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亲生家庭不到一周,解清帅又回到四川处理认亲后续事宜。对于儿子的这次别离,解克锋不再日夜忐忑。

1998年,出生百天的解清帅在河北邢台家中被拐。夫妻俩自此走上了漫漫寻子路。“有陌生来电说只要给钱就告知孩子下落,虽然知道可能是骗子,还是一次次转账,就为了不错过一丝机会。”他们也遇过很多好心人,在并不富裕的年代,老乡二话不说送了一部手机。

被拐时尚在襁褓中,重逢已是风华正茂。伴随着团圆喜悦的,还有数不清的遗憾,“心疼儿子从来没有父母参加过家长会”。近日,解克锋告诉南都、N视频记者,“不管买家是谁,做得再好我都恨他,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但这个事儿不能对孩子说。”谈及连日来网上的声音,他也作出解释,“有两家混凝土公司,15台挖掘机,但干我们这一行的,手上没有多少现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解清帅回到亲生家庭。

回家

即使为了团圆这一刻已经准备了25年,解克锋至今仍觉得像在梦里一样不真实,“脑袋还是懵的,每天睡不了几个小时”。

“孩子回到家中,总觉得哪里准备得不够好。”12月1日认亲当天,他忍不住落泪,“我家房子好多好多,一直住不了,得知孩子从四川赶过来住宾馆,我特别特别难受。”

因为行程匆忙,解清帅没有带上厚衣服,衣着单薄,一家人又来不及购买,哥哥解清栋的同学得知后,将自己的新衣服拿给了他穿。

解克锋告诉南都记者,他已经将新房子的钥匙交给了解清帅,“我在这个小区给他买了两套房子,装修好的,以后可以做婚房,儿子听了很高兴,我们一起在这里住了几天。”解克锋和妻子的住所距离新房子只隔了一个路口,走路四五百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解清帅和家人相认。

认亲当天,解克锋做好了计划,准备带儿子去买车,随便他挑。对于父亲的好意,解清帅表示,“我更想像大哥一样自己去努力工作,也更想和家人住在一起。我非常理解爸妈想弥补这么多年对我的爱。”

回家后,一家人还为他补过了生日。“这些年孩子不知道他真正的生日是哪一天,明年农历8月24日,我要给他过一个隆重的生日。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我找到儿子了!这一天是他的生日!”

对于未来,解克锋连续用了两个“期待”特别强调。接下来准备和儿子的对象见面,看是否将结婚提上日程。“结婚那天一定要告诉全国人民。”解克锋笑着说,“他对象已经知道他的身世了,可能有智能手机的人都知道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解清帅,被拐25年后找到原生家庭。

在此之前,解清帅没想到自己还有父母。养育他的家庭从小就告诉他,父亲已经病逝,母亲改嫁。爷爷奶奶将他带大,小学在村里读书,初中在市里的寄宿制学校,高中和大学都在邯郸。“爷爷奶奶对我很好,比对所有的孩子都要好。”

邯郸离解克锋家里不过50公里。这25年,他去过无数次这个地方,“因为寻亲、开会、和朋友见面,经常去。”

这么近,那么远。50公里填满了无法弥补的遗憾。

“孩子从小没有父爱母爱。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他舍不得老人奔波,家长会从来无人参加。”解克锋感到很心疼也很矛盾,“不管买家是谁,做得再好我都恨他。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没有买家就没有人偷孩子,我至今还没见过他们。但这个事儿不能对孩子说,孩子有颗感恩的心,我得照顾他的心情。”

失散

今年10月8日是解清帅25岁的农历生日。解克锋更新了一则朋友圈:“25年来,爸爸妈妈从未停下寻找你的脚步,利用一切渠道发疯地找你,流过的眼泪已经数不清了。如果谁能提供孩子准确线索,我定会百万重金酬谢!”

那天早晨开车前往公司的路上,他一直在车上抹泪,“每年这天都是这样,不敢让人看见。朋友问起孩子丢了多少年,张口就来。”

解克锋来自河北邢台农村家庭,经媒人介绍认识了同村的妻子。婚后他在工地上承包工程,事业略有起色。

他清楚地记得,孩子被偷那天是农历1998年腊月初四,临近过年。傍晚时分,妻子给他的BP机发来传呼,到达公用电话亭准备回电话时,一旁的熟人告诉他家里出事了让他赶紧回去。

“我马上打出租车回家,媳妇没在屋里,孩子也不在,我还以为孩子生病去医院了。”没多久,他就看到崩溃大哭的妻子,“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孩子被偷走了’,然后当场晕了过去。”

妻子醒过后说,当时自己出去买菜,门口有两个30多岁的男子,但她并没有在意。因为邻里都是熟人,也没有锁门。然而,买菜不到10分钟的时间,回到家孩子就没了,门口的两个男子也全无踪影。

报警之后,解克锋叫上亲朋好友找了一通宵。直到腊月二十九,很多人都得回家过年了,夫妻俩只好离开出租屋回到农村,“在家光是哭,也不愿出门,丢了孩子很丢人,抬不起头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解克锋夫妻制作的寻人启事。

好不容易熬到大年初四,夫妻俩又坐着公交车回到市里,印了上千张寻人启事,贴满了大街小巷。

“有很多好心人给我提供了线索,警方都一一调查了,可惜都不是我的孩子。”解克锋告诉南都记者,当时他常常往火车站、汽车站跑,还假装买孩子“钓鱼”,举报了两个人贩子。

一个好心老乡得知他的孩子丢了,将自己的手机送给了他,一分钱也不肯收。“这样的恩情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然而,随之而来的还有骗局。

