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婚姻中是一个悲催的女人,我的第一任丈夫认为妻子就是工具,他对我进行殴打也是家常便饭。

而第二次婚姻,我嫁给了一个31岁的男人,他相比前夫要好很多,尊重女性、对我和女儿都很好。但我只跟他过了三个月就离婚,因为我太痛苦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我叫王静,人如其名是一个安静的女人,可能正是这种性格,才让我在婚姻中一直处于弱势。时间回到20年前,我嫁给了村里邻居宋刚,他是林场里的工人,那个年代的工人等同于现在的公务员,是雷打不动的铁饭碗。

因此,我的父母根本我不管喜不喜欢他,上赶着把我送到他身边。宋刚这个大老粗,看到年轻漂亮的我,就好像狗见到了骨头一样,毫不掩饰对我的渴望。那个眼神让我至今想起来都一阵反感。

可即便我不喜欢他,我也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婚姻。因为在农村,女孩是没有选择嫁人的权利的,一切都得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及男人的想法。宋刚对我喜欢的要紧,当场就说会给我们家六千块钱彩礼。本就急着让我嫁给他的父母,听到这话后眼睛都瞪圆了,巴不得我今天就跟宋刚洞房。

之后,我跟父母提过不嫁的意见,但他们压根就不为我考虑,母亲还呵斥我说:“你不嫁?那我嫁?如果我能挣那六千块钱,我就嫁了。”

父亲将母亲阴阳怪气的怒气发泄在我的身上:“你不要这么多事,这是我好不容易给你找的好人家,你如果不嫁宋刚,就嫁到村头光棍家去。”

相比那个驼着背满口黄牙的老光棍,我还是嫁给宋刚要好一些。时间一转,我跟宋刚出现在婚宴的现场,农村的婚礼不比城里豪华,但要面子的宋刚当天举行了全村最丰盛的婚宴,将近请了一百桌客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是我唯一感觉到快乐的一天,不过也仅仅只有一个半天。入夜,宋刚满嘴的酒臭味来到我身边,掀起我的盖头就要亲我,我下意识躲避了一下。

“啪!”宋刚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瞬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他看到我眼泛泪光,却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还指着我的鼻子骂道:“装什么矜持?你是我用六千块钱买来的,好好履行你作为女人的义务。”

这句话如同刺一样,深深地扎在我的心底。也是从那一夜开始,我的天就布满了阴霾,再也没有晴朗过。

02

不仅是宋刚对我很差,他们一家人都把我当作工具使用。给一家5口做饭的人是我,给猪喂食的人是我,就连砍柴也是我来。劳累一天后,我还要被宋刚带到房子里,强迫着配合他生儿子。

我心想:等儿子生下,我的生活或许就会好了。

但我的肚子太不争气了,居然怀上了一个女孩。女儿降世后,我的日子就过的更苦了。白天,公公、婆婆冷嘲热讽我是一个不会下蛋的败家女,晚上丈夫对我拳脚相向。我感觉自己每天都在宋刚一家人带来的阴影中活着。

跟我同样不幸的人还有女儿,她从出生那天就被宋刚看不上,从小就对她说:“你跟你母亲一样,都是没用的赔钱货,早点死了算了。”

不知道是不是苍天有眼,宋刚说出这话不久,就在林场干活的时候被一颗大树砸死。公公气急攻心,犯了心脏病,跟着宋刚一起离开了人世。这对婆婆来说是坏消息,对我和女儿来说确实天大的好事。

因为我和她不仅不用再无缘无故被宋刚殴打,我们还得到了一笔巨额的赔偿金。我利用这笔赔偿金在城里开了一个服装店挣了不少钱,粗略估计现在的存款得过7位数了。

在我45岁这年,属于我的人生才正式开始,我可以去做想做的事情,也可以追寻爱情。

03

女儿的婚姻相比我来说要好很多,她嫁给了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而且对她很好。看到她的生活幸福,我也就不担心了,决定跟她分家。毕竟我一个老阿姨跟着年轻人也招人烦,还不如给他们小两口留出更多的空间。

跟女儿分家后,我突然感觉到了寂寞和空虚,回顾我过去的半辈子,我好像从来没有像女儿那样幸福过,也没有从男人那里得到任何温暖的照顾。我不愿我的一生在遗憾中结束,我迫切地需要一段真挚的爱情。

恰好这时我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人,他叫王健,今年31岁,是我在健身房认识的,不仅身材很棒,而且长得比女儿老公还要帅。更关键的是他待人温柔,让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记得我刚健身的时候,其他健身教练对我这种年纪的女人都嗤之以鼻。说实话,我在健身房里很是尴尬,但这时出现了一个人,他就像和煦的阳光一样带给我温暖。

”你好,你是第一次来健身的吗?”声音充满了磁性,我转头看到身材健硕的王健,他温柔地看着我。

我的心如同小鹿般乱撞,点了点头对他说:“是的,你可以协助我健身吗?”

“当然”得到他的答复后,我每天都雷打不动地来健身房,一来二去之下我们的关系变得熟悉。当人,孤男寡女也都明白对方的目的,更能感受到彼此的情意。

之后,我还把王健介绍给了我的女儿,女儿也觉得他人不错。但也仅是如此,因为在她看来,我跟她都不可能和王健有任何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到那天,我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拨通了女儿的电话:“喂,佩佩,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想跟王健结婚。”

“啊?”电话那头传来了震惊的声音。

“妈,你疯了吧,他只比我大十岁。”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她,妈妈已经孤独半辈子了,想追寻自己的幸福,你会支持我的对吧?”

我的话让女儿沉默,她是我的亲人,她犹豫片刻说:“妈,既然你考虑好了,那你就跟他结婚吧,但是我不能叫他父亲,否则怪怪的。”

我笑了笑说:“没事,我只需要你同意他跟我结婚,不会要求你做别的任何事。”

得到女儿支持后,我向王健表达了我的心意。其实他也对我很有感觉,别看我现在半老徐娘,但我这些年保养的很好,跟女儿走出去别人都以为我们是亲姐妹。更关键的是,我的身上还有少女没有的东西,那就是成熟的气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跟王健摊牌后,他当即抚摸住我的脖子,脸缓缓地向我靠近。相比他的胆大,我却羞涩起来,脑袋里一阵空白,跟着他走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