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苏敏,今年20岁,是一名初入职场的小白领。辛苦工作了一天后,我强打精神推开家门,准备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我回来了。”我轻声说。房子里静悄悄的,婆婆似乎已经睡下了。

我放下手袋,走到厨房想煮些鸡蛋吃。刚把鸡蛋打进锅里,就听见婆婆的房门被猛地推开,她站在门口,一脸暴怒地看着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这么晚才回来,还大手大脚地煮这么多鸡蛋!你以为鸡蛋是免费的吗?”婆婆严厉地说。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婆婆就快步走过来,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锅子,把里面的鸡蛋倒进水池。

“婆婆,我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就想煮几个鸡蛋吃。”我急忙解释道。

“没吃东西?公司不供应午饭吗?你拿这么高的工资,就该节约开支,不能乱花钱!”婆婆毫不留情地责备道,“我辛苦积蓄的钱都是你在烧,你配吃这些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还想再解释,但婆婆已经转身回房,重重摔上了门。我看着水池里的鸡蛋,心如刀绞,眼泪夺眶而出。

婆婆一直很吝啬,从不给我恰当的生活费。我每个月虽然拿了不少工资,但大部分都交给婆婆存起来了。我工作那么辛苦,就想偶尔犒劳一下自己,怎么也成了罪过?

就在上周,公司年终奖下来,我兴高采烈地想给自己买几件漂亮衣服。可刚提这个想法,婆婆马上阴着脸说:“公司给你这么高的年终奖,你就该多存点钱,将来买房子要用的。买衣服?就你这身材也配穿名牌?”

其实我并不在乎名牌不名牌,只是想偶尔像普通女生一样购物消遣。但在婆婆眼里,我就是靠她才活到现在的。我没有权利要求生活质量,更没有资格像别人一样花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天夜里,我心事重重地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我在黑暗中回想着自己20年的人生,它充满了婆婆的呵斥与怨言。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父母都是体力劳动者。他们把自己的全部积蓄都投入我的教育,希望我能改变命运,过上好日子。我也不负父母期望,高中考上了县城最好的高中,大学考入了省会的大学。

可就在我大二那年,父母相继因病去世,我毅然决定退学回家,承担起照顾婆婆的责任。婆婆性格刻板、古板,和我的教养风格南辕北辙。为了尊重婆婆,我压抑住了自己的个性,过着俭朴的生活。

大学毕业后,我在城里找了一份月薪可观的白领工作。本以为生活会慢慢好转,没想到婆婆的控制欲却更强了。她认定我一个“外行”,根本不配拥有自主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以为你是见多识广的城里人了?今天能挣钱,明天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婆婆常这样说教我。

我其实也理解婆婆的艰辛,大概经历过的苦难让她不相信世界还有温柔和善意。但我内心深处也渴望被理解,渴望自由地活一次。

那天夜里,我出现了离家出走的念头。我想起高中同学小芳常常发来的生活照,她似乎过得很滋润。也许我可以去找她,离开这个令我窒息的家。

我沉默着进了洗手间。望着镜中的自己,我犹豫着要不要就这样离开。最后我还是没有勇气那么做,默默回到桌前,和婆婆一起吃起了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婆婆在我出门时叮嘱道:“早去早回,好好工作。公司那群人,没一个靠得住的。别听他们瞎扯!”

我点点头,盯着婆婆皱纹满布的脸。她脸上严厉的神情让人感到难以亲近,可这毕竟是我仅剩的亲人。我叹了口气,轻轻关上了门。

那天工作对我来说格外艰难。一想到家里阴沉的氛围,我就提不起劲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午,几个同事约我一起去食堂吃饭。我本不想去,但想到晚上回家后可能又是一场争吵,还是答应了。

“今天你怎么一付生人勿近的样子?”同事问我。

我勉强笑笑,搪塞过去:“没睡好,有点累。”

“要不今晚别回去了,出来玩吧!最近新开了一家酒吧,环境特别好,去看看?”小刘提议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的心动了一下,但想到婆婆,还是说:“不了,我得回家。”

“你也太不会玩了,老回家做什么!就出来一次嘛!”

同事们起哄,我自己也很心动。最终在他们再三保证“很回家”的前提下,我答应了。

临近午夜,我和他们告别,一个人向家走去。虽然知道婆婆会责骂我,但 的新体验让我有了力量面对一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回家后,我却迎来了更大的噩耗。婆婆不知为何在家中摔倒了,被送到了医院。我激动地跑到医院,一夜未眠地守在她病床前。

医生说,婆婆因为高血压引发了轻微中风,身体虚弱,需要住院观察。我天天来医院看望婆婆,心中充满了自责。

终于有一天,婆婆清醒过来,她看着我,神情中浮现出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孩子,婆婆对不起你。”她突然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茫然地站在病房里,看着婆婆停止起伏的胸膛,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这时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宣布婆婆已经离开了人世。

我跌坐在地上,泪水夺眶而出。虽然和婆婆的关系一直紧张,但在失去她的这一刻,我还是感到了巨大的悲痛。

处理好后事,我独自一人回到了空荡荡的家。每一个角落都还留着婆婆生前的气息,这让我的伤感更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邻居阿姨得知噩耗,来到家中吊唁。她看到我憔悴的样子,红着眼圈安慰我:“婆婆生前确实比较严厉,但她一定很爱你,不然也不会把你扶养大。你别太难过了。”

听到这番话,我心头一揪。的确,在婆婆严苛的外表下,她对我也有自己 的爱。当初父母去世,正是婆婆接济了我,让我没有无依无靠。婆婆生前虽然吝啬,但却依然尽最大努力为我提供生活来源。

想到这里,我的眼泪汹涌而出。她离世前对我说的那番话,我这才明白其中的意义。她终于打开心结,愿意让我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但这一切都太迟了。

我决定为婆婆在家乡举办一场体面而简朴的葬礼。那片经年累月辛劳工作的田野,将成为婆婆最后的安息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葬礼上,我看着婆婆合上的眼睛和缓缓下葬的棺木,心如刀割。旁人都说,我年轻又能干,一定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但我知道,我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婆婆,和我们之间那些激烈却真挚的爱。

葬礼过后,我决定继续履行对婆婆的诺言。我不会再畏首畏尾,而要努力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会永远记住婆婆的艰辛与爱,以此来宽恕她生前的苛刻。

婆婆的葬礼过后,我决定开始新的生活。我搬出了那处充满回忆的老房子,在城里买了一套自己的小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周末我还会回老房子看看,拂去墙上蜘蛛网,怀念婆婆的点点滴滴。那些日常生活的痕迹,是我与她唯一的纽带。

我加倍努力工作,希望能在事业上有更大发展。同时,我打开心扉,和同事们结下了深厚友谊。他们会定期约我出去聚会,让我感受到热闹与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