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伴随着大裁员的狂风席卷蔚来,“蔚来可能会倒闭”的风闻,时隔四年再次弥散在中国汽车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就在这个“面临倒闭的节骨眼,蔚来交出了行业公认“最好的财报”,销量营收翻番,现金大幅增加,财报发布当晚,蔚来美股开盘价直接跳涨,涨幅一度超7%。

再加上11月以来,换电联盟的初具雏形,独立生产资质的落地,让这个“即将倒闭”的蔚来顿时有了一种逆风翻盘的既视感。

但是,真的就这么轻轻松松就翻盘了吗?在这个惨烈的洗牌大环境下,蔚来依旧给人一种鲜明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来自蔚来强大烧钱的能力,来自多次崛起失败的销量,来自蔚来引以为傲的“长期主义”。

尽管蔚来给出了一份一片向好的财报,但是蔚来还能活多久?仍然是一个值得商榷的薛定谔难题。

01 最好的财报,不见得有多好

蔚来三季度的最好,主要体现在赚钱能力和存钱能力上。

这个三季度,蔚来卖出了创立以来最高的季度销量,55432辆,同比增长75.4%,环比大涨135.7%。月均销量1.8万辆。也是在三季度的7月份,蔚来首次突破了月销2万辆的关口,尽管只是昙花一现。

李斌在财报会上还很骄傲地强调,蔚来在国内30万以上纯电细分市场,排名第一,三季度市场份额达45%。这意思就是说,虽然蔚来在新能源市场地位不咋地,但是在高端纯电市场站稳了脚跟。

销量大增营收自然也喜人,三季度汽车销售收入达174.089亿元,同比增长45.9%,环比大涨142.3%,190.666亿元的总营收也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46.6%,环比增长117.4%。

其中赚钱能力最关键的指标毛利率为 8.0%,同比去年跌了5.3个百分点,但是相比今年第二季度1.0%实现了大幅增长;汽车毛利率达到11.%,同比去年同期跌了5.4%。但相比今年二季度的 6.2%也算是大幅回升。

毛利率的回升赚到的钱也多了起来,三季度毛利润达15.233亿元,同比下降12.2%,但环比大增1650.9%。净亏损达到45.567亿元,同比增长 10.8%,环比下降 24.8% 。

更让人欣慰的是,烧钱出了名的蔚来,账面现金终于停止了减少的势头。截至三季度末,公司共有452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比上一季度多了137个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份财报总体来说是向好的,但是要说是最好的,则略微有些经不起推敲。

这种好,仍然是相对弱势的蔚来自己而言的,如果横向对比小鹏、理想、赛力斯,蔚来仍然是新势力当中亏损最严重的车企。今年前三季度,蔚来累计经营亏损 160 亿元,超过了 2022 年全年水平。前三季度累计净亏损也达到了153亿元。

此外,蔚来的销量也是多重定义的,必须是“30万以上”、“纯电”,才有蔚来的立锥之地。关键是,这片立锥之地还是依靠全品牌八款车型凑出来的。值得一提的是,曾经扬言一年内反超3系的ET5,如今连3系的尾巴都碰不到,甚至还被 宝马i3 参数 图片 )反超。

4月份的时候,李斌说“如果蔚来接下来还是每个月1万销量的话,我和秦力洪都要去找工作了。但是7月份月销2万昙花一现之后,9月份很快又打回了1.5万辆的原型,虽说比上半年月均不足万辆的水平要好不少,但是其实离“找工作”并没有多远。

所以,这份“最好的财报”,说不上是蔚来活过来的十分充分的证据。

02 蔚来还能活多久

现在的蔚来,账上躺着452亿元,看起来算是挺多的。但是对于最擅长烧钱的蔚来来说,能烧多久真不好说。

值得鼓励的是,蔚来开始节衣缩食了。从11月裁员10%,到牵手长安吉利建立换电联盟,借此分摊换电网络成本,增加营收,此外,在10月份的内部会议上,李斌还强调,三年内不能帮助公司改善财务表现的事情,要么取消,要么延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2月8日最新消息还指出,知情人士透露,蔚来汽车考虑进一步裁员以降本增效,可能会将原定的裁员比例扩大到20%至30%,一些部门已经被要求准备备用裁员名单。

