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娱乐泛化的时代,许多人对野生动物缺乏了解,错误地认为熊是无害的可爱动物。但实际上,黑熊是领地意识强烈的大型食肉野生动物,它们会攻击任何被视为威胁的大型动物,尤其是人类。

成年熊的体型庞大而敏捷,偶遇之后逃生十分困难。因此,最好的预防措施是保护熊类的栖息地,避免随意进入它们的领地。但如果不幸遇到熊,应保持冷静并尽量远离,大声喊叫或挥舞物体以示自己的危险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学路上的惊险一幕

2020年5月17日下午,唐雪带着她7岁的苏晓健回镇上读书。她不厌其烦地给苏晓健灌输思想,告诫他要好好读书,千万别走他们以前那条老路。

在他们这一代的人中,只有通过学习,他们才能改变命运的轨迹。虽然苏晓健听得云里雾里,但还是老老实实点了点头。

就在他们一路走着的时候,唐雪突然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气氛,仿佛有什么人或者东西一直在监视着他们母子。

她条件反射地回头扫视,眼前出现了一个黑黑的物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距离较远,她无法确定是什么,但她心里确信一定有什么东西在尾随着他们。唐雪紧紧拉住苏晓健的手,加快了步伐,但这种不和谐的感觉依然挥之不去,而且那个黑黑的东西越来越靠近。

她再次回头张望,当她看清那个黑黑的东西时,脸色顿时变得惊恐无比。竟然是一只熊!它的体型简直媲美一头水牛!

唐雪在山区生活了这么多年,听过一些老猎人提到山里可能有熊,但她从未亲眼见过,村里人都以为黑熊已经灭绝了。

唐雪内心惊慌失措,脑子一片空白。正当她思考如何逃生的时候,另一只黑熊悄无声息地步出了旁边的树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头黑熊!

唐雪彻底傻眼了,她低头看了看身旁的苏晓健,只见苏晓健七岁的小脸上满是疑惑之色。他不了解生死的概念,也不明白这两只黑熊正在盯上他们。

他拉着妈妈的手,小小声地摇晃了几下,似乎想问为什么停下来。

母爱让她选择了牺牲

就在这时,两只黑熊已经怒吼着向他们冲过来。

唐雪只能紧紧抱住苏晓健,告诉他不要害怕。两只黑熊快得惊人,转眼间就来到了他们面前,巨大的熊爪朝他们袭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中一只是幼崽,另一只应该是妈妈。

唐雪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闯入了这两只黑熊的领地。

为了保护苏晓健的安全,唐雪用自己的声音吸引黑熊,争取更多的逃跑时间给自己的儿子。

然而,黑熊怎么可能比一个人跑得慢呢?他们压根不等唐雪做决定,径直朝他们扑来。唐雪无奈地抓起地上的石头,朝黑熊猛扔过去。

这一举动激怒了这两头黑熊,它们不再伤害苏晓健,转而将目标锁定在唐雪身上。

黑熊用利齿狠狠地咬住唐雪的胳膊,鲜血大量流出,她已经开始头晕目眩。然而,唐雪仍然渴望有人能够来救她,另一只黑熊闻到浓烈的血腥味,疯狂地朝她的腹部袭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黑熊利齿恶狠狠地咬住唐雪的身体,撕裂出她的内脏。为了保护苏晓健,唐雪最终倒在了两只黑熊的脚下。

唐雪的苏晓健目睹着母亲为他争取逃生时间的英勇,却没有停留一刻,立刻站起身朝着出口狂奔。一到镇上,他立刻报警请求救援。

即使是救援,也会存在牺牲

此时,唐雪已经被拖走了几个小时了,情况十分不妙。

而他的丈夫苏渤,听说唐雪被黑熊袭击后,担心得不行,决定亲自去事发地找她。可是后来,苏渤联系不上,这让大家更加担心和害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报案之后,当地警察立马派急救队去,接着又有特警、刑警和森警等专业人士赶去现场。他们封锁现场,搜救人员和疏散民众。可是,在晚上11点左右,又有一人不幸被黑熊袭击,命丧熊口。这个人是负责带特警进山搜救的朱某。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警方为了保护搜救人员和村民的安全,不得不继续连夜搜索。最后,凌晨的时候,他们与这两只熊不期而遇。特警果断采取行动,将黑熊当场击毙。

又过了4个小时,大约早上6点左右,搜救人员终于找到了唐雪和苏渤。可是不幸的是,他们两个早已经去世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法律分析

黑熊袭击是一个十分让人心痛的话题,而由于是野生动物,受害者家属的损失也无处可求,只能依靠政府的人道主义援助,来进行一定的补偿。

借此,来分析一下这位母亲的行为,在刑法上是如何认定的。

我们都知道,对于犯罪行为,在实务中一般会区分为积极的不作为犯罪和消极的不作为犯罪,对于不作为犯罪而言,其往往基于一定的作为义务前提。

如何界定作为不作为犯罪前提得作为义务?在实践中一般按照实质的来源分为两种,一种是来自于对危险源的监管义务,即行为人存在对危险物、他人危险行为以及自己的先前行为所造成的危险负有阻断的义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另一种则是属于对法益对象的保护义务,细分的话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行为人与法益对象的特殊关系,这主要来自于职业、法律规定以及自愿救助的行为。

而这,也可以解答女朋友和妈妈都掉水里面之后自己应该救谁的问题。因为在刑法上,无论是父母对子女,还是子女对父母都存在救助义务。

而另一种则是来自于特定领域的救助义务,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被害人对行为人产生依赖关系,则可以据此认定行为人的救助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