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世界上最耐热的动物是谁吗?它们也许生活在干旱无垠的沙漠,每天与风沙为伴;也许生活在气候闷湿的热带雨林,皮肤和毛发每天都在忍受着大量水分的附着与蒸发。

但是,这些耐热动物的生存环境不管再怎么极端,可以说都没有突破生物能够承受的温度极限。而有这么一种虾类它们却生活在一个突破极限的地方——火山口

这种神奇的动物就是白色盲虾,白色盲虾在地球上的栖息地主要分布在加勒比海南部的一处海底火山口附近。那里的常规温度直逼450摄氏度,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要知道,水沸腾也不过就是100度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此,一个接一个有关这一发现的疑惑接踵而来,在450度的环境下,不必说繁衍后代,白色盲虾就连活下去都是一个问题。大家平时在家里买点海鲜煮个虾蟹鱼蛤,有那么一二百度的加热程度就能煮熟。

更何况从理论上来说,这一温度根本不可能允许液态水的存在

那么,白色盲虾到底是怎么做到在450度的极端环境中依然能够生生不息的繁衍下去?它们的身上有着怎样的生命体进化奥秘,它们的身体难道真的能够做到抵御如此高温吗?

在这颗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星球上,还有多少超乎人类想象的,在恶劣生存环境中的顽强活着的动植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恐怖的海底火山

2022年1月15日,位于南太平洋的大洋洲岛国汤加发生了一起震惊世界的火山爆发。几乎可以说就是在一瞬间,整个火山口附近就喷发出了遮天蔽日的滚滚浓烟,最高高度甚至达到二十五公里。

从卫星地图拍摄的画面来看,此次汤加火山爆发给人们带来的直观感受已经不是原子核武器试爆能够比拟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科幻大片里的小行星撞击地球,整个海面都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撞得七零八落。

经过后来世界上很多权威机构的认证,一致认为这是有记录的一百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火山爆发。而这个故事的主角,正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海底火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也许在我们的一般认知中,火山这种特殊的地理事物应该都存在于陆地上,比如著名的意大利维苏威火山和日本富士山。但大家可能并不知道的是,其实海底火山的喷发威力以及影响要大于陆地火山

首先来说,相比于肉眼可见的陆地火山,隐匿身形的海底火山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爆发征兆。就像汤加火山一样,人们根本预测不到灾难的发生。而且,海底火山会引起海洋环境和附近陆地环境温度变化,导致难以适应的动植物灭亡,这一点是最可怕的。甚至有人据此推测,六千五百万年前的恐龙大灭绝,就很可能与一起特大海底火山爆发有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神奇的白色盲虾

神奇的白色盲虾

由于其恐怖且毁灭性的神秘特质,在日本以及一些欧美海洋文明国家的神话传说中,海底火山总是可怕的海妖怪兽聚集地,比如最经典的巨兽形象哥斯拉。即便是在我们国家,作为火山口的长白山天池也曾流传过有关大型不明生物的怪谈。

当然,哥斯拉或者天池水怪这样的传说怪兽并没有得到实际上的科学证实,它们不过都是些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通过目前已知的生物探明情况来看,能够在火山口附近生存并繁衍生息的动物寥寥无几,白色盲虾就是其中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中北美洲墨西哥湾南部的加勒比海海面之下,分布着很多跃跃欲试的海底火山,而就是在理论上不可能存在生命体的地方,人类还是找到了这群体型微小但成群结队的白色盲虾。

2012年,一批来自英国的科学家团队来到加勒比海域的开曼群岛附近,在一处距离海平面大约五千米的地方,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处火山口和一群生活在此的奇怪的未知生物

只见在海底火山的压力作用下,喷涌向上一股类似温泉的暖流,由于温度明显高于旁边的海水,导致这道暖流像我们家里烧开的水壶一样冒着阵阵热气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就在这道暖流周围,还有一群“不知死活”的虾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围绕游荡,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一样。身临其境地想象一下,在不见天日的深海之下,恐怖火山口的暖流之上,眼前的场景确实很容易让人感到害怕。

不过,任何事情都有科学的解释,飞蛾扑火是因为它们将火光当作飞行方向的信号源。而这群虾之所以围绕在海底火山口的暖流周边,当然也是为了生存,它们的主要食物来源——嗜热菌就分布在这里

嗜热菌是指一类专门喜热的微生物群体,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很多农用肥料和发酵乳制品都离不开嗜热菌的应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通过对它们一段时间的观察与研究,根据其样貌特点和生活习性,最终赋予了白色盲虾这个名字。

从字面意思就不难理解,这种虾的外形在深海中呈现出鲜明的白色,而且在漫长时间的进化选择过程中,它们褪去了视力功能。因为在深海环境中,主要由于光线昏暗的缘故,大多数栖息于此的动物都放弃了视觉器官,转而将其他触感器官进化得更为灵敏

换句话说,白色盲虾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危险的海底火山口,也不知道自己稍有不慎就会被瞬间烫熟,只能通过触感器官来感知自己距离食物的位置,从而精准进行捕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到这里想必大家也就都明白了,白色盲虾并不是真的直接生活在450摄氏度的火山口环境中,只是依附在从中喷出的热浪暖流周围,并以寄生于此的嗜热菌为维持生命的食物。只不过由于它们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要来这里捕食,所以给人一种白色盲虾生活在火山口的错觉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为了更好的适应深海环境,白色盲虾除了退化视力以应对黑暗之外,作为甲壳类动物的它们还进化出了远比近海虾类更软的外壳,这是因为在五千米的深海水压之下,坚硬有时候换来的结果只可能是灭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极端环境中的生命

极端环境中的生命

乍一听,你会觉得生活在火山口450度高温下的白色盲虾是生命中的奇迹,而看完了有关介绍,大家也都明白这个所谓的奇迹只不过是对真相的一种错误理解。当然,我们并不是说五千米深海下的白色盲虾没有在为了生存而努力,只是在这颗神奇的星球上,有关生命奇迹的故事真的并不少见

在广袤无垠的沙漠地带,炎热与干旱是永久的标签。然而,即便是如此恶劣的条件,很多植物种子依然在努力地吸收那少得可怜的水分,只要时机成熟,它们依然能够将花海开在遍地黄沙之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5年的十月,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就上演了这样一场生命奇迹

阿塔卡马沙漠是著名的“世界干极”,是整个地球平均降水量最少的地方,就连撒哈拉沙漠也比这里更湿润。而随着一场罕见的雨水,阿塔卡马沙漠上几乎是一夜之间长出了万紫千红的花朵,这里面有仙人掌、蝎子草、沙漠玫瑰等等各种植物。一时间,绚丽的景色吸引力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在平时无人问津的沙漠地带,游客总人数竟然达到了两万人。

虽然花开花落只是短短的几天时间,虽然阿塔卡马沙漠此后再也没能迎来当年的盛况。但这里的生命已经证明,它们始终都在顽强地活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管是为了一口吃的宁愿身陷在海底火山之侧的加勒比海白色盲虾,还是智利阿塔卡马沙漠上那只需要一滴水就能盛放的一束束花朵,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有同样的发现,比如放在冰箱里的大蒜苗一样会发芽,水泥墙里时不时也会长出一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绿植。

正如美国环球公司出品的侏罗纪系列电影的主旨所说:生命自会找到出路

就像当我们都在质疑那些不可思议的古代建筑奇迹时,有没有想过作为地球上的生命,人类同样也拥有超乎自身预想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因此,敬畏生命,就是敬畏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