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8日,一网友发视频称自己在淄博高铁站打网约车,途中司机嫌平台给的钱少,又把人拉回了高铁站出发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视频中,中年司机不停抱怨:“连油钱都不够”。

当事人被拉回高铁站后,直接向平台进行了投诉,平台称:坚决不同意司机随意加价,会去核实一下,如果查实会对司机进行谈话,情节严峻会注销司机账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本是高高兴兴去淄博“赶烤”,吃上一顿美美的烧烤,再看看牛郎织女、听一听聊斋故事的,没想到第一关就被拦下了,而且还严峻影响游玩的心情,这换做是谁,心里估量都会挺郁闷的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当事人在视频中连发四问:半路又把我们送回高铁站?

淄博不是服务的天花板吗?

咋回事啊?T3打车也不管管?

最后来了句:别给淄博抹黑了!

说句实话,自淄博火了以后,其服务水平一直在网上是倍受称赞的,如千万级网红“打假”淄博“八大局”,却无一家商贩有缺斤少两或是有宰客现象,顶着“服务天花板”的荣誉,淄博一直小心翼翼,真正把“谁砸了我们的锅,就砸了谁的碗”落到实处,赢得好评不断。

这次高铁网约车事件,当事人没有提及行程多远,花费多少,平台抽成多少,但咨询了几个跑网约车的朋友,都在诉苦:平台抽成太高了。

我在网上找到的一份某平台抽成说明,也印证了这一点:

周流水在2000-3200的,抽成28%,3200-3800的,抽成31%;3800-4400的,抽成34%;4400以上的,抽成3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今年8月24日,在交通运输部举行的8月份例行新闻公布会上,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韩敬华表示,截至7月底,各主要网约车平台、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公司均已公告下调抽成比例或会员费上限,下调幅度一般在1到3个百分点。

而早在4个月前, 4月17日,交通运输部印发《2023年推动交通运输新业态平台企业降低过高抽成工作方案》,目的在于推动主要网约车和道路货运新业态平台公司降低平台过高的抽成比例或者会员费上限,并向社会公开公布。

现在看来,方案是公布,效果却不怎么理想啊。

正如网友说的,高抽成引发的矛盾在一定程度上被繁荣的市场所掩藏,“月入过万”也一度成为网约车行业的标签。可一旦寒流来了,平台间竞争加剧,行业内卷加剧,一口价、特惠价、拼车单等花样百出的服务推出,单价走低,势必影响驾驶员收入,进而影响整个行业的服务水平和质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行业部门的监管仅停留在方案上,平台抽成不降下去,我相信高铁站把游客拉回起点的事,不会仅仅发生在淄博一地。

原创码字不易,如果引起你的共鸣,欢迎留言、评论、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