,这些港币都是正规渠道的货,至于那些私下联系你的人,即使是太阳城的人,也最好不要相信,可能会掺假,又或者不干净,容易“濑野”。

火水哥有信誉,加上他手上不缺港币,我来找他,就是为了换港币的。

我问了火水哥今天什么汇率?觉得还可以接受,就进了20万的货。

火水哥说:“拿这么少,多拿点嘛,多赚点”。

“哎,最近生意不太好,怕砸自己手里”,我说。

火水哥照旧递给我一个账号,让我汇18万多进这个账号,我说这两天限额了,超出的部分能不能转他的支付宝或者微信?

火水哥并不情愿,但是还是同意了,因为他提现是需要手续费的。

汇款完毕后,火水哥在台底数了200张港币递给我,让我也数一次,我拿着3-4厘米厚的港币,这都是1000块的面值,并没有数,因为我相信火水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