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新一轮冲突,在短暂停火后,已经继续开打了一周。什么时候再次实现停火,仍是国际社会最为关心的问题,安理会因此被寄予厚望。12月,安理会轮值主席国是南美国家厄瓜多尔,在最新一次涉巴以草案的投票中,美国再次否决。据界面新闻报道,在12月8日联合国安理会投票中,未能通过阿联酋提交的“要求在加沙实施人道主义停火”的决议草案。安理会15名成员中,13票赞成,英国1票弃权,美国1票反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安理会最新投票中,未能通过巴以停火决议

由于美国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具有一票否决权,决议未能通过。也就是说,美国在“给了中国一次面子”后,再次在安理会出手了,我们不妨来梳理一下。

巴以新一轮冲突10月7日爆发,当月是巴西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国,一共有四次涉巴以问题的提案进入投票程序,分别是俄罗斯两次,巴西一次,美国一次,但都没有通过。俄巴的三次提案,都被美国否决了,美方的“理由”是,没有谴责哈马斯或没有体现出以色列的自卫权

美国自己的提案,则被中俄联合否决了,问题在于,美国连国际社会最为关心的“停火”一事,提都没有提,中俄当然看不下去。

11月,是中国出任轮值主席国,在中方努力下,安理会通过了七年来第一份涉巴以决议,呼吁各方停火。当时,安理会15国中,包括中法在内的12国,投了赞成票,美英俄三个手握“一票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则非常默契地都投了弃权票,让决议通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方再次一票否决涉巴以提案

客观讲,除了草案在行文中,基本符合各方要求外,也是因为中国出任轮值主席,各方给了中国一个面子。毕竟在很多事情上,各方还需要中国的合作。

从本轮投票来看,具有决定权的“五常”国家,是中俄法投了赞成票,虽然英国弃权,但其立场显然是跟美国相同的,因为美国一票否决后,该草案已经不可能通过,英国也没必要使用“一票否决权”了。

首先,投票结果表明,美国对加沙人权状况的“担忧”,不过是演给国际社会看

11月30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冲突爆发后第三次出访中东,在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会晤中,当面要求以方“减少加沙平民伤亡”,但被拒绝。之后,美国总统拜登也向以方施压,希望他们在行动中,不要惩罚平民。布林肯还公开抱怨,以色列说一套做一套,在军事行动中并没有考虑平民的安全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布林肯希望减少平民伤亡,以总理不答应

从美方的表现来看,似乎自己对加沙人权状况的担忧,比任何一个国家还要着急。但是,一到安理会投票时,美国就原形毕露了,因为其不同意停火,相当于间接希望加沙惨状继续下去,美国显然是在假慈悲。

其次,安理会为什么再次就“停火”投票?

一方面,是巴以重启战火后,仅三天时间,加沙就有近千名民众死亡,不仅人道悲剧重演,而且更为惨烈;另一方面,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上任后首次动用“联合国宪章第99条”,要求安理会,就巴以冲突停火提案表决,因为在古特雷斯看来,巴以冲突的潜在风险,已经超过俄乌冲突,平民死亡人数太多了。

联合国宪章第99条的主要宗旨,正是“在秘书长认为局势有可能对全球造成巨大风险时”,可以施压安理会,尽快通过相关提案。但没想到,提案倒是进入投票程序了,但还是被美国否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最后,美国坚持袒护以色列,有可能酿成大祸。一方面,以色列在加沙的军事行动中,惩罚平民已经引发地区国家严重不满,这个“愤怒指数”正在大幅提高,土伊沙埃四国已有互动;另一方面,俄总统普京本周不仅出访了沙特和阿联酋,还与伊朗总统莱希进行了会晤。

在目前背景下,俄罗斯希望通过在中东释放影响力,打破西方孤立,而中东国家则希望俄罗斯出面,统一各国对局势的意见。双方可谓一拍即合,意见达成后,若以色列仍暴行不断,有可能引发中东国家军事回应,从而升级地区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