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永乐年间,顺庆府双桥镇的山中小村,有一个名叫陆文海的年轻人。他家仅有半亩贫瘠的土地,生活十分贫困。

父母早早过世,三个姐姐又都已嫁人,陆文海独自一人以耕种为生,勉强维持着温饱。然而,他一直渴望能娶妻成家,过上完整的生活。

在当地,即便是最贫穷的人家,女儿出嫁的聘礼,至少也需要8两银子。陆文海一年都攒不起二两银子,因此,尽管他已经22岁,仍然没有娶到妻子。

他的姐姐们心疼他,多次想办法帮助他。她们找了一些愿意招赘的女方家庭,希望陆文海能去做上门女婿。然而,陆文海坚决拒绝了。

他说,李家只有这一个儿子,女儿可以嫁人,他怎能去做上门女婿呢?

姐姐们听到他这样说,感到十分羞愧。她们的夫家也都是穷人,无法拿出太多的钱来帮助弟弟。于是,她们只好留意一些相貌丑陋、聘礼要求低的女子,为陆文海物色一个合适的妻子。

陆文海却并不着急,他是一个强壮的大小伙子,过日子是没有问题的。

陆文海喜欢吃鱼,村外河中就有不少鱼。他经常在夜晚背着笆篓到河里去摸鱼。那晚,正值夏夜,明月高悬。陆文海如往常一样,背着笆篓走进河里,沿着河边往上游摸去。

河边的石缝里藏着许多鱼,水也不深,很容易就能有所收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多时,陆文海就抓了几条巴掌大的鲫鱼,还捉到一尺多长的乌棒鱼。每次下河摸鱼,他都能有所收获。他没有钱买肉,鱼就成了主要的肉食来源。

陆文海兴致颇高,打算多捉几条鱼,还往上游边走边抓。从一个大石缝里,又抓出一条鲫鱼后,陆文海迈腿再往前走,可这下却没能迈动步子。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拉着自己,吃了一惊,回头看只见是一个女人,这是一个生得十分美貌的美妇,正拽着他的裤腿,一双美目,还含情脉脉看着他。

陆文海感到一阵强烈的惊恐,就像一只无形的鬼手突然搭在他的肩膀上。这女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河里,紧紧贴在他身边,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他的胳膊。

他用力挣扎了几下,但她的手却像一把铁锁一样牢固,让他无法挣脱。

陆文海开始感到有些惶恐,这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要拉住他?难道是想吃鱼吗?他赶紧停下手中的摸鱼动作,抬头仔细打量起这个女人。

妇人不仅美貌,那种成熟的风韵却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魅力。她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眼中闪烁着调皮的光芒,仿佛在告诉陆文海她并不是在开玩笑。

陆文海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这个女人在说什么?吃他?这怎么可能!他用力甩了甩胳膊,想要挣脱她的手,但林寡妇却像黏在他身上一样,始终无法摆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姐姐别开玩笑了,我一个大活人,怎么能吃?”陆文海红着脸说。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似乎有点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

这美妇收起笑容,声音变得冷峻起来:“妾身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小海娃,你记不起我了,我还记得你呢!我是村北的林寡妇。”

陆文海听她这么说,仔细一看,这个女人果然是村里的林寡妇。他顿时感到一阵强烈的恐惧,像一只无形的鬼手紧紧地掐住了他的喉咙。他喘着粗气,面色惨白,拼命挣扎起来,但林寡妇的手却像一把铁锁一样牢固,让他无法挣脱。

原来,这林氏是村里的一个美貌的寡妇,她的美貌是出了名的。

然而,就在一年前,林寡妇突然神秘失踪了,村子里的人们都猜测,她可能被人害了,但一直没有找到任何踪迹。

林氏似乎有些幽怨地诉说着自己的遭遇:“小海娃,你所料不差,我现在的确已经不再是人,而是泉下之鬼。一年前,那个可恶的光棍陈老五,趁半夜摸到我家中,不顾我的百般哀求,强行玷污了我。事后,我说要去县里告他,惹他起了歹心,竟然直接将我勒死。”

“我被害死后,那家伙趁着半夜无人,将我背到这河边,挖坑埋了,又盖上了杂草。所以这一年多来,根本无人发现。我心中满怀怨气,后来在路上遇到了他,直接吞噬了他的魂魄,让他不明不白地死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本,我报了大仇,就该前往地府投胎转世。然而,我被埋在野河中,虽然怨气消了一些,但受到河水的寒气侵蚀,魂魄同样也无法离开此地。今天我们既然相遇了,便是有缘。你若不想被姐姐吃掉,就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陆文海战战兢兢地听着鬼妇的诉说,心中既感到恐惧又充满了同情。他表示愿意帮助她,请求她不要吃自己。

林氏说:“小海娃,第一个条件是,你得帮助我驱除寒气。我看你是个童子身,只要陪姐姐玩耍一番,取你元阳之精,就可以驱除寒气了。第二个条件则是你需要请个和尚,做法事帮姐姐念经超度,这样我就能顺利去往阴间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陆文海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林氏。

林氏这才松开手,带着他来到岸边的草地上,一起倒地玩耍起来。他们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林氏才恋恋不舍地起身。

林氏说:“小郎君,真是爱死奴有了。若非人鬼殊途,真不舍得离你而去,但妾身明白,长久下去会害了你,妾身也心有不忍。你走吧!这是妾身在水下,找到的一点东西,你且收着,日后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

林氏递过一个小袋子,其中有三锭黄金,皆是拳头大小,是她在河畔游荡时找到的。陆文海虽然失去了童子身,但得到这般财物,也不算吃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陆文海明知林氏是鬼,竟也有些不舍,但最后还是在林氏的相劝下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陆文海便带着三锭金子来到县城,换了一百多两银子,这让他兴奋不已,他从没想过来拥有这样的财富,觉得那女鬼真是不错。

他去了棺材店,买了一具上好的棺木。

回村后,他到河边昨天摸鱼的地方,一阵翻挖后,果然找到了一具女子的遗骨,他把这尸骨放入棺材,他又从寺庙里请来一个和尚,到河边设下灵堂,为林氏做法事超度。

法事做完后,林氏被葬到了一片开满鲜花的山坡上。当晚,林氏在梦中向他辞别,顺利地遁入阴间,进入了下一世轮回。

不久后,陆文海用剩下的银子修了一座大宅子,又买了五十亩田地。他的生活越来越好,还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

村里的村民们十分吃惊,不知道这小伙为什么突然就发家致富了。但是陆文海一直很善良,平日里和邻里关系极好,也没有人去县里举报他。

一年后,陆文海的妻子赵氏生下了一个女儿。那小女子的面容,竟和林氏有七八分相似。她一直不肯叫陆文海父亲,看他的眼神也充满了幽怨。

静月斋作品|作者: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