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4日,新建叙(叙永)毕(毕节)铁路4座站房正式亮相,标志着这条修建多年的铁路通车在即。8日,黄(黄桶)百(百色)铁路也宣布开建,沿线交通运输水平将迎来极大提升。

对成都而言,这两条铁路还有着更为重大的意义:虽然其起点距离成都数百公里,但却是西部陆海新通道西线主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未来成都大宗货物南下出海的最快铁路通道。

未来成都货物如何通过铁路出海?西部陆海新通道西线的建设能为沿线地区带来什么?日前,锦观新闻记者前往四川叙永、云南威信、镇雄等地寻找答案。

打通西部陆海新通道“梗阻”

这是成都距离大海最近的铁路通道

翻开中国地图,深居西南内陆的成都不沿海不沿边。百年来,陆上出海一直是横亘在城市对外发展前的一道难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9年,《“十四五”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建设实施方案》正式发布,为解决西南地区货物出海问题提供了解决路径。而在西部陆海新通道规划中,如果从成都出发,由叙毕、黄百等各段组成的西线是西、中、东三线中里程最短、运输成本最低的一条。

西线通道从成都出发,经过隆昌到达叙永,从叙永经毕节到达黄桶,再从黄桶经百色一路南下就可以到钦州港,一共是1377公里,比现有的南下出海铁路节约了近300公里。”在叙毕铁路以勒站,叙镇铁路公司党支部副书记、总经理孙晋锋向记者解释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勒站坐落于云南威信县的群山之间,站房内部装修已经全部完成。12月4日,叙毕铁路的叙永北站、兴文南站、果珠车站、以勒车站4座站房已经全部完工,叙毕铁路的通车指日可待。资料显示,叙毕铁路属于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中的攻坚工程,起自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北站,向南经宜宾市兴文县,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镇雄县,至贵州省毕节市毕节东站。线路正线全长191.904公里,设计时速120公里,将同时承担货运和客运两种功能。

叙毕铁路投用后,从成都快速“出海”的铁路通道何时能全部贯通?记者从蜀道集团和国铁集团了解到,叙毕铁路投用后,西部陆海新通道西线主通道仅剩黄桶至百色段铁路未建设。此外,成都至隆昌段等段正进行扩能改造的预可研工作。12月8日,全长约315公里的黄(黄桶)百(百色)铁路也宣布开建,成都最近的出海铁路大通道脉络已呼之欲出。

50层楼山巅挑战“凌空架桥”

出海大通道建设来之不易

“给我多少钱,都不来了。”2019年,位于云南镇雄县的叙毕铁路冯家寨大桥开建,但山峦叠嶂、万般崎岖的地理环境却让运钢材的司机在到达现场后,撂下了这样的一句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2月4日,记者来到叙毕铁路冯家寨特大桥现场,看到了这座“凌空架飞虹”的铁路桥。

云端上,冯家寨特大桥连着两座大山,当在桥面向下望去时,桥下的施工人员如蚂蚁一般大小,而装载机、混凝土运输车则和童年时的玩具遥控车差不多大。“大桥的7号主墩差不多有129米,近50层楼的高度,坐电梯4分钟才能到顶。”中铁十九局集团技术员张龙飞和他所在的班组见证了该集团最高墩“成长”的点点滴滴。他回忆到,冯家寨特大桥一共建造了800多天,是叙毕铁路桥梁高度与跨度之最。

大桥之“高”显而易见,而其他难点却不那么容易被人看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附近的地质条件太复杂了,才来的时候给我们每个人都浇了一瓢冷水。”叙镇铁路公司总工程师王锋告诉记者,大桥施工区域内有顺层滑坡、岩堆、岩溶、瓦斯、暗河等不良地貌,对于修路来说,这些地貌都是建设中的“拦路虎”。据介绍,大桥建设历时5年时间,获得多项专利,克服无数困难,终于在今天呈现在世人面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冯家寨特大桥是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中的缩影,仅在叙毕铁路,就有冯家寨特大桥、斑竹林隧道、鱼洞乡特大桥等重难点工程。据了解,该线全线桥隧比高达86.19%,跨越海拔1000多米。它的建成不仅畅通了西南地区至北部湾出海口最近的货运通道,也将成为川滇黔三省经济发展的拉动线。

一条铁路配套131公里便道

苗乡羊肠小道变身硬化公路

从云南威信县县城出发,在硬化公路行驶不久后,就将走入一条泥泞的小道,一路穿越群山。百米高的悬崖就在脚下,摇摇晃晃接近半小时后,就到了大山深处的斑竹林隧道施工现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2月5日,记者一行驱车前往云南威信的叙毕铁路斑竹林隧道。在现场,这里正在进行通车前的危岩整治,工人们穿梭在隧道上方的山间,看起来十分惊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沿线其他重难点工程一样,斑竹林隧道的建设也面临着不少挑战。据建设者介绍,该隧道全长12.78公里,穿越9条断层,存在高瓦斯、突水、突泥、岩爆、浅埋及断层破碎带等风险。在这里,除了隧道工程之外,建设者们还干了件大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整条铁路的建设过程中,我们为沿线的老百姓修建了131公里的便道。”叙镇铁路公司党支部委员、副总经理由志伟表示,在这些便道中,永久性便道占了80%。就在隧道附近,施工方还为当地苗乡修了一条2公里长的硬化路,方便苗族群众出行。

2公里便道不算长,但在集中连片贫困的乌蒙山区,却为各族群众解决了大麻烦。当地一位居民告诉记者,长期以来,斑竹林居民饱受着出行之苦。“到县城要走几个小时,夏天可以骑摩托,冬天只有走路。”在大山深处,泥泞路结霜期长达4个月,有了这些便道,困扰当地百姓几十年的冬天出行难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人享其行,物畅其流。可以预见的是,当西部陆海新通道西线建成后,从成都出发直达海滨,沿线群众不仅将拥有“出行路”,也将收获“致富路”,西南深处面向世界的“新窗口”将再多一个。

成都日报锦观新闻 记者/摄影 陈煦阳 责任编辑 何齐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