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 id="2AJN3A2Q">编者按:<br/></p><p id="2ALNJ2E0">外卖骑手,困在卡点里。</p><p id="2AJN7PIR">超时一秒,配送费扣掉一半。超时率超过3%,骑手面临淘汰。</p><p id="2AJN7PIS">超速、闯红灯、逆行,成了他们的生存法则,也让送外卖成为名副其实的高危职业。</p><p id="2AJN7PIT">但他们拼尽全力得到的,是没有社保,没有五险一金,每天工作12小时大部分人却只有月薪几千。</p><p id="2AJN7PIU">总有人说,“大不了就去送外卖”,把外卖员当作人生的退路。事实上,送外卖真的能为人生兜底吗?</p><p id="2AJN7PIV">接下来,我们将每天带来一个案例,带您走进外卖员的真实世界。</p><p>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外卖小哥工资晒工资条:一个月2760单,一个差评扣200,收入1999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外卖小哥工资晒工资条:一个月2760单,一个差评扣200,收入19999

这是一位身在北京的打工人,突如其来的生活变故让这名27岁的小伙被迫兼职送起了外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式成为外卖员第一天,通宵赚了94.4元

正式成为外卖员第一天,通宵赚了94.4元

从今年9月8号开始,由于欠下十几万的网贷,@大川在努力再努力(以下称大川)不得不向家人坦白,跟亲戚借钱,尽管暂时解决了燃眉之急,但为了在正式工作之外增加收入,大川决定:干外卖兼职。于是,在一天凌晨12点加班回到家之后,大川用自行车跑了外卖的头一单:赚了8.5元。

正式兼职外卖小哥的头一天,大川直接给自己安排跑了一个通宵,14单一共收入94.4元,他说:最后想等一单到100块,等了半天没等到,最后困的不行回家睡觉了。

越接近底层的工作,越能让人体会到生活的不易。仅仅送了几天外卖,盯着手机屏幕上这一单单的配送费,大川感叹:一单一单跑7块8块的单才知道钱来的不容易了,以前一发发一笔工资,真的不知道钱这么难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刚开始送外卖难免遇到找不到路或者业务不熟系等问题,大川分享了一件让他特别感动的事儿:有一单找不到路问了4个人,每个人都很热情的指路,尤其是遇到一位跑外卖的姐姐,明明脸上写满了疲惫,看着特别疲惫,争分夺秒,我问她路,她还是告诉我了,而且还和我说这个店有两个名字,下次要看仔细了,真的感动哭我!

随着外卖兼职工作一天天的进行,大川的心态慢慢发生了变化,他开始计较,对哪怕一单几块十几块钱的损失也会变得极其在意,压力和焦虑也一直伴随左右。

整个社会戾气重,外卖行业未能幸免

整个社会戾气重,外卖行业未能幸免

人们常常形容外卖员的工作是在“拿命换钱”,大川遭遇的种种经历足以说明这点。

大川表示,最近社会上戾气很重,自己曾亲眼见到两个骑手因为取餐开门关门的原因对骂起来了,幸好没打起来。

此前有媒体报道过类似事件,青岛一位外卖员骑车进小区,在与保安发生口角后被捅数刀。有网友认为:谁规定的不许外卖员进小区?不解决根本问题,悲剧还会重演,底层相互践踏。

此外,外卖员因为逆行或者超速也经常被诟病,在送外卖的第12天,大川经历了让他后怕的事情。

有次在一条小路逆行,一不小心撞到了右转的汽车,当时由于视野被停在路边的车挡住了,大川和车主都没看到对方,但是因为双方都有责任,最终没报警也没走保险。不幸的是,大川的车架子直接报废了,他被迫又去卖车的那里重新加钱买了另外一个车架子。

万幸的是,尽管腿走路有些疼,但是没骨折,大川事后甚至自责:挺对不起那个右转的车的,虽然两个人都有责任,但是我不逆行就没这么多事了,疼也活该。

有外卖骑手曾表示,之所以在路上如此“玩命”,一是为多接单多赚钱,二就是担心因超时而被扣送餐费。他们认为,造成这一切的根源是平台把送餐时间卡得太紧和派单不科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外卖被卷成了知识密集型产业

外卖被卷成了知识密集型产业

如今,不少送外卖的人都能明显感到,干这行的人越来越多,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为了接单不断压低运费,有些地方整体配送单价从5.15元下降到4.54元,人均接单量也是大幅缩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外,据说有的外卖站点的店长见不少大学生研究生投身外卖行业,打趣了一句:“最近站里的平均文化素质正在迅速提升。”

难怪有人感叹:连送外卖被卷成了知识密集型产业。

根据大川自己的统计,从9月份到现在,他在平台上的合计收入为5124.92元,合计支出为249.57元, 总收入为4875.35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个月比较下来,大川似乎对十月份的情况最为满意:十月是我跑美团众包的第一个完整月,收入2000多,还可以,一共跑了26天,中间有多有少,每天算下来时间大概是4个小时左右,休息的时候跑过9个小时,8个小时,平时上班也跑过1个小时,送外卖的费用覆盖掉了房租和电池,还余下一些生活费。

不过他也坦言,送外卖真的不是长久之计,也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好,上线就有单,有次他爬过7楼,还爬到6楼送过两桶5升的水,如果想要送外卖,还是要考虑清楚,对于不少年轻人来说,这份苦不见得是人人都肯吃的。

大川曾认识一个外卖员,之前是在教育大厂上班,但现在欠银行几百万,钱只要到卡里就会被划走,大川说,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感觉从网上还有身边的了解来看,外卖员负债是挺多的。

不论是全职还是兼职送外卖,这都是一份充满苦辣酸甜的工作,大川说,外卖行业也越来越卷,不少人失了业,都把外卖工作作为过渡。

但恐怕,大部分人也不清楚,这份过渡性的工作,究竟会持续多久,也许几个月、也许一两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