“当时遇到很多骗子打电话过来说只要给两千块钱,就告知孩子的下落。”尽管知道可能是骗局,他还是一次次转账,就为了不错过一丝机会,“记不清到底给了多少钱”。

即使如此,从始至终解克锋也没有责怪过妻子一句,“她心里比我还难受,每天都哭。那天就算我在家,孩子可能也会被偷走,因为人贩子一直在附近盯梢寻找机会。”

振作

寻亲25年,解克锋最远去过湖南。

那时大女儿已经出生,妻子需要留在家里照顾孩子。为了不耽误白天干工程,又能节省住宾馆的花销,他搭乘晚上的火车硬座一路南下,“到了之后发现不是自己的孩子,心里特别失落,但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为了寻亲,夫妻俩几乎一无所有。“一开始没有心思工作,一心就是找儿子。”找了一年多仍杳无音信,亲戚朋友看不过去,主动给他介绍工程。慢慢地,他也想明白了,“孩子找回来后,我必须给他提供比买家更好的生活,这成了我坚持的动力。”

出身农村家庭的解克锋特别能吃苦,面对亲友介绍的工程从来不含糊,“我把这个破拆的活儿干好了,下个活儿才能主动找上门。”

有一年,邢台下了一场大雪,工地上很多人已经提前回家了,解克锋仍然没走,“有个包工头把一个小工程转给我,给了1000元。后来又有一万元的工程找了过来。”

一边干工程一边找孩子,他骑坏了6辆摩托车。每次出门前心里都怀揣着希望,却屡屡失望而归,“每次接到线索都自我安慰‘这个肯定是我孩子’。如果不这样想,心里早就没劲了。”

他转念一想,即使不是自己的孩子,也是别人家的孩子,采血信息交到警方,意味着寻亲家庭又多了一份希望。

后来,随着信息越来越发达,寻亲也不用出远门了。“发现线索后,可以直接和当地警方沟通查找,省时又省力。”

孩子没回家之前,都在想什么?他对南都记者说,“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好好读书,结婚了没有……希望他文化程度高一点,也希望他成为一个善良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解清帅和哥哥解清栋。

或许爱是常觉亏欠。对于大儿子解清栋,他时常怀有愧意。

解清栋小时候在老家和奶奶一起生活,弟弟被拐后第二年才回到父母身边,吃住都在工地,没有上过幼儿园。小学二年级开始读寄宿制学校,父母工作忙碌,又要找弟弟,有时候一个月才有空接他回家,衣服还是老师帮忙洗的。

“小时候奶奶就告诉他有个弟弟被偷了,他很懂事,平时也会帮妈妈做饭,在工地上也学着我们干活。”

解克锋告诉南都记者,后来家境慢慢变好,“我们现在有15台挖掘机,有两家混凝土公司,父子俩各管一个,公司有一百多人,主要做机械租赁还有拆除工程等。但干我们这一行,其实手上没有多少现金,只有固定资产。”

无间

“一夜没有睡觉,想抱抱儿子。”12月1日凌晨4时许,解克锋一连发了5条朋友圈。

这天是认亲的日子,当他看到阔别25年的儿子在警察的带领下,抱着一大束鲜花出现在眼前时,终于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认亲当日,母亲紧紧牵着解清帅的手。

“民警提前让我看了照片,有一张和我20多岁时特别像,一眼就能看出是我儿子。但他比我高很多,有1米78。”他笑着向南都记者讲述,儿子和自己期待中一样,是个善良的好孩子,经常去福利院看望老人。“正巧他在做室内装修,我们一家子都跟建筑打交道,也是种缘分。”

出生百天被拐,重逢已是25年后。父子俩相处的一周里,找到了许多共同话题。比如,解清帅大学专业是体育教育,热爱健身。而解克锋去年花了两个月瘦了30斤。

“我年轻的时候体重只有130多斤,后来当了老板陪客户上饭店吃饭,快胖到200斤。”因为担心影响到健康,他开始跑步、节食,“因为要管理几十亩上百亩的工地,我走路特别快,一般人还快不过我。”

解清帅告诉父亲,从邯郸学院毕业后,他先是当了一段时间教练,而后自学室内设计转行,在四川一家室内装修设计公司工作。

对于儿子未来的选择,解克锋选择尊重他的意愿,“如果真心喜欢一件事,肯定会想方设法去做好。就像谈对象一样,喜欢对方就会想尽办法去追。”

早年因为寻亲,他买了四部手机,这阵子手机常常同时响,不知道该先接哪个。

他还收到了很多陌生人咨询寻亲的信息,“我的经历鼓舞了他们大胆去寻找亲生父母,我建议他们先去找公安部门采血。只要我的经验适用, 都会毫无保留地分享给他们。”

“寻亲的人到邢台来,我都会想一切办法,真心实意地帮助他们。我的孩子找到了,我还得继续帮助别人找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解清帅一家相认后。

解克锋告诉南都记者,近日,解清帅回到了四川,处理后续事宜。因为爷爷奶奶年岁已高,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早年到四川投靠其他儿子。先前认亲一事,解清帅担心老人身体承受不住,并未告知他们。

“民警找到清帅采血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直到DNA比对成功后才知道自己是被拐的,父母已经寻找了25年,很不容易。”解克锋后来得知,儿子看到寻人启事时哭了,“他不知道父母是这样找他的”。

这一次的离别,解克锋终于不再惶惶不安。他知道,儿子很快就会回到身边。

出品:南都即时

统筹:南都记者 向雪妮 韦娟明

采写:南都记者 韦娟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