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们,谢谢节目组,让我和妹妹团聚。三十年了,我都快失去希望了,没想到在这儿找到了妹妹。”相认那天,这对失散了三十年的兄妹紧紧相拥,喜极而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

面对记者,哥哥熊天清激动地说着感谢的话。三十年了,他和妹妹近在咫尺,却没能相认,千言万语堵在心中,此刻终于能够相认,却又无法将内心澎湃的情感说出口。

究竟是怎样的离奇际遇,让亲生兄妹骨肉分离整整三十年?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两人多年来在节目上相见,却如同隔了天涯,没能认出彼此?

神秘字条,揭开身世秘密

“女儿,其实你不是我亲生的。”这句话常常在影视剧中出现,因此总被用来调侃,但对于三十三岁的曹培清来说,这句话却并非玩笑,而是残酷的真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2

2014年春节,曹培清带着可爱活泼的女儿回湖南老家看望父母。陪伴家人时,她本来心情很好,但这一切却在收到了一张字条后被打破了。

字条是邻居黄阿姨递给她的,她收下之后,黄阿姨就匆匆走了,没有一句解释,也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曹培清疑惑地展开字条阅读,只见上面写了短短两行字——

“如果你有勇气面对这一切,就去找这个人,刘贤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3

留言下方还写了详细的地址,看来是这个名为刘贤生的人的住址。可是,这个人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假如他对自己而言是个非常重要的人,为什么自己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曹培清百思不得其解,想了一阵子后,她还是敲开了黄阿姨的家门,拉着她询问与此有关的事情。

黄阿姨和曹家一直是邻居,算得上是看着曹培清长大的,因此也就知道曹家的很多家事。但这一次,她却有些为难,她给出了关于曹培清身世的提示,但又不想亲自说出真相,怕得罪了老邻居,于是再三推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4

不过,曹培清可不愿意放弃,也不想贸然去找那个素未谋面的刘贤生,因此缠着黄阿姨,非要她说出真相不可。黄阿姨没有办法,只得告诉了她真相。

听完后,曹培清站起身来,魂不守舍地回了家,坐在父母面前,眼里流露出绝望的神情,问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我是不是你们捡来的?”

曹家二老对视一眼,叹了口气,她母亲沉重地开了口,证实了她的猜想。随后,父亲向她解释:“女儿,这件事在我的心中瞒了三十多年,本来我们是打算一直瞒着你的,直到我们离世,到时候就没人知道真相了。但是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只好告诉你,你确实是三十多年前我和你母亲去湖北抱回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5

话已至此,真相已经十分清晰地呈现在曹培清眼前。她虽然坐在沙发上,但仍觉得天旋地转,晕晕乎乎的,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她回想起过去的日子里,父母很疼爱自己,她从小到大从没挨过打,连挨骂都很少,父母总是很有耐心地陪自己玩耍、学习,应该是把自己当作亲生女儿来看待的。

母亲见她神色有异,宽慰道:“孩子啊,你虽然不是我们亲生的,但我们真的把你当女儿看待,感情都是真的。你别太难过了,我们总归是疼你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6

曹培清鼻子一酸,母亲正说到她心坎儿上了,她能感受得到,这些年,无论是否存在血缘关系,父母都是真的爱自己的,即使如今坦诚相待,她也不会失去父母。

既然如此,是否还要寻亲呢?曹培清还没考虑好,她打算再想想,这毕竟是大事,要是处理不好,会影响两个家庭的关系,不能莽撞行事。

苦寻多年,杳无音讯

另一边,和妹妹曹培清不一样,哥哥熊天清从小就知道自己有两个妹妹,一个是同父同母的妹妹熊天华,还有一个妹妹,是母亲陈全梅和第二任丈夫刘贤生共同养育的刘少敏。虽然是有着不同的父亲,但他们三人感情很好,兄妹情深,小时候很喜欢一同打闹嬉戏,后来三人被迫分开后,熊天清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妹妹刘少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7

1996年,熊天清二十五岁了,有了工作,存够了从枝江市到石首市的路费,就来到湖北省石首市,怀着激动的心情打算去探望妈妈和妹妹。谁知,当他踏入刘家大门后,却遍寻不到母亲。询问之下,他才得知,当年自己和妹妹回到老家湖北省枝江市,和父亲一同生活,之后不久,母亲陈全梅就服下农药自杀了。

这个噩耗,令熊天清如遭雷击,当场愣住。

回过神来之后,熊天清推测母亲一定是在刘家受了委屈,顿时大怒,揪着刘贤生就要打他,质问他:“是不是你害我母亲的?是不是你对她不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8

刘贤生并没有想还手的意思,只是劝他冷静一些,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也很难过的,我和她结婚就是为了好好过日子,从没为难她。你要是想她,我带你去墓地看看吧,也能寄托一下哀思。”

熊天清放下了拳头,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刘贤生,发现他确实很悲伤,不是装出来的,于是便冷静下来,决定跟着他去看看母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9

到了墓地,看见母亲的墓碑之后,熊天清才不得不接受母亲已经离开了自己的事实。他扑倒在地,涕泗横流,这些年来由于音讯不通,他没能联系到母亲和妹妹,一心想着长大了再去看她们,设想过无数种重逢的情形,却没想到偏偏是最坏的一种。

悲伤之余,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妹妹。对啊,妹妹刘少敏如今又在哪儿呢?他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问一旁的刘贤生:“那妹妹呢?她现在哪儿上学呢?”

