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生活打卡季#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问这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

“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

每次听到这首《又见炊烟》,优美的旋律和邓丽君的经典演绎,使暮色炊烟的画面成为无数现代人心目中最美好的田园风光。

那么,在古诗词中,又曾经描绘过什么样的炊烟之美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林逋 《咏秋江》

苍茫沙嘴鹭鸶眠,片水无痕浸碧天。

最爱芦花经雨后,一蓬烟火饭鱼船。

淅淅沥沥的秋雨终于停了,空气中都是潮湿的寒意,芦花也被雨水冲洗得洁白耀眼。

船上温暖的炊烟慢悠悠地升向天空,那一定是船家正在用风炉烹煮新打的鲜鱼吧?

在江南湿冷的江边,还有什么比坐在船头喝一碗热腾腾的鱼汤更温暖、更幸福的事呢?

在炊烟还没升起之前,江畔只有沉默的鹭鸶、波澜不惊的江水、碧蓝无垠的天空,一切都是那么安宁,却也有几分难言的寂寞。

但炊烟升起后,整个画面突然生动起来了,让清冷出尘的诗人也突然回到了烟火人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禹锡《竹枝词九首·其九》

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

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畲。

仰望高山,灼灼的桃花与清雅的李花层层叠叠,开遍了漫山遍野。

那花木掩映之中,升起了袅袅的炊烟,才令人发现那里有村民聚居。

戴着银钏金钗的妇女们到下山担水准备做饭,挎着长刀、戴着短笠的男子到山上去放火烧荒,准备播种。

这是一幅巴东山区人民生活的风俗画,山川连绵,山民的穿着和习惯都与中原大有不同。女子身戴银钏金钗,男子习惯身配一把长刀,他们负水对歌、烧荒垦田,极富民族特色。

虽然不知道烟火人间,正在煮些什么吃食,但想必也颇有地方色彩,令人心生好奇。

【注释】

烧畲(shē):指的是烧荒种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维《积雨辋川庄作》

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

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

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

连日久雨,稀疏树林掩映的村落里,炊烟冉冉升起,那是山下的农家正在烧火做饭呢!

家中妇人煮熟了藜和黍,急急忙忙地给村东头田地里耕作的农人送饭。

广阔平坦的水田上,一行白鹭掠空而飞;田野边繁茂的树林中,传来黄鹂宛转的啼声。

阴沉的天气中,空气中的湿气大,故而炊烟不像平时那样轻盈,而是仿佛带着些沉重迟缓的感觉。

此时的诗人,既身处田园,又独立尘外,在山中修身养性,与村民相处融洽,别有一番澹泊自然的心境。

【注释】

藜(lí):一年生草本植物,嫩叶可食。

黍(shǔ):谷物名,古时为主食。

饷(xiǎng):将饭食送到田头。

菑(zī):已经开垦了一年的田地,诗中泛指农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贯休《春晚书山家屋壁二首?其一》

柴门寂寂黍饭馨,山家烟火春雨晴。

庭花蒙蒙水泠泠,小儿啼索树上莺。

这是一个最平凡的山野人家,却有着朴实温馨的天伦之乐。

一场春雨后,天气转晴、万物可喜,安静的柴门之后,升起了袅袅炊烟。

他们煮的是最普通的黄米饭,却也随风吹来了阵阵饭香,带着记忆中家的味道。

细细的春雨滋润了庭院中的花朵,泠泠流水声在山间响起,躲进巢避雨的黄莺,又飞上枝头唱起歌来。

那清脆的歌声是如此欢快,引得小儿哭闹着向父母索要黄莺,令人哭笑不得。

这是僧人贯休眼中的农家之乐,他虽然皈依空门,却依然能在红尘的烟火中感受到最普通的幸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