看得出来,李斌已经明确知道蔚来现在面对的境况有多窘迫。但是,上了这艘烧钱的贼船,想停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停下来的。

这边刚刚“开员节流”,那边厢,为了接包江淮工厂落实独立生产,31.6亿元一下子就花出去了。李斌说,如果完全自己制造的话,成本大概会下降 10%。,但是这10%对于产能爬坡能力本就弱势,销量规模弱势的蔚来来说,指不定还要等个三年五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了这笔一次性支出之外,蔚来接下来要填的坑还多着呢。

一方面,第二品牌阿尔卑斯,李斌表示将于明年下半年问世,第三品牌萤火虫秦力洪也表示预计于2024年第三季度在欧洲市场首发。同时,针对阿尔卑斯品牌,李斌强调“什么车型卖得好,就做什么车型,哪个车卖得好,就干谁。”

这意味着,同一时间内,蔚来面临着两个品牌多款车型的同步研发,而且还是基于NT3.0平台打造,配备新研发的800V高压快充,这笔研发花销指定少不了。可以预见,接下来几个季度,蔚来的研发费用又会与日俱增。

其次,李斌明确表示阿尔卑斯不会共用蔚来的门店,但会共享一部分服务和换电网络。此外,萤火虫项目保不准也会采用全新的渠道网络,而且还是优先在欧洲铺设。这样一来,销售网络的铺设必然也会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蔚来CFO奉玮透露,到2024年,伴随着组织调整,以及取消或者延迟的某个项目,蔚来预计将节约20 亿元的总成本。

但是这样算下来,相比起接下来蔚来要烧的钱,2024省下来的20亿,分分钟就“风吹鸡蛋壳”,参考今年全年预计接近200亿元的经营亏损,这四百多亿现金,大概也就支撑蔚来再烧两年多。

03 长期主义不该是遮羞布

一直以来,蔚来都自诩是长期主义者。

但是一直长期主义,一直看不到短期收益,仿佛在蔚来的定义下,长期主义者就意味着亏钱做买卖,意味着烧钱越多越正确。销量业绩一遭到业界的批评,高管就总喜欢把“长期主义”这面盾牌来阻挡唇枪舌剑。

久而久之,“长期主义者”这个词的褒义渐渐被淡化,甚至已经变成了一块贬义的遮羞布,时不时会引来嘲讽与质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时,这种久久看不到成效的所谓长期主义,某种意义上也导致了蔚来在市场应对策略上的滞后,包括此前的降价策略以及刚刚过去的裁员风波,蔚来的落实比友商慢半拍,导致成果事倍功半。

“只要发得出工资,轻易不干裁员这事,将用100%的员工完成150%的工作”“蔚来坚决不讲价,因为降价会打击到用户”,坚定地许下承诺是值得鼓励,但是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大环境下,比起死板地信守承诺,快速的应变动作无疑要更受市场欢迎。

值得庆幸的是,2023年的困苦终于让李斌有了“顿悟”的迹象。

“如果别人说蔚来做事是长期主义,我们听这个话的时候要小心,意味着我们很多事情执行上做得不到位。”这是李斌在10月底的内部会议中亲口说出来的。

李斌还说“长期主义不是不做好短期执行的借口,马拉松的每一步都需要跑好。我们不能遇到什么事情都说我们是长期主义,然后今天的活不干好。”

“不要把长期和短期这两件事情对立起来,长期主义讲得更多的是一个公司的使命、价值观这个可以说得长一些。但是商业上来讲,就是一天、一个月、一个季度地交付你的承诺。”

对于盲目的“长期主义”的纠错,终于让蔚来开始做一些真正正确的事,包括从“五年战略规划”改为“两年经营计划”,制定,取消或延迟三年内不能帮助公司改善财务表现的事情”,强化销售和服务网络,以及眼下进一步大刀阔斧的裁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你以为这就足以改变蔚来落后的败局,那就naive了。网友锐评:“这顿悟的速度也跟蔚来的执行一样慢吞吞的,后知后觉。”“他没有(顿悟),行动上没有清理高管,思想上分析的含混不清给自己留下很大余地。蔚来没变,只是又一次想混过去。”

扯下了“长期主义”这块遮羞布,蔚来背后还有一箩筐的问题在等着。所以,蔚来是不是真的要成功翻盘了,现在还看不到足够的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