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崔桂忠

近日,关于“网红”书记邢征辞职的消息,引发舆论高度关注。

11月30日,鄂尔多斯市人大常委会决定接受邢征辞去自治区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在此之前,邢征担任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康巴什区委书记。他曾因“唱rap宣传康巴什区”,被网友称为“网红书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家里没矿,全靠流量”,邢征曾经在网上戴着棒球帽和墨镜说唱,一改官员的板正形象,并表示,成为“网红书记”,也是被“逼”出来的变革;又由于在疫情期间,康巴什推出的“明日寒潮,停做核酸”的暖心举措,一经发布,好评如潮。

坊间猜测,邢征落马了?事实上,邢征没有被查,或只是离开了官场。多位鄂尔多斯人士透露,邢征已辞去了公职,去某企业任职。熟悉邢征的人说,他“不合群”想冒尖儿,可能并不适合官场。但是金子到哪都发光,去企业更能发挥他的能力。

让人又不禁想起湖北巴东原县委书记陈行甲“5年的官场经历,比任何小说都精彩”。陈行甲面对媒体,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厌烦了戴着面具做人、做官”。

1971年1月出生的陈行甲,是清华大学公共管理硕士,曾在湖北基层官场工作数年, 最后一个领导岗位是湖北省巴东县委书记。2015年5月,曾荣获“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称号,本来前途一片光明。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仅一年后他裸辞了,“我觉得当到县委书记,已经尽了全力,在个人能力范围内做到了最好,在从政方面,再做下去,就是刷简历,那不是我想要的。”

从陈行甲到邢征的辞职令很多人不理解,认为好不容易熬了个一官半职,还是一把手,怎么说辞就辞了呢?

现实是,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官,不是每个人都能当官。“衣不举领者倒,走不视地者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为官从政是一项崇高的事业,也是一种高难的职业。现实中想当领导的人很多,但并非人人都能成为领导,也未必人人都适合做领导。

艾丰有句名言:“许多人都认为当官好、官好当,因而好当官。他们不懂得官不是好当的。”很多时候,我们想要的东西和我们自身的能力特点不相适应,以至于往往南辕北辙,徒生烦恼。

古时候很多著名的文人,都一辈子郁郁不得志。原因即在于,我们有着官本位的传统,大家都把当官作为实现人生理想的正途,梦想着“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身后名”。可是,很多人都意识不到,有文才不一定有吏才,文章写得好、诗做得好不一定能当好官。

比如李白,他一辈子都觉得自己才堪大用,也想尽了办法毛遂自荐去追求仕途。但他的一些政治主张,看起来并没有多么高明。而他的性格,也根本不适合官场。当官讲究一个“忍”字,不是狂放不羁的李白能做到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能开心颜”,这样的人,当然也只能“一生傲岸苦不谐,恩疏媒劳志多乖”。

据说,当年以色列想提名爱因斯坦当第二任总统。我们都知道,爱因斯坦是犹太人,而且名闻天下,这一建议很多人都觉得有可行性。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提议被爱因斯坦拒绝了。他在信中写道:“我整个一生都在同客观事物打交道,因而缺乏天生的才智,也缺乏经验来处理行政事务及公正的对待别人,所以,本人不适合如此高官重任。”爱因斯坦是聪明人,能够做好一名科学家,能够发现宇宙的奥秘,但不一定能够治理好国家。

人生的选择,不应该以是否光鲜辉煌为目标,而应该以是否适合自己为原则。但羡慕当官、妒忌当官、忒想当官的人不少。于是有了“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等等怪现象;于是有人“官位晋升了,人品没有了”,有人“奴性十足,人性荡然无存”,有人“戴着假面具,做着亏心事”……

林清玄先生在《人间有味是清欢》中曾这样写道:“真正的生活品质,是回到自我,清楚衡量自己的能力与条件,在这有限的条件下追求最好的事物与生活。”人生如寄,又常多逆流,但总有人不屈服不苟且,在红尘沧海中接受岁月的洗礼,沧桑蹉跎中,把流年的花朵,种植在心底,让生命如花,灵魂染香。

“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莫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饭,穿百姓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亦是百姓。”当官也好,辞职也罢,像邢征、陈行甲一样坚守自己本色初心,干净、自强,才能活得有力量,才能活得轻松、幸福、踏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作者简介:崔桂忠,曾任92848部队政治委员,海军上校军衔。现任大连市旅顺口区委办公室二级调研员。

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编辑:易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