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在新疆工作生活40年,退休后回老家,给村里人每家一盒饼干

作者:肖寒先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爸爸生日前夕,已经退休5年的大伯打来电话,说会在爸爸生日前一天赶回来,而爸爸似乎并不怎么欢迎大伯回家,毕竟兄弟俩在这40年的时间里,并没有过多的联系,都说亲兄弟血浓于水,可爸爸和大伯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亲密。

十多年前,爸爸曾多次打电话和写信求助于大伯,希望给大专毕业的我在新疆安排一份工作,可是石沉大海,电话也是只接了一次,大伯的冷漠,让爸爸很失望,兄妹五人中,就大伯有本事,可他这些年对父母、对弟弟妹妹并没有任何帮助。

村里人这样评价大伯:不孝、不忠、不仁义。

这并不是夸大其词,大伯确实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呢?大伯从17岁到新疆当兵,之后又转业到地方工作,娶了领导的女儿,但伯母比大伯大四岁,而且是二婚,两个人生了一个女儿,可大伯到了四十多岁的时候,又和伯母离了婚,娶了一个年轻女人,这也让大伯的名声变得越来越不好。

至于不孝,也是有说道的,因为爷爷奶奶的晚年,大伯没有尽一天孝,甚至在爷爷奶奶去世后,也是回来走个过程,葬礼都是我爸爸和几个叔叔以及姑姑来办理的。

仁义也是有原因的,当年大伯回老家探亲的时候,给自己最好的发小说过等自己发家了就会带着去新疆生活,而这个发小拿出自己所有的钱财,让大伯在新疆置办房子,可几十年过去,两个人还失去了联系,要不是向我爸爸要到联系方式,可能大伯都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几十年的朋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伯的失言,让他在村里的声誉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我原先真的很期盼大伯能够帮助自己,当初大专毕业后,在大城市找工作并不难,但想要一份稳定的工作并不好找,爸爸觉得大伯在新疆也算是有身份地位,给我安排个工作并不难,可大伯选择忽视,所以爸爸对大伯心里是有成见的。

这些年我一个人单打独斗,吃了不少苦,当然结果是好的,如今自己开了公司,还娶了一个漂亮的媳妇,一家三口的生活谈不上多富有,但也能过得去。

从四五年前开始,大伯主动和自己的弟弟妹妹联系,大家都年纪大了,也就不在乎过往发生的不愉快,随着大伯退休,也是说过想回老家养老,但爸爸不接大伯的话茬,毕竟爷爷奶奶住过的房子,已经七八年没人住,房顶已经塌陷了,想要住人,必须修缮,而大伯肯定不会做这些苦力活,只要爸爸表示欢迎大伯回来,这些活还不是要爸爸一个人干。

三叔和两个姑姑都在大城市生活,一年到头,也不过是在正月初来我家拜个年,平时只是电话联系,所以指望不上三叔和姑姑。

今年是我爸爸的60岁,大伯也不知道是想明白了还是怎么着,说要回来特意给我爸爸庆祝生日,但这个电话没有打到爸爸那里,而是打给我。我不能说拒绝的话,大伯想回来谁也不会拒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挂断大伯的电话后,我把大伯要回来的事情告诉爸爸,爸爸冷冷地说:“他可不是回来给我过生日,是想借此机会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爸爸指的是什么,大伯这几年想回来住没借口,这次正好是爸爸六十大寿,兄妹五人聚在一起,自然会说出自己的想法,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也不会说出欢迎的话。果真,在我爸爸生日的前两天,大伯带着伯母回来了,这个比大伯小十多岁的女人,看上去很漂亮,大伯回来开着车,随后还有一辆面包车,拉了很多货物。

这次大伯也算是大方,给我爸爸买了两套衣服,还给他的弟弟妹妹各买了一套,说实话,这些衣服还真没人看得上,即使我爸爸是农民,常年在地里劳作,对吃穿没什么要求,可大伯买的衣服,他只是斜眼看了一眼,就没有看第二眼。

果真,在爸爸生日过完的第二天,大伯在吃午饭的时候就说了自己的想法:

“趁着家人都在,我说几句,这些年我这个当大哥的没起到榜样作用,也没给家里人带来帮助,属实惭愧,你们也应该能理解,在那个位置上不是谁都能坐的,一步错这辈子就毁了,当初老二让我给孝军找工作,肯定能安排,但是打开这个口子,以后找我的人就多了,人一多就会出事。旧事不提了,我这次回来,就是想把父母住过的房子修缮一下,想回老家落叶归根,到时候还得弟弟妹妹们帮忙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伯说完,爸爸和三叔以及两个姑姑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爸爸毕竟是家里的老二,必须得说几句,爸爸说:“想回来住是好事,让我做什么都成,三弟和两个妹妹可没时间,他们在城里生活,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孙子,没时间帮忙。”

爸爸扛下了所有,大伯虽有不悦,但有爸爸兜底,也算是安心了。

吃完饭,大伯让把自己买的饼干挨家挨户地发下去,这是他给村里人的礼物,每家都少不了。

看上去很多,实则有不值钱。

村里人面子上笑着接受,可心里谁知道怎么想大伯,以为自己这么做风风光光,但到第二天的时候,发现马路上扔着几盒大伯送的饼干,至于是谁扔的无人知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年和大伯关系最要好的发小宋叔,最近去女儿家住了,可能也是从我爸爸这里得知大伯要回来,所以才躲出去,他不想见这个不仁不义的“兄弟”。

宋叔是一个性格很好的人,也很聪明,为人忠厚,和我们家关系特别要好,当然村里有人夸赞宋叔才是我爸爸的亲哥哥,我的亲大伯。这话让大伯听到,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主要是宋叔做事很周全,比如我上大学没钱,宋叔常年做生意,一次性就借给我家9000元,我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过了。

大伯没有见到宋叔,显得有些失落,可他不知道,宋叔压根就不想见大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