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1969年12月份入伍的,事实上算70年的兵,我在部队18年,从一名农家子弟一步步成长为中校军官,靠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命运,这其中也离不开努力和运气。

我当兵那年,我们全县一共招了一百二十五名新兵,而报名当兵的一共有五百多人,我们这批新兵都是优中选优,即使这样,最后提干留在部队的也只有三人,我就是其中一个。

在入伍之前,我已经在家里闲了一年,我是六八届高中毕业,当时取消了高考,到了1970年的时候,部分大学才开始试行推举上大学,当时我们很多高中毕业的学生,都回家帮父母务农了,当兵对于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来说,是唯一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因此大家都争着去部队当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报名当兵的人很多,但是名额有限,所以竞争十分激烈,想去部队当兵其实也并不容易,第一体检就有很多人通过不了。

我家里兄弟姐妹五个,只有我一个人上了高中,我一米七五的个子,体重只有53公斤,身体有点偏瘦,其实,我们那个年代,每个家庭都有三四个孩子,家家日子都过得紧巴巴,所以很少能见到胖子。

体检的时候,我体重刚刚达标, 和我一个大队的几名老乡,因为身体太瘦弱,体检没通过,很多人都是哭着回家的,我们经历了两次体检,先是在公社进行了初检,主要是检查五官和走路姿势,然后到县医院再进行体检,一共十多项,如果有一项不合格,体检就不能通过,我一名高中同学,因为小时候受过伤,腿上有一块伤疤,体检没通过。

我除了有一点瘦,其他十多项检查都通过了,体检通过后,接下来就是政审和家访,负责征兵的刘指导员到我家做家访的时候,了解了我家里的情况,还问了我三个问题,我的回答让刘指导员很中意,刘指导员得知我上过高中后,还对我进行了一番勉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和我一起入伍的还有我堂哥,堂哥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堂哥初中毕业后,就没在继续上学,回家种地了,等入伍名单下来后,看到我和堂哥的名字都在上面,我激荡的一晚没睡,入伍之前,堂哥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们两个人聊了一宿,向往我们以后在部队的生活。

我清楚的记得,1969年12月23号,这天下着鹅毛大雪,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我们一百二十五名新兵,在县武装部大院,老乡敲锣打鼓放鞭炮,给我们举行了简单的欢送仪式,我们每人胸前都戴着一朵大红花,我含泪告辞了父母。

三天之后,我们来到了部队,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将在这里度过我18年军旅生涯。

来到部队,我们经过一天的休整之后,便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虽然我身体瘦弱,但时我体能非常好,和谐性也是新兵当兵最好的,新训期间,虽然每天都很辛苦,但是我觉得很充实,三个月新训不仅增强了我们的身体素养,更重要的是磨炼了我们坚强的意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兵训练结束后,我分到了司训队学开车,我堂哥分到了团部后勤处农场,新兵中只有三人分到了司训队,其他人有的去了炊事班,有的和我堂哥一样去了后勤处农场,军事素养好的几个新兵去了我们团的“尖刀”一连,其他人都去了一般连队。

其实,去司训队真合我心意,我在司训队学会开车后,去了汽车连一班,我开的第一辆车是解放CA10卡车,我们连队还有

吉斯150、嘎斯51、嘎斯63等一些苏制式卡车,我最喜欢开北京BJ212和嘎斯69型吉普车。

我在汽车连二年多的时间里,不仅积存了丰富的驾驶经验,而且还学会维修各种车辆,成了我们连队为数不多的多面型汽车驾驶员,我到汽车连第二年,赵班长复员回了江苏老家,我被提拔当了一班班长。

1972年,是我入伍第三年,因为我驾驶技术过硬,而且还有过硬的军事素养,被选中负责给首长开车,虽然我只给首长开了半年车,但是,却让我受益匪浅,一年之后,我就被提了干。

1973年提干之后,我又被推举到工程兵技术学校学习了三年,从军校毕业后,我又回到了原部队,担任了汽车连副连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7年,我主动申请了转业,当时我已经是一名中校军官,和我一起转业的还有我的妻子,我妻子是一名文艺兵,在军区文工团工作,当年妻子来我们团慰问演出的时候,我们两人认识了,恋爱两年后,1978年我们才结的婚。

我堂哥在部队当了5年兵,1975年就退伍了,复原高考后,我堂哥考上了一所中专学校,毕业后,当了小学老师。

我和妻子转业后,都进了机关单位工作,如今我和妻子都已退休,儿女也成家立业,我儿子和儿媳在北京安了家,经营一家饭店,我女儿和女婿都是大学老师,在上海工作。

我和妻子退休后的生活过得很充实,每天一起买菜做饭,养花种草,每年我都会和妻子一起旅行三个月,看看外面的世界,品尝各种美食,能有现在的生活,我心里已经非常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