刘贤生的脸色更差了,小声说:“我对不住你母亲,当年她走了之后,我得下地干活,没法儿照顾她,就把她托给亲戚照看。谁知,我那个亲戚擅自把她送人了,我只知道是送给了一户姓曹的人家,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我这些年也过得不好,也想过找她,但也不想让孩子跟着我吃苦,也就算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0

熊天清再次愤怒了,可是他也是贫困的村子里长大的苦孩子,他明白人一旦穷了,就会有很多无奈,也许刘贤生不是故意送走妹妹的,只是想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况且,事到如今,自己再责怪他也没什么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妹妹,和妹妹团聚。

可是,人海茫茫,只知道收养她的人姓曹,又该怎么找呢?

登上节目,重聚有期

后来的几年里,熊天清询问了很多人,走遍了很多地方,但都联系不到妹妹。正当他有些灰心时,深圳卫视节目《你有一封信》的工作人员主动找到了他,告诉他:“有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在找你,希望你能来参加我们节目的录制,了解一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见这个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1

此时的熊天清,已经离开故乡七年了,昔日的亲戚朋友都日渐疏远,不可能是他们在找自己。其实,提到“重要的人”,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妹妹,但很快又否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当年分别之际,妹妹才三岁,又怎么会记得自己呢?妹妹现在应该在一个不错的人家生活吧,也许得到了很好的教育,遇到了心爱的丈夫,或许还有了孩子……

他的思绪越飘越远,直到工作人员出声提醒,他才回神,带着一丝好奇和隐约的期待接受了节目组的邀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2

到了录节目那天,熊天清登上了现场,现场有一个巨大的信封形挡板,挡住了邀请他上节目的那个神秘人,他无法看到那人的身形和面容,只能先听她读信。

信的内容很是温情,熊天清逐渐意识到,这更像是一封家书!这下子,他的猜测或许是真的,那个信封挡板后面,可能真是自己的妹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3

但是,当大屏幕上显示出挡板之后的女人的脸,那女子大约三十岁,长相清秀,他却感到陌生,看了又看,始终不敢确定。

当时,节目主持人问他:“你认识这个女孩儿吗?”

熊天清慢慢地摇了摇头,似乎不敢冒然作出判断,随后才说:“不认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4

“那你再好好看看,她让你有熟悉的感觉吗?”主持人继续引导他。

他凝视良久,才恍然大悟,她和妹妹熊天华长得很像,如果她不是自己的另一个妹妹刘少敏,那还会有谁是呢?

尽管熊天清此时非常兴奋,但他开口仍然很谨慎:“她长得像……我的小妹妹,但我不确定,因为三十多年没有见过了。”

主持人继续笑着问他:“你有几个妹妹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5

他回答到:“我的大妹妹叫熊天华,和我一起在老家长大。小妹妹叫做刘少敏,从小就分开了,我还没找到她。”

主持人按照节目流程问:“那你想不想见一见她,看看她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想!”熊天清斩钉截铁地回答。

很快,两人相见,神秘女子试探着抛出一堆问题,“你母亲叫什么名字?”“你的小妹妹今年大概几岁?”“你家住哪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6

熊天清一一回答后,两人对家人的记忆逐渐重合,确认了对方的确是自己苦寻多年的亲人,当场抱头痛哭。

刘少敏告诉熊天清,自己被曹家夫妇收养后就改了名字,现在叫曹培清。她还说,曹家人对自己都很体贴,自己这么多年来没有吃苦,过得很好,让他不要担心。

熊天清也告诉妹妹,自己和熊天华为了照顾丧失劳动能力的父亲,早早外出打工,没能完成学业,都觉得很遗憾。多年来他们都在找那个小妹妹,以为再也找不到了,没想到这回上节目,竟然还能相认。虽然自己从前吃过苦,但是现在一家人团聚了,以后就都会好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7

说起寻亲之路,曹培清说,当时自己鼓起勇气,按照黄阿姨给的地址,找到了生父刘贤生,一番追问之下,才搞清楚了母亲和父亲的陈年往事。原来啊,当年,陈全梅因为和丈夫感情不合,一气之下带着孩子改嫁,和刘贤生在一起后,两人倒也是安心过日子,他们兄妹三人也曾有过一段快乐的童年。

但是,几年后,母亲的前夫追来索要熊天清和熊天华的抚养权,由于这两个孩子确实是母亲和前夫所生的,养在刘家也有些不合适,母亲便松了口。但后来,也许是由于心情郁结,也许是因为琐事纠纷,母亲冲动地喝了农药自杀,没能抢救过来,从此,三个孩子不幸失去了母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8

后来的那些年里,他们分隔两地,再没有见过面,直到三十年后的今天。还好,无论分离多久,总有团圆,总还能唤一声哥哥妹妹,还能在余生相互关爱,相互扶持,避免了遗憾终生。

欢聚一堂,共度除夕

2015年,春节的前几天,熊天清本来打算独自在深圳过节,毕竟工作太忙,没空回家。曹培清却突然打给了熊天清,像小女孩儿似的撒娇问他:“哥哥啊,我们全家人都想去深圳玩儿,想去你那儿过年,你欢不欢迎我们呀?我女儿可乖了,你一定会喜欢她的。”

熊天清吃了一惊,随即感受到了久违的暖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19

三十年了,他和妹妹都缺席了彼此三十年的人生,三十年里,他们没有一同赏过中秋的月,也没有一同在爆竹声里守过岁。好在如今,他们找回了彼此,生命里的那些缺失,将从重逢那一刻开始,一一得到弥补。

挂了电话,熊天清马上赶去了菜市场,在热闹的叫卖声里挑选年货。他盘算着,等妹妹来了,他该给她做点儿什么好吃的呢?不如就做几道家乡菜吧,再把大妹妹熊天华叫上,他们兄妹三个,如今终于能热腾腾地吃上一顿年夜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